【侏儒症自白】我35歲未拍過拖 像我這樣子,會孤獨終老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叫阿寶,全名鍾愛寶,今年35歲了。記者說她看過我11年前的訪問,當時醫生問我有沒有男朋友,我說未有。她問現在呢?現在也沒有,這麼多年來都沒有談過戀愛。

35年,就算過著再怎麼不一樣的人生,也喜歡過幾個人,又怎會沒有想過戀愛、結婚、生孩子呢?到了這個年紀,自己不去想,媽媽也會催;她總叫我快點找個人嫁,希望我有個家庭,有個人可以照顧我。可是,像我這樣子,生活的困難也比一般人多,要講愛情又談何容易?

上集:【侏儒症】90 cm身高女孩受盡嫌棄 3年手術拉開骨頭換來一呎距離

(按:鍾愛寶是侏儒症患者,10歲時成為全港首個雙腿同時接受「肢體延長手術」的小朋友。手術為她延長了一呎高,由約90厘米增高至約130厘米。但依然矮小的身形,生活過得比一般人困難,感情路也走得比一般人更小心謹慎。拿掉外表,她的心思與一般女孩子沒太大分別。但愛與被愛的關係,要尋一個毫不在意外表的愛人大概很難,包括她自己。記者整理受訪者錄音後以第一身書寫。)

雖然也喜歡過幾個人,但35年來未曾正式談過戀愛。(鍾偉德攝)

+8
+7
+6

這些年來喜歡過的幾個人,與他們做朋友時,相處得挺好的。我們會約食飯、睇戲,也會關心對方。只是,每當我對他們產生了感情,想進一步發展,表白完,對方都會選擇逃避。你問我是什麼原因?除了身形影響,我也想不出其他因由。我開朗又樂觀,可以溝通、可以開玩笑,很多事都很容易接受,很易與人相處。

暗戀3年 表白換成他的愕然

十多年前讀書時,喜歡過一個教會的朋友。他年紀比我大幾歲,很照顧我。所以我一直默默地暗戀他,整整3年才敢表白。3年了,最後換來的是他愕然的反應。我猜,他當時大概是害怕的吧,只是裝作若無其事,還送我去搭車。可是之後再見就很尷尬了。後來,我轉了教會,大家也就沒有再聯絡和見面了。

那次經歷倒讓我發現,原來愛慕一個人的時候,人的雙眼是被會蒙蔽的。他是很願意照顧別人的男生,當時也覺得他很照顧我。原來,當你覺得他很照顧自己時,就會看不見他同樣也很照顧其他女生,只會覺得他特別照顧自己,會懷疑他是不是對自己有意思呢?

其實表白不成功,也是我預料之事。我想正常人都會害怕吧,害怕要照顧,害怕我有什麼病痛。就算我們都不害怕了,男方的家人也會介意吧,「為什麼那麼多人可以揀,你偏偏揀個這樣的?」

不過,其實算來我也是個蠻主動的女生,遇到自己喜歡的人,是會表白的。奈何長成這樣子,沒有辦法。

表白被拒絕也是預料之中的事,我這個樣子,沒有辦法。(鍾偉德攝)

「如果你是正常的話,我都會揀你」

那次失敗之後蠻受傷的,隔了好幾年才敢喜歡人。但接著的那一次卻刻骨銘心,哭得我死去活來。

當時我在某樂園工作,工作環境有互相擁抱打氣的文化。我與一位男同事相熟,經常因為打氣擁抱有身體接觸。他很照顧、關心我。我們天天都見面,總是一起休息、聊天,有時我工作太累了,他又願意借肩膀讓我依靠。無形之中我又開始疑惑他到底是不是喜歡我?你會覺得我很勇敢嗎?受過一次傷還敢喜歡人。我也想不到竟然會喜歡上一個細自己兩歲的男生,我一向覺得自己只會喜歡年長過自己的人。後來,又忍不住跟他表白了,他沒有表示喜歡或不喜歡,只是選擇了逃避。但見到我與其他同事聊天,又表現得悶悶不樂,他又會去向別人問起我的事。當時他這樣的行為真的令我覺得很辛苦、很傷心,日哭夜哭,所以後來索性就將工作也辭掉了。這樣子,很傻吧?

難道我就不值得被愛嗎?記得中學有個男同學跟我說過:「如果你是正常的話,我都會揀你,你的性格又好,樣子又不差,唯獨你的身形是這樣。」這句話至今我都印象深刻。患上侏儒症不是我的選擇,但終究它一輩子都會黏在我身上。

如果我是正常的話,他會揀我,這句話我至今印象深刻。(鍾偉德攝)

有時難免也會埋怨媽媽......算不算埋怨呢?她總會催我結婚。我四個哥哥姐姐都很正常,唯獨我生成這個樣子。哥哥姐姐都成家立室了。有時會想,自己是正常的話可能已經拍了拖、結了婚、生了仔,畢竟都35歲了。不過,年紀大了,心態不同了,如今會多想一些正面的想法。例如,可能我是正常人也有很多意外,不會生存到今時今日。

可能要儲定錢開老人院

提起那個訪問,其實已經是2006年的事了,那年我才24歲。11年了,如今問我對愛情的態度,其實感覺不同了,心態也改變了。

當時醫生問我有沒有男朋友,我說未有,但擔心將來的生育問題。醫生說,我要是找一個正常的伴侶,也會有一半機會生出侏儒症的孩子,找同類型的人就有75%機會。我很喜歡小朋友,也一直都想找一個正常人談戀愛。

或許你會問,明知戀愛這麼難,為何要求還要這麼高?其實我的要求真的不高,他沒錢也不要緊的。那只是一個正常人那麼簡單嗎?也不是。其實也要講感覺,我像你們一樣,要相處過有感覺才行,不是說隨便一個人我都可以。

其實這幾年看到不少侏儒症的朋友拍拖,見他們也過得挺好的。如今你問我,會不會找一個同類型的人一起?我想我不排除吧。以前真的不想,因為當時覺得那樣子太尷尬了,兩個小矮人拖著出街,別人望著的感覺很怪。真的,你與一個正常高度的人去街,感覺沒有與同類人一起面對的歧視那麼大。兩個侏儒症患者走在一起,人們望著的觀感比較差,講的說話也比較難聽。

幾次表白失敗挺打擊人生的,面對愛情,再有勇氣,我也是會害怕的。(鍾偉德攝)

不過如今社會也進步了,少了歧視的目光。有時見到侏儒症的人士在一起也過得挺好的,自己的心態也就跟著變了。不過,圈子裡的同類人年紀都較輕,我想找一個稍稍年長的。在愛情關係中,我還是比較想做被照顧的那個,想身邊有一個人可以讓我依賴、聽我發牢騷。

只是,幾次表白失敗挺打擊人生的,我也是會害怕的。我有時想,我大概會孤獨終老吧。哈哈,要儲定錢開老人院。你說還會不會再想拍拖這件事?可能未必是自己表白,可能要真的有人說喜歡我,我才去接受吧。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