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KOL】曾因體型被嘲笑 考不進演藝學院以棟篤笑終結演員夢

撰文:顏寧
出版:更新:

90後梁焯霖在10個月前開始每天找一位陌生人傾偈,至今已經接觸200多位陌生人。當中大部分人都願意向焯霖分享自己的故事:「因為我同佢係陌生人,一陣間就會消失,而佢有啲嘢平時唔想同人講,所以佢就肯同我講。」那焯霖自己的故事呢?「我試過,但係佢唔想聽。其實我都好多嘢想訴苦,想講啊,無人聽過。」他笑說,因為陌樂偈,他反而找到很多記者來聽他的故事:
「原來我就係最唔想同身邊嘅人傾計嘅嗰個人」
攝影:杜啟邦

其實焯霖也和這些陌生人一樣:「原來我就係𠵱個人,原來我就係最唔想同身邊嘅人傾偈嘅嗰個人。所以我咁鍾意同陌生人傾偈。」

27歲的焯霖是自由工作者,他主要接劇集後期剪接的案子,同時是一名演員。他一說起自己的故事時滔滔不絕,卻還未成功向陌生人分享自己的感受。那麼,他平時可向誰分享自己的感受?身邊的人嗎?他思考了一會,卻回答說:「可能無,無乜。」

其實焯霖也和這些陌生人一樣:「原來我就係𠵱個人,原來我就係最唔想同身邊嘅人傾偈嘅嗰個人。所以我咁鍾意同陌生人傾偈。」

他說,自己朋友不多,原因也不太清楚,可能是自己刻意疏遠,也可能是源於過往經歷:「因為我細個好肥嘅,超肥。都會令到人哋無咁中意我嘅,一定㗎啦。小朋友讀書,見到肥仔笑下佢嗰啲一定有;整蠱、蝦我個啲一定有啦。其二就係我自卑啦,跟住我就自己收埋囉,我由細到大都唔開心,都係一個人。」

他還記得,以前踢波時,旁邊總有人高聲談論他,即使不是正面嘲笑,那些話焯霖還是聽得一清二楚:「有時,佢哋會笑我,使唔使戴返個胸圍?」即使是朋友開的玩笑,焯霖也覺得很難受:「可能係放咗學一齊走,佢哋細細聲講,123就跑走撇甩我。咁我一定追唔到㗎嘛。」

中學時期,沒有女同學會主動跟焯霖傾偈,他覺得自己與戀愛一點關係也沒有,羨慕靚仔靚女,最憎情歌、愛情片。有一次,他站在枱與枱之間的通道,有位女同學本來正要經過他身旁,突然就自言自語地說:「唉!好逼啊!唔行𠵱度啦!」就繞路走。

中學時的焯霖受盡朋輩的嘲笑,自信心低下:「當時面對𠵱啲殘酷嘅事都慢慢麻木咗,因為外表、外型,自己永遠就係要遭受咁嘅對待。」種種的經歷令他更加沒有勇氣向人說出一直埋藏在自己心中的夢想——做演員。

焯霖笑說自己曾經很天真:「細個啲人問你想做乜,你會覺得大個就會做到,但係無人同你講,其實可以係做唔到。」

自小幻想是韋史密夫

每個人的童年都思考過我的志願,焯霖還在讀小學時,就意識到自己很想演戲:「細個鍾意睇戲,我唔知點解睇完之後,夜晚瞓喺張床度,就會自己幻想做返齣戲出嚟。」例如韋史密夫的《我是傳奇》曾經就是他徹夜複習的電影:「講返啲對白,靜靜地一個人。我做親就會好投入,相信自己身處喺嗰個世界之中。」

焯霖笑說自己曾經很天真:「細個啲人問你想做乜,你會覺得大個就會做到,但係無人同你講,其實可以係做唔到。」焯霖自覺毫無先天優勢,不是高大、英俊瀟灑,也不會跳舞,加上自卑的性格,他漸漸意識到演員夢不是「發」就為他開門。

後來開了陌樂偈的Facebook專頁,更多人認識焯霖,也為他帶來一些演出的機會。

曾投考演藝失敗  用棟篤笑終結夢想

直至中五那年,他會考成績不佳,未能升上預科,進了IVE讀書。意外的是,會考的壓力讓他不知何故瘦下來。掉低肥仔形象入了新環境:「我讀IVE時係開心嘅,可能因為我瘦咗,啲同學又成熟啲、友善啲,啲科啱我啲。」思考過後,他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報考演藝學院試一試,可惜最終還是失敗告終。對於焯霖來說,那次就如狠狠地關上了成為演員的大門。所以,他決定以一場棟篤笑終結自己的夢。

碰巧在中大讀書的哥哥也喜愛表演,而且之前已試過做個人棟篤笑,於是找來弟弟一起演出。他們在學校訂了一個演講廳,事前貼海報宣傳。那次沒有特定的主題,大部分時間是他和哥哥即興表演,直到焯霖的個人表演部份就演出自己投考演藝的失敗經過。當日大約有50多名觀眾觀看,那是焯霖的第一次,亦是最後一次大聲地宣告自己做演員的夢想:「雖然當時我係鼓勵觀眾去追夢,但係無講到嘅係後面嗰句,我投降啦,你哋去試吓追啦。」

這次,他贏不到考官的認同。無厘頭的行徑卻贏得了棟篤笑觀眾的笑聲:「預咗俾人笑,都有啲自嘲。話畀人知自己做啲咁嘅白痴嘢,曾經發過𠵱個夢。」

聽着焯霖講考演藝的經過時,可笑卻又笑不出來。當時焯霖收到演藝面試的通知,要準備唱歌和獨白。面試當日,18、19歲的焯霖和一個年約27的男生一起進入面試室。男生用歌劇的風格唱出:「你你你為了愛情......」焯霖準備的歌曲是農夫的《風生水起》,一人分飾三角:「心諗,大鑊啦。人哋唱𠵱啲,我就扮麥玲玲Rap。」然後,到了獨白的部分,焯霖聞說,其他考生可能是準備莎士比亞的戲劇。而那位男生飾演一位殺了家人的犯人,在法庭上的自白。焯霖則是準備了周星馳《大話西遊》的「曾經有一段真摯的愛情擺在我眼前,我沒有去珍惜......」。

連焯霖也想不到,他的奇招得到了第二輪面試機會。這次,他要準備默劇和天才表演。默劇的主題是「在酒吧裏」。當其他考生都是飾演酒吧裏的眾生相,如掃地、調酒,焯霖卻是扮飲醉酒,在酒吧打醉拳,一人分飾兩角對打。到了天才表演,不懂唱歌跳舞的焯霖表演魔術,舉起左邊的手指,一碰,變到右邊去。這次,他贏不到考官的認同。無厘頭的行徑卻贏得了棟篤笑觀眾的笑聲:「預咗俾人笑,都有啲自嘲。話畀人知自己做啲咁嘅白痴嘢,曾經發過𠵱個夢。」

棟篤笑落幕,焯霖繼續如常上學。畢業後,焯霖就入行做廣告剪接。

失業做廢青 重燃演員夢

棟篤笑落幕,焯霖繼續如常上學。畢業後,焯霖就入行做廣告剪接。直至2014年,他轉工失敗,突然失業成了廢青,他自薦去不同的廣告公司、演員公司試鏡:「都無人搵我,就算有人搵我呢,去到都唔理我嘅。即係個個有得試戲,輪到我,影張相就趕我走,嗰啲感覺令到我好難受。」

終於,他在去年放映的電視劇《三一如三》正式出道。那時,他還未開始做陌樂偈,但是他開始「迫」自己去爭取機會,不怕被拒絕。當時,他本來負責劇集的剪接,知道有個角色還未有人選,他就向導演自薦,成功飾演黃智揚一角。

陌樂偈帶來演出機會

後來開了陌樂偈的Facebook專頁,更多人認識焯霖,陌樂偈也為他帶來一些演出的機會。其中一個就是曾與焯霖傾陌樂偈的中學生,修讀應用學習的他邀請焯霖在電影科的畢業作品中演出。也有些是因題材而想起焯霖,有位業餘拍片的讀者參加短片比賽,那是一位陌生人拯救另一位陌生人的故事。電視台的新節目關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負責人想起焯霖的陌樂偈,於是邀請焯霖拍攝宣傳片。

訪問當日,焯霖在鏡頭前拍攝陌樂偈教室時自信滿滿:「有時,我都會覺得好似有兩個自己咁,一個開心啲,一個自卑啲,但係兩個都係我。」焯霖已不是肥仔,離開中學後認識了現任女朋友:「當時覺得自己好慘,之後睇返其實都唔係咁壞。」雖然焯霖現在的工作仍是以剪片為主,但是他已經認定了演員才是自己的終生目標。他形容,自己就如打機時無意中練成了一樣技能。現在他為了生存還是要暫時依靠剪片的技能,只希望有一天演戲也足以維生,專心做演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