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無可住】跟劏房少女睇屋去:新聞中組合屋好靚,來到我就覺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組合屋與貨櫃屋到底是否一樣?香港建築師學會副會長何文堯早前在傳媒座談會中解釋,組合屋是起樓的方法,貨櫃屋可以是組合屋的一種。組合屋可居住年份與一般樓宇無異,技術要求相當高,要處理漏水、颱風及溫差等問題,覓地亦是一大難題。

今年政報告提出數項過渡房屋措施以解決基層市民的住屋需求,其中協助非牟利機構研究興建預製組合屋引起廣泛討論。不少人聽到組合屋,會立即將之與貨櫃屋掛鉤,慨嘆香港倒退,要人住一度熱死人的鐵皮屋。組合屋放在哪?起幾多層?租金會否比吃人的劏房相宜嗎?

當所有東西還是「十劃都未有一撇」時,我們邀請了劏房戶到「示範單位」睇盤,想像一下若將原本100呎的劏房變成200呎的組合屋,生活會更美滿嗎?

早在獨立出來租劏房前,Jay一家人也住過劏房長達6年。

+3
+2

每月使費盛惠最少$9700

任真(Jay)現居於旺角一間約100呎的劏房,未計水電費,月租為5700元。對比3、4000元的劏房而言,這間劏房看起來相當新淨,大廈有近60年樓齡,有保安和用手拉開鐵閘的舊式升降機,房內設獨立廁所,亦可以放簡單煮食器具在窗邊。Jay算是比不少劏房戶「富貴」,起碼她與貓喵擁有100呎空間;香港有約20萬人租住劏房,居住人均面積只有62.4平方呎,面積比半個標準泊車位還要少。

有說睇少場戲,去少次日本,儲多幾(十!?)年就可以儲到首期,但對於連電話都用內地牌子、電腦屏幕撕裂都不換的Jay而言,莫說儲錢畀首期,大學學債都要還十餘年,儲錢如做夢。她苦笑道:「餐餐都出去食,一定超過4000啦。另外恆常開支例如水費,覺得被㩒住搶。以前一家人一季都用不夠100元,但這裡計一個人一個月100元,一季就400元。我的衫還要是拿去洗衣舖洗啊。好慘,包租的說幾多就幾多。」

無家女住完宿舍搬劏房

雖然租金貴一點,但有保安,Jay一個女生住覺得安全一點。

Jay去年於港大畢業,現於非牟利組織「關住基層住屋聯席」工作;月入萬多元,扣除租金及恆常開支後,份工真係所剩無幾。

你可能會問,年紀輕輕,又未有家室,租劏房是否只為100呎的私人空間,錢係自己攞嚟嘥?其實Jay的家庭背景複雜,簡單而言,就是2、300呎的家空間太少,無法容納她。而她本來的房間也窄得放不下一張書檯,中學時期天天要跑到自修室溫書做功課,升上大學後就以政府貸款租住宿舍。

為了省掉交通費和爭取休息時間,Jay選擇了這棟位於旺角地段的唐樓。早陣子,她偷聽到隔離同等大小的單位加好多租,她也開始擔心:「原本租金是$5600,完了『死約』,今年加到$5700,不算多,但我聽到隔離屋再放盤,新租金是$6500,好擔心會加到我$6000幾,也在想那時可以住到哪裡去。有想過住工廈,平很多大很多呀,但擔心安全問題,例如走火呀水電之類,雖然劏房也不見得安全。」

住在旺角可以省掉交通費,她說:「也考慮到交通時間,如住粉嶺的話,可能出出入入要兩至三個鐘,犧牲了睡眠質素,我覺得不太划算。」

「對組合屋有點想像」

NGO要覓地建組合屋也要花點時間,但對處於水深火熱的劏房戶而言,此舉可成曙光?「我之前看新聞,也看到那些組合屋好靚,也抱有些想像。好希望政府可以善用市區空置的土地。」

這天Jay和記者一同到位於元朗八鄉,參觀貨櫃屋公司Markbox的示範單位。這間200呎的組合屋原本會送到北海道作青年旅舍,但因為窗口呎吋出現少許誤差,就放在這裡供客人參考。

負責人:新式物料防火度高

走入示範單位,敲敲牆身,發出清脆的門板聲,Jay第一個反應是火燭點算?

Markbox負責人王強解釋,在外層鐵與裡面的木板之間,鋪了一層叫「岩棉」的防火物料,與以前廉宜的阻燃發泡膠不同,阻燃發泡膠燒一燒就呈「凹」型。王強即場以打火機測試岩棉的防火度,的確隔著厚不夠一厘米的岩棉,起初記者在底下完全感受不到熱力,但燒的時間再長一點,約半分鐘,就感受到些少熱感。王強指,夾在鐵與木板之間的岩棉會厚更多,防火度就更高,燒十多分鐘也不會有明火。

防火問題解決了,如果是由社福機構主導、屋宇署接受的組合屋,相信走火通道等設施亦會起齊。因為受《建築物條例》所限,貨櫃組合屋承建商須向屋宇署入建築圖則,包括單位的採光及通風、走火通道等,建築物物料亦須耐火長達一小時。消防設備方面,承建商須設立消防栓及喉轆系統、消防和救援逃生途徑等。如果選址在非市區,例如早前民主黨翻查地政總署資料得知的馬灣約8公頃平地,Jay可會考慮?

貨櫃屋負責人指,一般包廁所的組合屋,不連地基約10萬,近年生意大增。

地點偏遠不會考慮

「哈哈,我冇車,所以不會考慮,比較遠的地方不適合我們呢!而且起在偏遠地方的前題是要有配套,如果附近沒有餐廳,交通就很麻煩。其實就算平少少,我也會選擇旺角,因為我在太子返工,太遠的話,計算交通等雜費在內,其實也差不遠。」

接著她走到窗邊看,又說:「 來到這裡,就覺醒了。我假設組合屋有三四層,住在這裡的都是短期租戶,不會有很多交流,我一個女仔也擔心安全問題,所以不會打開門,屋裡欠缺對流會很翳焗。到時選址類似這裡也不足為奇,可能對出是停車場,有空地就拿來起屋嘛,那我就要日日拉窗簾,天天開冷氣。」

外國有貨櫃村如貧民窟

Jay的擔心並非杞人憂天。儘管有政黨和社福機構早前已親身飛到荷蘭和英國兩地考察,從他們分享的照片看到歐陸式的共居美好想像,組合屋設升降機,以金屬和木建造,大家共用廚房、洋台。其實組合屋的例子在歐洲、美國、日本等國家並非新鮮事,問題是將組合屋引進香港,又會否像相片中般富歐陸風情,抑或會像香港其他中轉房屋一樣,「臨時味」極重?管理和治安又是另一個問題。

英國南部海邊小鎮布萊頓有一排排兩層高的白色小屋,由當地非牟利組織租給露宿者和低收入人士。然而其月租要約$6735港元,租戶根本無力儲錢搬離這個地方。租戶直指該處像個貧民窟,充斥毒品和罪案。Jay也擔憂香港的組合屋退步到從前徒置區的狀態,認為政府加建公屋才能解決長遠住屋需求。

起得愈高愈貴 打深地基不化算

Jay預計組合屋將偏離市區,一班低收入人士共居亦未必如大家想像中美好。

對住在劏房的基層市民而言,其工作機會主要集中於市區,透過節省交通時間來延長工時,多賺幾十蚊。組合屋選址尚未有定案,對於能否建在市區,Jay也打定輸數。建築師馮景行指,假如組合屋疊至兩層以上,就要以主鋼鐵結構(vertical core)去承載,包括走火梯、水電渠等等,成本會上漲數萬元;假如要建至十多層,容納更多人,就要打深層地基結構,以過渡房屋而言,此做法既不環保也不划算。由此路進,要有地方容納層數不高、有一定數量的組合屋,似乎只有遠離市區的地方可以選擇,對基層市民的吸引力不大,他們會Jay一樣,寧願繼續在市區租住劏房,令政策成效大打折扣。即使在市區覓得合適土地,規模定必零散,供應量相當有限。

Jay在「好宅」和「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工作,這次除了帶著好奇心來到示範單位,也想了解一下組合屋能否解決基層住屋需求。

發展局於9月宣布在科學園興建「組合建築」樓宇,提供500個180平方呎單位,以港幣 8,000至10,000元租予科學園公司員工或研究員居住。雖則此租金不等於基層需要負擔的租金,但已令不少人猜測,將來租合屋的租金不會比劏房相宜得多。Markbox負責人王強指,一個連廁所、冷氣、水掣、電掣、支架等配套的組合屋,造價至少廿萬,Jay就搖搖頭說:「造價不便宜,除非有政府資助,否則唔平得去邊。年輕人都算可以負擔到,但一般基層家庭,月租4、5000蚊已經到頂。

下集:【住無可住】貨櫃組合屋 兩房一廳$20萬起 住唔住得過?

全港有近20萬劏房戶:

根據統計處2016年3月公布的數字

2015 年居於劏房人數約19.9萬

劏房平均人均面積僅得62.4平方呎

租金中位數(每月)為4200元,按年上升約一成

住戶每月收入中位數為1.25 萬元,租金佔住戶入息比率約三成

27萬人等上公屋:

根據房屋署資料截至2017年6月底

本港有27萬人申請公屋

一般申請者的輪候時間為4.7年

政府在2016-17年至2020-21年度興建的70,700個公屋單位,單是供應予本港19.9萬的劏房戶也不足夠

Jay與貓咪居住在100呎的空間,平時很少見陌生人。貓咪看到記者立即由床上「啪」一聲跌在地上,迅速躲起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