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Banker與前社工賣性玩具倡性教育:朋友做愛完倒立助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Ama本來在銀行做貿易融資關係經理,即是所謂的Banker,眼中只有升職加人工,今年人工4萬,下年6萬、7萬,30歲前定必能買樓無誤;Hailey本職社工,朝9晚12是家常便飯,在工作過程中接觸不少意外懷孕的小女孩,驚覺香港的性教育原來很落後。二人交往兩年多,一年前毅然決定出走香港,遊歷冰川與極光、海岸與古城,見證世界之浩瀚後,回來的決定竟是開間性商店。社工和銀行界都是講求聲譽的行頭,賣出第一件性玩具之時,就知道回不了頭。莫說做回老本行,連租舖都因為「Sex Toy Shop」三個字,多次被業主拒租。他們為什麼拋掉辛苦建立的一切,走一條非主流的路?

上集講到,Hailey是一個前社工,工作圍繞著濫藥輔導與性方面的危機處理,發覺濫藥跟性不可分割,接觸過少女因為沒有正確的避孕知識而墮胎近十次。

上集:【前社工讀白】轉行開性商店 因性教育失敗:有少女墮胎近10次

社工界變質 追求數字多於人性

當了前線社工兩年,她發覺制度使社工界變了質,追求數字多於人性:「濫藥輔導重視緩減傷害,最終目標未必是完全戒毒,而是逐步減少case對毒品的依賴。但現實是講一套做一套,上面成日push我(因為要追成功戒毒數字),我再push啲case戒毒,難道個case因為受性侵找我,我就要轉介給其他社工?我都試過找風雨蘭(性暴力危機中心),但都只是找他們做支援,因為我和case關係好深,其他人未必可以很快地了解她。」

Hailey跟Ama交往之前,生活只有社工的工作,她會把自己代入case的角色,想切身處地了解他們遇到的事,責任感像幾斤鉛般沉甸甸地附在她身上,連去旅行都無法放下電話,生怕有突發事情,例如有case自殺。有些社工會慢慢封閉自己,工作時將感情切割,與自己領域無關的就把case轉介給其他社工,然而Hailey沒辦法接受自己當這樣的社工,無奈又無法平衡自己的情緒。

Hailey(右)覺得人應該大方談論性歡愉;Ama(左)則從不會將「性」宣諸於口。二人一起之後互相改變,Hailey做人變得更輕鬆,Ama就變得敢於言性,在鏡頭面前也大方拍照。(梁雪怡攝)

Hailey和Ama出走的圖片故事,請點擊下圖↓​:

+15
+14
+13

Ama則是來自另一星球的生物,以前滿腦子只有賺錢,從不超時工作,關心的事情只有誰誰工資漲了多少,誰誰誰跳了槽。Hailey討厭香港威嚇式的性教育,喜歡大方談論性歡愉。Ama則從不會將「性」宣諸於口,從前的他,是講起做愛就會面紅紅那種羞澀男孩。

來自兩個星球的生物交往之後產生化學作用,社工讓銀行仔明白閱讀心靈有多重要,銀行仔也令工作狂社工明白燃燒自己,莫說是幫人解結,自己也沒法好好地活下去,於是二人才有了出走的念頭。

業主覺得性玩具點賣都「肉酸」

本來他們只打算放鬆一下,遊歷完再戰江湖。誰知旅行短短幾個月,令他們發現快樂原來可以很簡單,這麼一走,便走上「不歸路」。念商科的Ama想做生意,Hailey對做生意沒有興趣,卻想推動香港的性教育,於是sex toy shop就成為二人的中間點。

多番遭拒租,就因為「性商店」三字。Hailey說:「我就要證明給他們看,sex toy shop都可以明亮光鮮,不一定肉酸。」(梁雪怡攝)

Hailey想透過性商店讓人明白性都有明亮的一面,故把舖面裝修得特別光亮,她說:「好多人覺得開sex toy shop一定不正經,賣得好露骨。很多業主也是這樣想,我說明了我的背景,有業主要求我出示社工證,我們承諾產品會怎樣擺也經業主過目,但好幾次簽了臨時合約,最後都被拒諸門外,他們就是不相信性可以優雅。」

有個久久沒聯絡的中學同學知道Hailey開了性商店後,覺得她「好邪」從此失聯;有朋友起初說不夠膽來,後來經過舖頭,感覺舖面不猥䙝才股起勇氣上來看看;也有社工朋友送上鼓勵說話,Hailey說:「社工朋友說『啱呀,你去做啦,唔好返嚟』,朋友覺得換個角色可以做得更多。其實連負責性教育的社工都有性迷思,例如覺得體外射精沒問題,或者性愛就是以男仔的歡愉為重。只能照著現有guidline去做,不會說性行為到底是什麼,怎樣面對你的第一次和性慾,永遠只去到生理層面,即怎樣避孕,用法律威嚇你不要『衰11』,其實你不說,青少年也會自己的方法試。」

朋友用「倒立懷孕術」增加懷孕機會

很多女性在做愛後會抬高臀部,或使出「倒立懷孕術」令精子在陰道逆流,想藉此增加受孕機會。其實同房後, 精子在前進的過程中, 沿途會受到子宮頸黏液阻擋和子宮腔內白細胞吞噬, 能順利到達輸卵管頸部的僅有十條到一兩百條,能游到輸卵管壺腹部、與卵子結合的就更少,並非靠倒立就能成功懷孕。(資料圖片/黃寶瑩攝,相中人並非受訪者提及的朋友)

Ama的男性朋友們知道老友要開性商店後,驚訝之餘,說要找班女仔做啦啦隊助慶,Ama瞇起眼睛笑道:「我是做女仔生意,朋友不明白為什麼sex toy會與女仔有關。現在間中有朋友不敢來,就叫我拿些產品給他,原來很多人心目中有慾望,卻不敢說出來。」

在性教育方面,若Hailey是半途出家,Ama就是由「BB班」學起。經過Hailey兩年來的思想及行為「教育」,Ama由第一次在上海7仔買sex toy冷汗涔涔而下,到二人在床上會不斷溝通,喜歡什麼姿勢,怎樣才有高潮都願意攤出嚟講。

如今的Ama在為客人介紹性商品時已不會像棵怕羞草,面對記者的鏡頭大方影相,也在朋友聚會中輕鬆談性。「有個朋友真係好經典。」Ama瞄一瞄女友後忍俊不禁續說:「gathering時,有個friend話想要BB,呢家已經開始努力,一個禮拜做6次,我話幾好喎,但冇咁快有成果。佢話『係呀,所以每次做完都會倒立㗎!』佢意思係每次做完都叫太太倒立十幾分鐘,廢事啲精流返出嚟嘥哂。我即刻指佢嚟鬧,佢就話上網個個都係咁講,仲話女仔陰道入面有兩個洞,要倒立先流返入啱嘅洞。」

計劃辦免費性教育工作坊

起初Ama的家人聽到性商店,以為仔仔要賣成人紙尿片,他解釋過後,家人沉默了一陣子後說:「你真係鍾意就試吓啦。」Hailey的社工朋友亦支持其決定,要尋找理想生活,家人朋友的支持十分重要。

Hailey沒好氣地道:「所以是不分年齡學歷收入,對性都可以好無知。」從前的角色是社工,當有危機時才有機會接觸求助者,講解性知識,她覺得這樣的關係,令求助者有很高的戒備心,現在她希望換個較輕鬆的身份跟人溝通,其店KISS2ME開舖數月,她已「收集」不少故事:「有不少想買性玩具的女性羞愧地問『我買性玩具係咪即係我好淫.....』。又有個太太來買費洛蒙(pheromone)香水,但又不想老公知她用催情香水,問用了會不會好明顯,可能他的老公射不出,開始沒有性生活,她想自然地令老公有性慾。我禁不住問,你不斷關心別人的快樂,那你自己呢?她說從不知道高潮是什麼,反問為什麼要令自己舒服。我就答,要先照顧自己,懂得探索自己身體,做起來就更容易,這樣才有能力令對方開心。聊下去,才發覺她每次做都好驚,穿過性感睡衣都唔work,因為雙方都好大壓力。」

Hailey計劃定期舉辦免費工作坊,講解陰道結構等基本性知識,鼓勵女性享受性歡愉。「我不會因為離開了社工界,做事態度和想法就從此改變,我相信用另一個身份一樣做到。」她期望有天香港人能視性是一種生活態度,不需要再在地下世界像偷雞摸狗地說性。

Hailey期望有天大家不再在地下世界像偷雞摸狗地說性,除了強調性歡愉,她認為大方討論才能防止未婚懷孕。(陳焯輝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