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物癖矛盾對決 黑絲控難忍性慾控制腦袋:有癖好唔等於變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2歲的Peter(化名)身形瘦削,驟眼看上去,沒有半點多餘的贅肉,但他不是那種風一吹即散的瘦弱書生,而是皮膚黝黑,雙目炯炯有神;咬字清晰,說話故意不徐不疾,好讓不許錄音的記者有時間寫下他「黑絲控」的心路歷程。曾經有一段時間,冬天一至,冷颼颼的寒風為大地帶來黑絲,他會畏懼得不敢外出,因為他的魂魄會被一對又一對穿着黑色絲襪的美腿勾走。曾經,他會在家中用長焦距相機拍下黑絲美腿,用筆記簿記下絲襪形態:「會記下時間、環境、地點,寫低人靚唔靚,腳長唔長,絲襪什麼質地,有光澤還是粗糙,薄還是厚,幾多針。」不過,他只會影腳,不會影頭,「因為有罪惡感,我喜歡守規則」,他一臉正經地說。

聽到「黑絲控」、「戀物癖」、「偷拍狂」這些字詞,大家一定會打哆嗦,覺得這些人一定是變態佬,不尊重女性,敬而遠之。然而,聽Peter的一席話,記者反而覺得他熬得很辛苦——一直在道德與慾望的懸崖邊緣掙扎。他是一個乖學生,操行有B+。有一陣子,他連自慰都覺得自己是色魔,我多次說:「你好像逼得自己太道德了。」

聽來很矛盾吧?不如聽聽Peter因為無法控制性慾所承受的痛。

攝影:陳焯煇

影像協作:曾梓洋

Peter是個有禮的男生,他以前覺得自慰是色魔,一直想停止自慰,卻適得其反。

成日打機 打打吓就打飛機

P :Peter

記 :記者

P :第一次(勃起)在中三,沖沖吓涼有反應,撥幾下又好舒服,但那時完全沒有幻想性的畫面,後來才知道可以射精。我以前的自慰次數好頻密,有時日日都有,甚至每日兩三次。那時考文憑試,性慾好困擾讀書,覺得自己變態得像色魔。

記 :自慰不是罪呀!

P :這樣想可能因為無正確的性觀念。那時生活單調,讀書又差,成日打機,打打吓得閒就打飛機。成日諗住性,24小時除了瞓覺都諗住,好困擾,連溫書都想自慰,去廁所時感覺就更強烈,一路諗,一路就畀性牽住走。有時會將現實和幻想撈埋一齊,看黃色嘢時覺得好變態,我也會幻想和女同學性交,我好容易鍾意人。我覺得因為自慰太多,面色愈來愈差,手汗多,面青口唇白,好像吸毒一樣,有朋友也問:「你是不是自慰太多?」我想戒自慰,於是上網去討論區留言,有人叫我找性治療師,所以3年前我開始找明愛的性治療師。

召妓:朋友話大個仔要試吓

記 :有沒有想過召妓?

P :有召過。中六第一次找性服務,朋友慫恿我去,話中六大個仔,要試吓。成班Friend去到門口,一開門就推我入去,上去好驚,怕給朋友唱,怕生性病。我沖涼時叫佢唔好做任何嘢,我好驚,所以也勃不起。朋友在樓下等,出來時,笑笑口問我舒唔舒服。我都覺得佢哋好衰,所以沒有說什麼。這次之後,我發覺自慰之外有其他方法解決性需要,所以有召妓幾次,但都沒有做。

記 :她用手幫你?你見過裸體有什麼感覺?

P :對。(頓一頓)其實裸體的吸引力不比黑絲大(男攝記表示驚訝)。現在回頭想,400蚊一次,我拿錢買鏡頭好過。

我們欲逃想避,不過城市中充滿性暗示。慾望在水泥森林裏偷生,慾望誰都不是,不是你、不是我;是街頭,是廣告。

牛仔褲加絲襪的誘惑

記 :何時發現自己偏好黑絲?

P :那要從小時說起。三四歲時在地上玩氣球時,見到屋企人的絲襪會穿來玩玩;十幾歲發覺穿緊身牛仔褲加絲襪腳好吸引;中一二時,自己會到超級市場買,收銀員和後面排隊的人會望,我買完就走,反正都不認識。後來買了30幾次,因為有種想挑戰(刺激感)的感覺。會上網看(黑絲),但覺得不夠。我有3個方法,第一是影相,那時剛好買了單反(相機),本來要影風景,但既然都有相機,不如用200米長焦距影埋絲襪,也會在街用手機拍。只會影腳,因為我用來自慰,影樣會有罪惡感;第二是筆記抄,有時會畫低,我會記低時間、環境、地點,寫低人靚不靚,腳長不長,絲襪什麼質地、光澤、粗糙、薄、厚、幾多針,尤其是日本動漫那種,上面是肉色質地,下面是黑絲那種特別吸引;第三是用腦記。

記 :你既然已找了性治療師幫忙,為什麼還會偷拍?

P :好反覆,我見了治療師後才發現吸引我的是黑絲(變相激發其興趣)……冬天一出街就驚,因為見到好多絲襪。後來Sparkle(社工兼性治療師)擔心會有人告,叫我刪相。影得好濫,珍藏有百幾張,要delete好掙扎。我安慰自己刪了手機,屋企還有,可以keep低最好的。前幾個月都怕面對冬天,但現在可以控制了,家中的黑絲都丟了,睇就算,街有好多。

一些偷拍狂愛拍穿黑絲襪的女子。(示意圖,非偷拍圖片)

擺脫慾望:怕自慰太多憔悴

記 :為什麼忽然控制到自己的慾望?

P :過程其實好長,有時減少了,有時又多番,起伏不定。可能慢慢成長了,想識女仔,怕自慰搞到個樣好殘。又有自己的生活,現在會行山、跑步、影相。

記 :現在自慰次數是?

P :大概一個月一次。

記 :這又好像太少,是你過分節制?

P :生活充實了,好忙。

我們不是變態

記 :會跟將來的女朋友說自己的過去嗎?女朋友要穿黑絲?

P :建立了關係、互相信任後會說……穿不穿不是考慮因素喇,重要是心……我不想外人用標準局限我們(戀物癖),覺得我們一定是變態。一時控制不到,不代表一世都改不到,我們有自己的原因,先了解多一點,幫還是不幫都要了解。如果決定幫,就要陪他一起走過(治療的過程)。

性治療師Sparkle到學校跟學生上性教育小組討論,學生們一起創作這幅大作。參與學生有的是純感興趣,有的則犯過性罪行。在少年心目中,性就是性感但有殺傷力的嘴唇?

自慰太多就有病?

社工兼性治療師Sparkle意見:是否需要性治療,不會用自慰的次數評定,而是看性慾有沒有影響生活。如果覺得一日一次,又有正常社交生活便無問題,大前提是有性滿足。而性慾帶給Peter的煩惱多於歡樂,才需要治療師輔助他找出難受的因素。根據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在2010年的性知道調查,有兩成人認為自慰不健康,一成半人為不知道。認為自慰不健康而又自慰的人,在矛盾心理下,會壓抑此需要,最後反而可能會形成強迫性自慰行為。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