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識性係我錯? 性健康平台「糖不甩」講Sex唔靠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讀的中學很保守,試過行行吓,有老師拍我膊頭話:『同學,你Bra帶顏色唔啱喎』。細個揀胸圍都係同同學傾,學校連M到(來經)都唔教,我第一次M到,漏M男同學又會笑我。校裙白色,要去校務處借校裙換,個姐姐話:『點解你咁唔小心㗎』,會blame(怪責)一個無知的人……性教育就是五六個男女一組,幫假陽具帶安全套,之後立即教你如何拒絕發生性行為。好好笑,變相帶Condom是迫不得已的求生技能。」糖不甩成員Miki說。

明明人從出生到成長,與性也脫不了關係,但我們卻要用自己的身體做實驗品,從身體學習各種性知識,Miki問:「這不是很奇怪嗎?」

攝影:陳焯煇

影像協作:曾梓洋

左一為Ivan,左二為Miki。這夜糖不甩到港大舉行性健康瑜伽課程。瑜伽課後,他們也會討論性別文化。(陳焯煇攝)

(陳焯煇攝)

瑜伽老師會教授哪些式子能使骨盆和臀部放鬆,增強性腺素的分泌等。(陳焯煇攝)

不同意威嚇式性教育 創立健康性知識平台

成立兩年的「糖不甩」(Sticky Rice Love),是推廣性教育的新型義工團體。除了網絡平台,亦會聯同關懷愛滋、家計會等機構到中學做性教育工作坊或講座,近月又到香港大學辦了三節性健康瑜伽課程,教授哪些式子能使骨盆和臀部得到放鬆,增強性腺素的分泌等。

與其他以社工、醫生等專業人士為主的性教育團體不同,三個核心成員廿歲出頭,剛大學畢業的蘇美琪(Miki)在性用品店工作,何卓輝(Ivan)也是應屆畢業生,而糖不甩創辦人辛蔚嫺(Julia)則正攻讀香港大學家庭醫學及基層醫療學系的哲學碩士,其論文題目,也是研究像糖不甩的性健康組織,在網上推廣性健康是否有效。

Julia成立糖不甩,是想改變被動的性教育生態,主動解答年輕人的性疑難。她認為學校多以「威嚇式性教育」,例如在課室傳一個死胚胎,又有放大潰爛性器官的照片,將墮胎與性行為連結起來,以威嚇的手段污名化性行為,與性有關便等於罪和羞恥,而坊間的性教育組織又只集中關注高風險群組,年輕人有性疑惑就只能靠自己。

糖不甩成員之一 Miki剛畢業,便到Sally CoCo工作。她喜歡Sally CoCo的工作性質能與糖不甩互補不足。(潘思穎攝)

糖不甩創辦人Julia正攻讀香港大學家庭醫學及基層醫療學系的哲學碩士,是主要負責到中學講性教育的成員。(潘思穎攝)

跟一班女生談性,Ivan絕不尷尬。(被Miki指派拿着陰蒂吸吮器拍照)(潘思穎攝)

學校無足夠性教育 鍵盤戰士多嘲笑性疑惑

近年各大院校學生在Facebook上開設Sex Secrets專頁,讓人交流有關性的知識和疑難。然而,在這些匿名平台上有很多不負責任的留言,Miki認為這因大家都怕自己「不正常」,故留言以嘲笑人、「食花生」的態度為主,例如有人問陰莖太短是否有問題,有人會留言:「切咗佢啦」,或「我幫你,叫你條女搵我」。

Sex Secrets一出,便在社交媒體爆紅,這也反映大眾在性方面長期被壓抑,一有機會秘密討論,慾望便傾巢而出。雖然這算是討論性的進步,但大家都是隱姓埋名的鍵盤戰士,反而糖不甩的搞手們則大大方方,坐在記者面前任影唔嬲,落落大方地幫香蕉戴安全套,「記住要把前面的空氣擠出來,不然好易穿。」Julia說。這就是態度,談情說性又有咩好怕喎。

在糖不甩的網上聊天室中,Julia的頭像都是真實的生活照片,會認真解答每一個問題。

例如有女生說自己常常自慰,覺得自己性慾太強不妥,義工會留言分享其自慰經驗,並指出女性與男性一樣有性慾;又例如有(很多)男生自覺陰莖太短,無法令女友得到性滿足,義工會分析是否脂肪層積聚令陰莖看起來短了,或到底是真短,還是看色情影片引致的誤解,亦會叫發問人試試不同體位,為女友帶來刺激等等。聊天室除了年輕的義工們,還有性治療師提供專業知識。

性其實可以是歡愉。(陳焯煇攝)

面對SM,你當然可以Say Yes。(潘思穎攝)

性教育不等於性開放 女義工曾被問「約炮」

Ivan自中一開始上高登,拜網絡所賜,他一早接觸與性有關的議題,「好細個媽媽已教我清潔(陽具),不會避。有時糖不甩出完活動,有Condom派剩,也會拿給家人用……細個上網睇來睇去,都講陰莖不夠長點算,睇得耐,你就知幾廿年的人都問同一個問題,所以我們需要性教育。」

Ivan是糖不甩唯一一位男核心成員,當記者問及女性性知識,如用月經杯陰道會否變鬆,Ivan都能閒話家常地答:「點會呀?有彈性㗎嘛!」這正正是Julia所講,談性的態度很重要,男生答月經問題毫不猥瑣。

與其他以社工、醫生等專業人士為主的性教育團體不同,三個核心成員廿歲出頭。(陳焯煇攝)

然而,網上世界如此寬闊,乜人都有,Julia和Miki兩位青春少艾也曾給網民調侃,也有人戲稱她們「Miss Sex」。

Miki忍俊不禁道:「社會上有很多人認為做性教育的,一定都是性開放,並有高超的性愛技巧,所以會inbox(私訊)我,問可不可以做SP(性伴侶)。之前有Sex Secrets群組訪問過我們,有人以為可以幻想一下,inbox問:『有無女王可以提供私約服務』。」

她們在Sex Secrets回答問題,也引來很多匿名戶口要求加做好友,她甚至要整理了一個表記錄這些匿名戶口的名字,幫助其他義工免受滋擾。糖不甩花了很多工夫,才建立到健康的性教育形象。

性健康瑜珈其實是綽頭,與大家幻想的「性愛」瑜珈應該有點落差。(笑)(陳焯煇攝)

推廣性健康=賣笑?

網民可以懶理,但家人的目光總要面對。Miki憶述告訴媽媽她在搞糖不甩,Miki邊說邊笑:「我阿媽覺得我涉嫌以賣笑換取人氣,話好地地一個女仔,要露面做性健康的宣傳,好唔正經,會識到好奇怪的人。後來我做一些訪問,見到我上《南華早報》,英文嘛!就覺得OK,後來要做這份工,她抗拒,但都無出聲。」

「這份工」的辦公地點就是訪問的場地——性用品店Sally CoCo。Miki在糖不甩的培訓工作坊認識了Sally CoCo的老闆,由兼職做到全職。向記者介紹情趣用品時,她能自如地說:「這條是會震的頸鏈,我都有條……這個是吸陰蒂的,極快充血有高潮,好正㗎!」

Sally CoCo不止賣性玩具,也賣性健康的產品,例如月經杯和老年人用的潤滑劑。

Sally CoCo的店員會詳細跟客人解釋性玩具怎樣用,圖為陰道擴張器。(潘思穎攝)

此為震動器替換頭。(潘思穎攝)

此為會陰肌肉訓練球。(潘思穎攝)

Miki覺得在這裏的工作,與性教育密不可分,能將學到的知識與糖不甩互補。她也曾經請媽媽到Sally CoCo參觀,但媽媽還是有心理障礙:「她不敢上來呀,我叫她帶男朋友上來,她都不敢跟男友說我在這裏工作。她覺得好尷尬,她四五十歲有尿滲問題,我說有用具可以改善。她說自己一把年紀,同我講呢啲有咩用。我覺得年輕一輩與上一代,性教育的觀點差好遠,學校老師與學生的期望很不一樣。上一代還覺得性好高風險,相信一講性,就會好想嘗試,就會未婚懷孕blahblahblah的問題。 有人會覺得用月經杯會拉埋個子宮出來,當女生來買月經杯,我經常要由頭去解釋月經的原理和陰道結構,於是你會問,到底香港的性教育發生什麼事?」

月經杯,不少女生都問Miki:「拔出來時,會不會把子宮都拔出來?」(潘思穎攝)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