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瓜灣變天】30年醫館留住舊區情 「黃飛鴻徒孫」不敵重建

撰文:袁智仁
出版:更新:

土瓜灣因為沙中線鐵路的來臨正經歷轉變,是好是壞?是晴是雨?榮光街重建項目是10年來最大型的重建。生活30年的跌打館店主 ── 黃師傅,目睹土瓜灣的改變,無可奈何,見證社區的衰敗。

黃師傅目睹土瓜灣30多年的轉變。(袁智仁攝)

土瓜灣的黃師傅

黃俊師傅已67歲仍聲如洪鐘。街坊行過,連聲問好,稱呼「師傅」。他健談,毫無架子,小朋友都愛走入舖頭玩耍。

黃師傅常常聽到寶芝林故事,爺爺跟同門師弟、創立珠海書院的陳濟棠最稔熟。黃師傅小時候聽着長輩講舊故事,陳濟棠身懷絶技,曾經用手來回撫摸馬隻一次,旁人再剖開馬隻,發現馬骨全碎。因為絶世武功,其後參軍,飛黃騰達,當上廣東軍閥,人稱「南天王」。

醫館位於重建區內,沙中線來臨之日,就是他被迫退休之期。他在土瓜灣住上30年,懷念昔日社區的單純,可惜不敵社會的轉變。

土瓜灣依然保留不少老店。(袁智仁攝)

不變的鄰里情

他是文化大革命後的首批大學生,1980年在廣州教育專學院畢業,其後在學校內學功夫,學會跌打。他有獨特心得,結合中醫和跌打的療法,不論風濕、膝頭退化或舊患,也難不倒他,聲名響遍土瓜灣。他眼中,跌打不止是賺錢,也是幫人。

他回憶︰「有位伯伯說右膝頭痛楚,診療後,收取診金。他卻說沒有錢,銀包只有40元,最後只收40元。」又試過有客人看完一隻膝頭,再為另一隻敷藥,說要外出取款,卻去如黃鶴。他坦言無所謂,只是「我失去幾百元,但他損失一位醫生,走過這條街,也要鬼鬼祟祟。」

街上看到不少雜物。(袁智仁攝)

變質的舊區

「梁振英年代,我終於忍不到,要移民。本來想去洛衫磯買房子,卻不敵國內資金,被搶先一步,唯有回來土瓜灣。」眼中的土瓜灣買東西方便,居民品流不複雜,文化程度高。30年來這裏沒有大變,社區的一草一木,他都熟悉非常。

近幾年,政府不理會衞生地區問題。街坊衞生變差,他指着一旁道︰「街頭很多垃圾,無法清理,日本、外國都不會這樣子。」人的質素低落更看不過眼,「庇利街入夜會有人在街上喝酒和打架。」他相信重建可改善土瓜灣,但自己卻不能受惠,多個重建項目令老街坊四散,損失很多熟客。

南亞和本地小朋友在街上一起玩耍。(袁智仁攝)
土瓜灣還見到不少舊式的路牌。(袁智仁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