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奶讀白】主婦乜都唔識?我在天水圍帶大學生認識領展霸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叫惠英,像你家裏的媽媽一樣,洗衫煮飯忙家務顧住頭家,但很少獲讚許。老公仔女以為這些家務屬小事好簡單,覺得我這一個師奶仔唔識嘢,未見過風浪。我當年讀書讀到中學,沒什麼「高端」知識或技能,其實是我們一直沒機會而已。「天姿作圍」這組織你聽過未?是一個基層婦女和社工在天水圍辦的小組織,沒想到這天能代表他們在大學的知識會交流。記者訪問後為我們拍照,我很快就能鏡頭前擺不同「甫士」,誰說師奶仔不能自信地站出來議事論政?

(編按:記者整理訪問資料後以第一身書寫。)

如果將主婦當作一份工看,都唔易做的,喂,要付出幾多心力呀。有時替他們憂心,有時想為他們多打點起居飲食什麼,不過老公仔女不明白。先生外面工作不開心,我想跟他分擔,但他以前說我唔識㗎喇;兩個女兒長大了有少女心事,但回來閂埋房門默不作聲,覺得阿媽過時,不會明白年輕人煩惱。他們覺得我這師奶只懂碎碎念,其實有幾多老公仔女聽過自己老婆、阿媽講心底話?

惠英說自己就是典型基層師奶,學歷不高,從前很少像其他人能出去見世面,但一直都想擴闊自己視野。(林可欣攝)

+3
+2

師奶都有理想

我嫁了個老公,以前每日就躲在家裏洗衫煮飯忙家務,這是主婦的日常,很單調、好悶的;仔女大個了,我就出去找工做消磨時間。但你看那些後生仔大學畢業搵工都唔易,我這年紀求職就更難。之後都有做過如推廣員那類兼職,但覺得除了賺到些許錢幫補家計,過程就沒什麼得著,不是我所理想的工作,這樣日復日同樣無意思。

我開始思考當兩個女兒都長大,不用跟出跟入照顧,自己下半世怎過。這些年來顧着家庭,其實也有些活動很喜歡,一直想參加。我於是去報讀環境保育、生態欣賞和文化歷史研習的課堂,又參加NGO(非牟利機構)辦的觀鳥和植物導賞團,後來更跑去造有機肥皂。你覺得這些活動很普通,但沒想到學畢原來都是一門知識,更能教人。

她們這班基層主婦更會走出天水圍,參加七一遊行,高舉撐社區經濟的旗幟,為自己發聲,反對地產商壟斷市場。(受訪者提供)

帶導賞團:師奶變老師

我住元朗,自己區沒有這類街坊和社工自發辦的組織,所以多去天水圍參加活動,那個肥皂班就是由天水圍一個叫「天姿作圍」的小組織舉辦。後來有個社工問我有無興趣帶團,他們有個社區導賞團,帶人講解天水圍是怎樣的,與他們開會幾次,定好路線,就要開團落場做領隊了。

領展霸權呀、土地問題這些我們這班師奶來說很貼身,每日買貴餸都知地產商幾剝削呀,所以我帶團由天水圍商場講起,指着那些貨品和價格,說明領展如何幾乎壟斷整區的市場,之後會經過天水圍十多條屋邨,再走入村周圍認識那裏的生態。附近輞井村就是一片7000呎的農田,聽說業主長居海外,留下的這地就每年數千元租給我們基層耕種自給自足。一班天水圍婦女每日都來打理,也是我帶團的最後一站,請參加者落田幫手。一般人應未試過拔草、鋤地吧,試過有些年輕人嫌污糟,不敢碰工具和田土,但也有些人鋤極都唔肯走,覺得好難得。

參加導賞團的多是中學和大學生,起初都有壓力,始終好像老師,要教他們天水圍的社區生態和田野知識。遇過一班更生青年,即是報紙電視見到那些改過自新的壞仔呀。他們說覺得活動似說教好無聊,很快就不專心,但原來他們有些還是虛心學嘢,請教我們耕田技術和步驟,好奇我們平日在天水圍的生活怎過;我對後生仔女也改觀了。多了與年輕人接觸,開始明白他們心態、煩惱什麼,懂得與他們溝通,也懂與家裏兩個女兒相處。

秀美(左)同樣的天水圍師奶,更是單親媽媽,近年她帶著女兒去導賞團,了解媽媽熱衷的工作。(林可欣攝)

我去學管理技巧,要自營組織

天姿作圍裏面的多是主婦,坐在我旁的叫秀美,一樣忙着湊女但也抽空來這裏。我們有時講起家事,秀美說個女好難教,我說自己也有此經驗,互相吐吐苦水,感覺沒在家裏做師奶般孤獨,也肯定自己做家務以外有其它價值。

大半年前組織有個街坊成為特首選戰的選委之一,大家都好緊張,開會傾這街坊應投票給哪個候選人,以代表天水圍的聲音。我們又每日看新聞,七嘴八舌地討論選情,很自然就投入當中,開始覺得社會時事離師奶並不遠。我回家與老公女兒講起新聞,甚至分析到更多來龍去脈,他們不再覺得我唔識嘢。

這要歸功社工。天姿作圍有三個社工,他們都很忙負責籌組導賞團、銷售我們種的農作物等等,大家聚在一起就想為天水圍做點事。他們十年前發覺政府在金錢津貼以外就無其他措施幫到基層,於是他們主張社區經濟,讓我們自給自足種田、帶團看社區,又會主動與我們討論時事,想提高師奶的公民意識。現在我也知道了,看到天水圍如此多荒廢農地,是與政府的土地政策有關,容許那些地主囤積荒地,等時機賣給地產商起私樓,免得租給居民耕種到時收地帶來麻煩。我覺得小市民真的要為自己發聲,之前七一和悼念劉曉波的遊行,我們一班街坊也走出天水圍搖旗參加。

天水圍街坊會定期打理附近叫輞井圍的農場,惠英(右一)說他們收成品如洛神花更可製作醬料或果醬等食品。(資料圖片/呂嘉麗攝)

不過聽社工說,他們的薪水、辦活動經費都要有基金資助,也不是長期能支持組織運作,明年暑假就沒錢了,不知道他們(社工)還會否留下幫忙。

月前他們與我們一班師奶參加婦女動力基金的工作坊,學管理技巧。我們那次用「共識決策」傾了外出活動時給當值師奶食飯津貼這案程。社工說辦一個組織,是一班人各提意見後,再商討一個共識的定案。這些管理和營運技巧,我們師奶怎懂,所以這天又獲邀請到大學認識一班大公司的女管理層,她們讀書比我多,又懂營商,說可以約見面教我們辦組織的技巧,就算社工日後不在了,我們也能自己營運天姿作圍。由參加興趣班到當導賞員,如今想我們擔大旗做組織領袖!?我其實好擔心自己做唔來,但你見我現在自信地跟你分享這些經歷,都是一個個訓練自己的機會。

其他文章:【媽姐前半生】21歲來港打工 梳起不嫁做媽姐:女人也可自立

惠英和秀美加入的「天姿作圍」近月獲婦女動力基金(HER Fund)聯同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專業實踐及評估中心邀請,參加「HER Hub 能力培訓計劃」。計劃邀請本地基層婦女組織包括支援性工作者的姐姐仔會、香港亞洲家務工會及「天姿作圍」等等,與跨國企業如羅兵咸永道諮詢公司的女性管理層認識交流,組成「HER Hub」,並進行的「團體能力培訓」,學習管理、溝通和處理行政事務等技巧,期望基層女性能夠以自助組織的形式營運社區組織。

惠英說大半生都在照顧家庭,到女兒長大才有閒暇好好思考人生,就想做些自己喜歡的事,學到社區經濟這些概念。(林可欣攝)

「南長北匯」?

被地產商壟斷市場的天水圍有「南長實北領展」之稱。由長實及華潤等財團組成的巍城有限公司,1979年收購了天水圍大部分的土地,並向政府提出建議興建一個可容納50萬人口居住的新市鎮,至政府1982年向巍城公司回購這些土地,並與他們達成協議,限制區內其他商舖發展及競爭,為期20年。這公司當年以「對其商業設施構成競爭」為由,反對政府興建公眾街市。

至今天水圍以天華路作分界南北,天水圍南有長實發展的嘉湖銀座商場及酒店(後稱:置富嘉湖)及私樓嘉湖山莊;天水圍北則主要是公屋,附近的商場和街市皆由領匯管轄。

天水圍社區經濟?

由一班社工組成的「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2008年從深水埗等舊區來到天水圍,在政府向低收入家庭發放津貼以外,改善他們的生活質素,故成立「天姿作圍」,讓街坊於區內有機耕種、分銷和自家食用,又運用時用劵作區內的社區貨幣,換取食物,例如街坊參與耕種或導賞等工作,一小時工作,可換30時分;10時分加10元,可換一斤有機生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