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一班5個SEN學生教到嘔 老師缺輔導:佢有需要,我都有

撰文:陳芷慧
出版:更新:

「有同事試過一班30人,有5個係SEN(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現任中學教師慧心說。不少報道曾指Band 1學校為吸納更多精英,標榜「不收特殊學生」。另一事實是,Band 2學校惟恐收生不足而濫收SEN學生,另一方面是家長隱瞞學生的病情,人手不足卻懶理教師身心應付的能力。
更重要問題是,政府、學校對老師身心健康毫無支援。

「一個嘈,另一個就會嘈」

「有同事試過一班30人,有5個係SEN學生。上堂成日不斷叫,教到佢想嘔。」班上有5個SEN學生不常見,常見的班別也有2至3個。慧心老師現在教授其中一個班別,課上就有兩位過度活躍症學生,「一個嘈,另一個就會嘈,好似自己講緊外星話咁,好搞笑。係令到堂上氣氛好嘅,有時候你都唔知佢係貪玩,定係症狀有反應。當你講歷史好鬼悶嘅時候,好似長期有人出緊聲,跟住會分心。你都要停止佢。」

香港學校訓輔人員協會於2015年曾做過一項調查指,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集中於較弱勢的學校,收取第三組別學生的中學以及收生不足的小學所收取的SEN學生明顯較多,有些學校甚至有三分之一學生屬於SEN,變相成為另類的特殊學校。調查亦指老師面對SEN學生感到困難,最主要原因是政府提供給學校的資源(87.7%)、老師支援(86.6%)、專業的支援人手如教育心理學家不足(83.3%)、教師工作量大無暇應付(81.1%)、老師應對SEN學生知識不足(78.8%)。調查中舉了一所學校作例子,有6名已確定為情況嚴重和需要個別教導與照顧的學生,只得到每年12萬元的津貼。這筆經費不足以讓學校聘請一名專責教師或曾接受有關訓練的員工。

讓老師進修的心理教育課程,流於理論。 老師:「上堂學生瞓咗喺度,咁你點?有提過,但好簡單,唔會講亞氏保加點處理,過度活躍點處理。」(資料圖片/圖片並非慧心老師任教學校)

著SEN學生安靜 觸發企跳事件

融合教育,不如薑汁撞奶般想像中的容易。有時候家長沒有交待過學生的病情,是上學一段時日,老師察覺不對路,問其家長,家長才說:「係啊,佢以前食過藥。」另外一個現實問題是,「班主任可能會清楚學生的狀況,但有啲科目一星期先上一堂,唔了解學生,好難處理。」;加以,「同其他同學仔一齊上堂嘅時候,就會出現問題。」例如一個SEN學生堂上只顧做自己課外的事,「同學唔知佢有問題,但老師知,又唔可以同其他同學解釋,又話標籤喇,咁但係你又唔搞得佢。」其他同學罵她不公允,「冇㗎,唯有硬食,或者有時話佢兩句,但其實係好冒險。你話佢,佢可能有反應,佢嘅反應係你估唔到,隨時嗰堂都上唔到㗎喇。」她說拖慢進度事小,「最驚係誘發咗大單嘢。」

她說學校裏曾經發生一件大事。某老師課上著某同學保持安靜,誰知那位學生激動起來,跑上高處,在一個花槽上準備跳下去,幸而校方把學生勸服。「但嗰年真係唔知老師點樣捱過,真係好唔簡單。」

應對課程讀哲學、社會學:紙上談兵

「嗰個老師冇上過相關應對課程?」記者問。慧心老師:「就係冇。」為了提高老師對照顧SEN學生的專業能力,自教育局於2007/08學年推出了為期5年的融合教育教師專業發展架構,並規定每校至少有6至9位教師分別修畢專題及高級課程,最少15至25%修畢基礎課程。「牽涉另一個現實係,上呢啲堂要時間,少則一星期,多就一個月都有。每日都上,從早到晚。你係咪畀我請假先?」

更重要是,「呢啲課程唔係完全冇用,但真係好虛,都只係聽。」她好記得修讀課程時,老師派了一本厚如康熙字典的課本,「一堂飛三課書,三課書咁厚,都唔知講乜,邊個講過呢個理論,理論同實際情況又好唔同。」課程中上過哲學、心理學、社會學,這些通識類型科目虛無如輕煙,「比較有用就係classroom management,但都係好簡單。」例如SEN學生課上睡覺,課本上有提過如何處理,「但好簡單,唔會講亞氏保加點處理,過度活躍點處理。」

政府、學校忽視教師輔導支援

「SEN好有需要,但其實我都好有需要。」慧心說。教育界常談對學生的的支援云云,至於對老師的支援呢?校方沒有資源為老師提供心理輔導,「冇㗎,咪自己睇醫生。」所謂的輔導,就是一年三次的教師發展日,會提及應對SEN學生問題的方法。慧心認為政府應多撥發資源,讓學校增加人手,小班教學有助老師應對各種狀況。她亦期望政府能為老師提供心理輔導支援,「有一個centre畀人預約傾吓偈又好,心理醫生更加好,至少要有輔導人。」

面對SEN學生帶來的壓力,慧心認為不是讓一個老師跨倒的原因。而是工作量、應付家長等教學以外的鎖碎事、教育政策等等生活和工作的問題,混和累積而來的疲憊,讓曾經火熱的慧心,灰心喪志,四年後的今天,她說要離職,甚至想過自殺,吐出來的字這麼容易,背後一個教師究竟經歷了什麼?下集再續。

下集:【SEN】灰心老師有自殺念頭 無力應付:我們都是有缺口的人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