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老師曾氣餒生自殺念頭 無力應付:我們都是有缺口的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同事試過一班30人,有5個係SEN(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現任中學教師慧心說。不少報道曾指Band 1學校為吸納更多精英,標榜「不收特殊學生」。另一事實是,Band 2學校惟恐收生不足而濫收SEN學生,另一方面是家長隱瞞學生的病情,人手不足卻懶理教師身心應付的能力。

更重要問題是,政府、學校對老師身心健康毫無支援。

上文提及Band2學校恐收生不足,加以家長沒有預先知會學校,以致攬收SEN學生,面對各種奇難雜症,老師應接不暇,同時政府、學校對老師欠缺心理輔導。

上集:【SEN】一班5個SEN學生教到嘔 老師缺輔導:佢有需要,我都有

「我經常諗自殺。」毫無心理準備下,慧心訪問之初吐出這幾隻字。「而家好啲,以前一星期有兩日冇諗,而家一星期諗一次。」有時候踏出家門,看到屋邨的欄杆,想過一躍而下;過馬路時又會想衝出去,一了百了。原來死,這麼容易。畢業之初,踏入課室,她覺得自己從一無是處頓覺自己有建設的能力,找到自己的價值。四年後,她形容這種身心疲憊的狀態是「死唔去。」正在掙扎轉校,甚至轉行。

與學生輔導 工作至晚上10時

那股吹熄熱情的風,是累積回來。面對SEN學生的壓力只是導火線,背後擊沉一個老師意志的強大力量,是教師工作量,「教學以外同時又要面對好多無謂嘅嘢。」有教育抱負的老師常說「生命影響生命」,「嗰時我放學一踏出課室,就喺走廊流連,睇吓有乜學生,捉佢哋傾偈,一傾就傾1、2個鐘」7點左右回到教員室,她才做自己的工作,改卷、備課,「頭兩三年至少做到8、9點,高峰時期喺學校留到10點。」與學生無所不談,「好多單親,或者爸媽工作,冇關心佢哋。所以當你以一個關心佢哋嘅姿態行埋去,佢哋已經ready去講。」

缺乏同行者:同事例牌射波

現在她領悟:「你要想影響到人,首先你要令到自己唔好死。」然而,四年後,她累。學校的工作,有無數讓人灰心的地方,如新任與老輩教師教學理念分歧,對考生的評分不一,「如通識科,規定唔會再有0.5分,但老輩老師仍會咁做。」學生不擅於文字表達,分數卻決定命運,她會疑惑:「究竟為咗啲乜?」課外的工作,同事例牌射波、老師課上談另一老師的是非,四年來她缺乏同行者。

應付家長似服務行業

最大問題是,「好多無謂嘅嘢,好似服務行業咁,唔係教學咁簡單,應付家長、學生好似對住啲客咁。」曾經有學生投訴老師教學不好,要求換人,學校即派人監堂,又官方回應:「遇有適當人選會考慮。」似是模棱兩可的答案,老師眼看成「信晒個學生。」又曾有學生因攜帶手提電話上學被記過,有家長即來投訴:「帶電話有乜問題?又唔係打人,使唔使記過。」她說家長將自己的一套凌駕於老師之上。學校遇到此等事,害怕見報,總是息事寧人。「我真係好驚應付家長」,有些情況老師成為磨心,她舉了個例:兩個學生打波碰撞,弄破同學的眼鏡,不肯賠錢,雙方家長談判,家長:「跌跌撞撞實有,點解要我賠?你個仔之前夠撞過我個仔。」老師此時此刻,「我可以做啲乜。」

煩瑣的應對,令她質疑自己工作的意義。

班主任無理的怕事,加以學生的不尊重,她說被傷害了,從來只有人說學生被傷害,從沒有人關顧老師的軟弱。(資料圖片/圖片並非慧心老師任教學校)

被SEN學生無視所激發 老師:我被傷害

某天小息,她步出課室,看見兩位學生拉扯,她喝止並著那位學生上前來。學生卻頭也不回離開,「真係火都嚟。」她逮著他找班主任,交待事情的始末,問他剛才發生的事情,學生不發一言,只顧不停猛力地「揈頭」,「嚇死我,真係好似撞邪咁。」後來她才知學生患有自閉及亞氏保加症。

我們都是有缺口的人

「我究竟做緊啲乜嘢?」她問自己。「而家係一個有缺口的人,面對另一個有缺口的人。其實我花唔到好多心思喺佢身上。」上集提及Band 2學校恐收生不足而濫收SEN學生,政府及至學校對老師心理輔導支援不足,以致一宗學生糾紛,觸動一個有缺口的心靈。

昨夜,她和一位舊生聚舊。那位舊生是一位SEN學生,讀教育,現在實習最後階段,如慧心當初雄心壯志要拿起粉筆,坐在他對面的卻是教學四年、被擊沉、準備辭職離場的老師。慧心:「我問佢,你係咪真係要入行?」學生堅定地說:「要入。」他當上老師,面對各種學生,同樣面對昔日的自己。一個SEN學生要做老師殊不簡單,「本來食飯諗住畀佢呻,但我話,係你令我諗返起,因乜嘢想教書。」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