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碑與屍骨.三】手寫碑文式微 師傅:沒辦法,也沒什麼可惜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墓碑的姿態,是士兵駐立的模樣,還是富豪守財的模樣?經營石廠、執骨20年的師傅劉海說,墓碑是一條天線,將墓裡的屍骨與人間連接上。
和合石在70年代開始設有靈灰安置位。
墓碑雕刻是石廠的工作之一。
碑石是石頭裡爆出來的?
墓或碑本來都只是一塊石頭,是石廠的人上大陸,到山裡去選石頭,相中了沒有裂紋沒有雜沙的石頭,即場在山裡爆一塊石取下。「做石碑最重要不可以有石紋,若有紋在碑上看就像是有裂痕,先人的名字有條裂痕那怎麼搞!」
取石後,即場付現金給大陸石廠的工人。劉海說那是比豪宅的雲石還要貴的價錢,由石廠切割成石碑形狀後,還需要磨滑、拋光、打蠟,來回做幾層最美。石碑的石比居住的雲石必須更美,加工過程多幾層工夫,「石不貴,人工貴,切割了有條石蚊不能用、有瑕疵又不能用、全部完成加工過程再運送過境。」
劉海教看墓碑時,是以「生老病死苦」數碑文,通常以生或以老作結較好。
石的名字聽得出來源地,例如汕頭紅、永淀紅,劉海又來說他覺得好笑的笑話:「不是說汕頭紅就是慢慢散掉的紅,汕頭紅在太陽曬十年八年後會走色,永碇紅相對較耐用。」墓碑的綠石以前用羅源青,現在的人多用印度青,不是來自印度,而是石頭的顏色綠中見黑。
墓地是死去的身份與財力
基於土地問題,通常墓地大小基本上就是身份與財力的顯示,例如何東葬在摩星嶺,且建圍牆,是香港唯一官方認可的家族墳地。墓地往往以「明堂」和「後土」作為前後界線,舊時有些祖墳有「灶頭」,春秋二祭時子孫在那煮食,俗稱「食山頭」。
劉海形容建墓碑如同砌LEGO,一塊一塊砌一些圖騰,盡量顯示一個人生前的社經地位。例如讀書人的墓,墓身會鑿個類似竹簡的樣子,代表功名卷;做官的,在墓前鑿一對官靴,誇張些的,會將整個墓地建為一頂官帽的形態。若是平民,那墓的形態通常是四平八落四四正正便好。
墓碑是生者與死者之間的天線。
三代從事石廠的執骨師傅劉海。
碑文字數為何有限制?
碑文上,亡父稱為「考」、亡母稱為「妣」,「顯」字即祖父母已亡,「先」字即祖父母尚在世。
整個墓碑用多少字數也有講究。例如「顯考諱陳大文府君之墓」總共10字,劉海蹲下身按此碑文重覆唸著「生老病死苦」,對應著碑文的字數,即「顯(生)考(老)諱(病)陳(死)大(苦)文(生)府(老)君(病)之(死)墓(苦)」,通常碑文以生或老字之義作結較好,若是像此碑文以苦作結,意頭不好,一般會在碑文加多一個字以生作結。有些碑文寫滿整塊墓碑,不留一點空白位,劉海笑說那就是呃呃騙騙的風水師在顯示自己實力。
+3
+2
當手寫的碑文像在哭⋯
碑上的字以前逐隻字逐隻字用毛筆手寫,在石頭上劃個九宮格寫字比在宣紙上寫跣手得多,難度也高。劉海說,也不得不承認機器的可靠,大細工整、寫錯的機會比人類少,「人最慘有喜怒哀樂,寫的心情不好,鑿出來的字像在哭。」後來那些寫毛筆字的寫字佬也不願意再執筆了,鑿字的人順著打印出來的筆劃逐個筆順鑿,到哪天鑿字佬也出錯,他們也將放下鎚頭不再鑿。劉海說沒辦法,我們這行沒有什麼不可失去,也沒有什麼值得可惜。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