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設計】清潔工需翻轉垃圾桶倒煙 西環友自製「友善煙灰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長沙灣海麗邨的清潔工人發起罷工近一星期,抗議外判商拖欠遣散費。外判制度下,清潔工人權益難以保障,工作支援甚少。

例如清潔工每次清理垃圾桶的煙蒂時,需把整個垃圾桶拿出再倒轉,才能把煙蒂倒出。有營盤街坊仿傚藝術家程展緯,於區內垃圾桶的煙灰缸加置錫紙兜,方便清潔工人清理煙蒂,並製作簡單地圖,邀街坊守護「友善街邊煙灰缸」行動。

西環街坊Steven自製「友善街邊煙灰缸」地圖。(圖片來源:西環變幻時群組)

街坊獻計 煙民自製便攜式煙灰缸

發起行動的Steven居於西營盤30多年,他指受到「馬鞍山清潔工墮垃圾槽慘死」新聞影響,希望為清潔工略盡綿力:「清潔工、保安等基層勞工保障不足,因政府什麼都外判,把責任都一併外判。政策難以一時撼動,作為市民、社區一分子的我們改變不到什麼大事、政策,不如就由小事開始改變啦。做一人之力就可以做到的。」

「錫紙煙灰缸」社區實驗由藝術家程展緯展開,意念源自大埔清潔工王英菊婆婆自行改善垃圾桶設計。Steven受啟發後,隨即把鍚紙兜放置在西營盤6個垃圾桶上,並在Facebook群組「西環變幻時」公佈計劃。「友善街邊煙灰缸」行動獲得逾百網友響應,並獻計指可公開徵錫紙兜、或以行動支持:「同清潔工傾,製作解說牌,在區徵錫紙兜,去延續及擴散件事」、更有煙民自製便攜式煙灰缸。

有煙民指展示自製便攜式煙灰缸。(圖片來源:西環變幻時群組)

工會:垃圾桶設計有問題

街坊如此有心,「用家」又點睇?食環署職工權益工會副主席李美笑感謝市民關心工友,惟不太鼓勵於垃圾桶放置鍚紙兜。她指工友不時需要清洗煙灰缸,因而扔掉鍚紙兜,造成浪費。

工友自有妙計,「有工友以湯勺裝走煙蒂,亦有工友一手抓起煙蒂,當然有工友倒轉整個垃圾桶,雖然纖維造的垃圾桶套不算重,但長期舉高雙手易造成勞損,好麻煩好慢,會做唔切。」李美笑稱垃圾桶設計有問題,才逼得市民和工友發揮「民間智慧」。

政府曾推出一款可上下分開的垃圾桶套,工友只需舉起上部分垃圾桶套便可倒出煙蒂,惟該款垃圾桶未有推行至香港。李美笑不明所以,她無奈稱:「從來都不是社區話事啦,設計不會考慮方便清潔工工作。」

食環署回覆《香港01》查詢,指設計煙灰缸須考慮物料輕身耐用、防止積水、容量適中、有光滑缸面以便清理和清洗。同時,煙灰缸須穩固安裝,防止飛脫和溢出煙灰等。

環境局成立的「公共空間回收及垃圾收集設施改造督導委員會」現收集大眾對廢屑箱和回收桶設計的意見。

政府曾推出一款可上下分開的垃圾桶套,工友只需舉起上部分垃圾桶套便可倒出煙蒂,惟該款垃圾桶未有推行至香港。(黃泳樺攝)

有市民批評好心做壞事

不管實驗能成功與否,Steven難料如此細微的事情卻會引起一點漣漪:「幾感動,有其他區的市民聯絡我,說他有潔癖,仍很想為清潔工盡一分力,問具體點做。」不過,亦有人批評此舉是好心做壞事,以外行人角度所謂的「幫助」或會連累清潔工。Steven回應:「大家出發點都係好,佢都係關心清潔工份工。」他認為不理對或錯,至少可以激發大家討論,留意平時被忽略的人。

永遠不要懷疑,一小群用心執著的平民百姓,就足以改變這個世界。事實上,這件事情一直在發生。
美國人類學家 Margaret Mead

「如果係其他區,我未必會走到咁前。」Steven稱西營盤街坊不會停留在紙上談兵階段,網上討論是可以連結現實,「大家一步步傾,然後做出來。或者係西營盤畀我養份,令我第一次去做社區實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