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盤藝術】工程燈變身小明星 年輕藝術家:讓城市更有想像力

撰文:謝慧心
出版:更新:

城市景觀,有地標式建築那種觸目的焦點,也有低調卻讓人靈光一閃的細節。吸引了年輕藝術家章柱基(Kila)目光的,是地盤的道路指示燈。
去年夏天他忽發奇想:這些在地盤一閃一閃的工程燈,外貌如人形,於是把燈畫成little guys,並「神秘」地在香港多處張掛,希望為沉悶的地盤,加點幽默、加點趣味、加點想像力。
本來為期30天的街頭實驗,有人看見了。這些little guys將登堂入室在展覽館展出——32盞燈,停留在街頭的故事自成一章,寫成一輯城市別傳。

認識年輕藝術家章柱基(Kila)是在數年前,他為雜誌的幾百字專欄繪畫插畫,記得他筆下的人物都擁有豐富的色彩。數年間,他致力作個人的藝術創作,有繪畫也有立體雕塑,個人風格一步一步建立起來。2016年他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Young Design Talent Award,拿著獎金預備到東京與台北研修一年,但起行前的夏天,他在香港做了一個為期30日、與道路工程燈有關的「小創作」。

藝術家Kila為工程燈賦予藝術感。(陳嘉元攝)
所有工程燈經過Kila畫筆賦予了生命和角色,「有趣的外表外,他們還有自己在街頭的故事。」(陳嘉元攝)

地盤小明星

道路工程燈,就是那些在地盤範圍可見,晚上會一閃一閃提醒路人地盤位置的指示燈。香港地盤那麼的多,工程燈卻未必為途人留意到;但Kila一眼便看出它們的外形有頭有身,似人。觸發靈感的一刻,是他與女友急急子有次走到西九M+展亭附近閒逛,該處一帶為地盤,一列道路指示燈起勁地閃著,Kila心忖:「咁整好唔係文化區。地盤咁多燈,係咪都要有文化啲?」

Kila決定在那裏畫燈。他沒有擅取街燈塗鴉,而是走到油麻地新填地街的祥記帆布工程店,用60-100元不等的價錢購買工程燈,畫好便靜靜的放在那裏。路燈矮矮細細,Kila覺得似日本的地藏菩薩,第一盞燈便用地藏為靈感,起名「小地藏」,寄予守護路人之意,放在雅翔道石壆附近的石頭上。

因緣和合發生了──他們拍照放上facebook分享,竟連結到一個在那地盤工作的女工友,她說見到「小地藏」觸動了她,認同有守護路人之意,於是自己每晚都去看看「小地藏」,為它換電。

小地藏,第一盞燈,曾經留守在雅翔道。(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當燈與路人相遇

得到鼓勵,Kila決定把這事情再放大一點點──連續30天每天畫一盞燈,然後港九新界到處擺放,足跡最後遍及中環灣仔馬灣田灣等等,最遠一個帶到德國杜塞爾多夫的萊茵河畔,送給嫁到德國的朋友。

所有燈都有個名字,全家姓「小」:做侍應的「小伙記」、來自英國的「小事頭婆」、有支結他的「小狗Rocker」、行beat的「小PC167」,還有西裝友「小塵」。「他帶口罩,但衣服造型如返工返學。想講城市人都帶面具,笑著返工。」Kila把「小塵」放在佐敦附近一個舊式巴士站,拍照時覺得似是呼應空氣污染問題;後來有一路人在網上跟他說,某天加班後不開心,路上看見「小塵」,便笑了。「當燈與人相遇時,又產生了另一些故事,這很有趣。」Kila說。

紅磡這一帶,是許多人跟親人朋友説再見的地方,我們把小再見帶來,初時也想以殯儀業店舖作背景。我們找到個看到殯儀館招牌的爛地斜坡,嘗試擺放後,又覺得這樣放太直接,感覺不好,便決定要尋找一片草地。 草坡對着一間靈堂,我們爬上草披放好小再見拍照後,便把她移到一個大大的路牌後,這樣從靈堂那邊就望不到小再見。
Day 20 小再見
安躺在紅磡殯儀館外斜坡的小再見。(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發掘自己,然後走出去

「以往的創作是發掘自己,這部份是重要的,因為不發掘自己,好難走出去。然後,創作可以與城市及人互動,產生了經歷,這種模式我以往較少做。」這次走出comfort zone的創作,突破了Kila創作上的界限,也讓他對大型的甚至藝術祭規模的創作,更有信心和興趣。

「城市設計了一些規格、規則,或有人設計了城市如何使用。我們做的創作,則是城市規格之外的事,這和塗鴉的人、街頭藝術的創作人一樣。」Kila希望這些創作,豐富城市的面貌:「在不騷擾別人的情況下,(這些創作)可以為城市帶來少少改變,例如令人開心一點;或者他們下次在街邊見到工程燈時,會有更多想像。」

「Twinkle Twinkle Little Guys一閃一閃小工程」展覽,由今天起至1月21日在海港城美術館展出。

「只要你去發掘,其實許多不是景點的位置,都好有趣。」Kila希望這次創作讓人對城市有更多想像。(陳嘉元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