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本地學校卻學不懂中文 巴籍年輕人工種選擇少:連倉務員都唔請

撰文:顏寧
出版:更新:

近日Deliveroo的外賣車手發起罷工,相關報導的相片中,總會見到南亞裔的身影。罷工前一星期,記者恰巧訪問一位22歲的巴基斯坦裔外賣車手Golden,窺探他選擇當上外賣車手的原因和生活。
中三輟學的Golden當上外賣員之前,前前後後做過10至15份工作,包括售貨員、餐飲、跟車,後來當了外賣車手:「𠵱份工我好開心,走來走去,好easy(輕鬆),可以話有freedom(自由)。」但自由背後,卻隱藏隨時被剝削的危機。而他們因語言不通、學歷低,可選擇的工種有限,寧願過着提心弔膽的日子,讓馳騁中隨風忘憂。
攝影:吳煒豪

中三輟學的Golden當上外賣員之前,前前後後做過10至15份工作,做過售貨員、餐飲、跟車,後來當了外賣車手:「呢份工我好開心,走來走去,好easy(輕鬆),可以話有freedom(自由)。」
+4

得知外賣員月入2萬 「做咗咁耐人工低,點解唔轉行?」  

今年22歲的Mohammad Ati,別名Golden,身形高大,喜歡說笑。他自16歲開始,他做過售貨員、跟車、酒吧保安、餐廳侍應,人工一直是徘徊在萬二至萬六的水平。每一個長於香港的低學歷、南亞裔人,任由他們多努力, 總是想像不出法子逃離這㮔進退兩難的境況。速遞員這種界乎自僱與打工之間的職業興起,為這群人提供一個衝破框架的出口。

Golden一直有聞說速遞員的薪金待遇不錯。在酒吧工作時,有些南亞裔同事日間做外賣速遞員,晚上就到酒吧工作;後來在餐廳工作時也有速遞員來取食物,Golden偶爾「八卦」會問速遞員的待遇,他們都說待遇好和工作輕鬆、「舒服」,當時或許未想到現在的隱憂吧。朋友也跟他說:「如果你想搵到錢嘅,就入𠵱行。」當時Golden心想:「做咗咁耐,萬二、萬五、萬六,啲糧咁低,佢哋𠵱啲咁舒服咁高(人工),點解唔轉行呢?」

現在Golden在Deliveroo當外賣員,時薪55元,每一宗外賣另加20元佣金。Golden一天工作11小時,公司則確保最少有11宗外賣的佣金,以75元時薪計算,每天最少就有825元的收入。6天工作,每個月約有2萬多的收入:「你無degree,個糧咁高,邊個會畀錢你? 𠵱間公司會比你。」

聽上來是一個很美好的將來。事實上,為什麼南亞裔人喜歡選擇入行當外賣車手,根本不是因為他們喜歡,只是他們沒有選擇。

Golden說,當外賣員的,很多都是一個介紹一個。

低學歷、不懂中文讀寫 工作選擇少

他自小跟隨家人來港定居,在本地學校上堂,與本地人和尼泊爾、印度裔、巴基斯坦裔的同學打成一片,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然而,複雜的中文筆劃教他頭痛:「因為有啲字一撇、一撇、一撇,我唔知佢有幾多撇,我覺得好難,唔鍾意啲撇。」他一直沒有學好中文,現在只懂幾個簡單中文字,如水、火、你、我、中等,這也成為了他後來找工作的障礙之一。

Golden入讀的中、小學,曾經是約30間「指定學校」。這類學校較一般主流學校收取較多的少數族裔學生,以便政府向學校提供集中支援。然而,這些學校教授的中文課程水平偏低,令少數族裔的中文水平難以提升。

年少的Golden無心向學,時常逃學流連網吧;中三輟學,他在職業訓練局修讀為期3年商科的文憑課程。讀了2年,當時身邊的巴基斯坦裔朋友都已經全職工作,他也為了一份全職店舖經理的工作機會,放棄完成課程:「嗰時覺得搵錢重要啲。」

即使Golden能說流利廣東話,卻礙於學歷,不懂讀寫中文,工種選擇比一般人少得多:「我去勞工處,成日見要完成中六,我只係完成中三,我都唔得。」他曾面試倉務員,僱主着他讀出幾個中文字,他一個都不會;連地區名、貨物名稱都無法看懂。16歲開始,他做過售貨員、跟車、酒吧保安、餐廳侍應。除此之外,他也有的朋友做地盤工人、客貨車司機、辦公室助理,也有些當上外賣速遞員。

Alam(左一):「地盤工人是很辛苦的工作,工具也很重。每當你回家的時候,你全身的衣服都弄髒了。比起以往做地盤工人,我覺得現在比較好。」

地盤人工高 卻不甚輕鬆

Golden在Deliveroo巴基斯坦裔的同事Alam,47歲的他還有3名在學子女,他之前做過保安和地盤工人;保安的薪金低,後來跑到地盤裏去,工作半天就有5、600元,最後還是選擇了當速遞員:「地盤工人是很辛苦的工作,工具也很重。每當你回家的時候,你全身的衣服都弄髒了。比起以往做地盤工人,我覺得現在比較好。」有次,他當外賣員時經過一個地盤,南亞裔的工人也主動問Golden:「(當外賣員)係咪好舒服?」

Golden:「因為我哋Riding,你Paying我哋覺得Okay,接受到。又唔使搬重嘢,走來走去,睇啲view,上干德道。揸電單車啫,我覺得同我啲friend揸電單車無分別,一個箱,同埋架車轉咗。」

「我覺得同我啲Friend揸電單車無分別」

Golden說,這份工作人工高、工作輕鬆;更重要的是,這份工作無需懂得中文讀寫。即使間中收到中文地址,公司也有支援的團隊,即時翻譯。當外賣車手還有一處吸引着Golden——騎電單車。Golden本身喜愛騎電單車,最愛和朋友騎車上大帽山,欣賞山上的風景,自己也擁有一架值2萬多的運動型機車。

這份工作似是無可挑剔,Golden入行做了約1年外賣員後,決定視這份為最後一份工作,將來重返校園,箇中原因,後文再續。

隨時少單被「cut鐘」 巴籍車手覺醒望重返校園:得一份工冇咗咁點算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