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老新人】爺爺啟發研究助聽器 理大生畢業功課變助聽app初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份Final year project,讓文智輝(Will)2年前從理工大學電子及資訊工程學系畢業後,踏上成立初創公司的旅程。他研究的是智能助聽器應用程式,意念來自他家中那位撞聾的爺爺。

爺爺是第一個用他產品的人。那天Will印象猶深:「他第一次真的聽到自己講什麼,好多嘢想講,於是就一直帶住個機講嘢。」

我的弱聽爺爺

「Smart Phone as a Hearing Aid」是文智輝(Will)在理工大學電子及資訊工程學系的Final year project題目,本來他還有另一個題目的,但想了一晚,覺得還是這個題目比較適合他,便選擇了。一切源於家中有位撞聾爺爺。

「爺爺是弱聽人士,自我有認知以來他都有配帶助聽器,可能五、六十歲開始便已如此了。」Will說,爺爺是因病還是操勞而影響聽力已無從稽考,他只記得爺爺即使有配帶傳統助聽器,仍然會有不少溝通困難:「從助聽器聽到的聲音其實好嘈,旁人都會聽到助聽器入面的噪音。對他來說,不帶會完全溝通不到,但帶了,亦只是聽到少少。」

文智輝大學畢業2年來都在經營自己的初創公司「樂聽」,研發智能手機助聽App。(高仲明攝)

助聽App分為室內、室外和空曠場景mode,「空曠場景為有回音的大劇院而設,但老人好似不太常用。之後的Pro version想做針對茶樓那類嘈雜環境的降噪mode。」Will說。(高仲明攝)

寫手機程式改良助聽功能

由細到大,他們一家跟爺爺說話都會大聲一點、多說幾遍,Will其實都很習慣,只是他會覺得,助聽器的功能其實還可以好一點。「入理工讀EIE(電子及資訊工程學系)後,知道智能電話的處理器好犀利,或者可以用手機處理器做到降噪、放大傳統助聽器聲音的功能,令助聽器的音質效果更好,於是便由FIP(final year project)開始研究。」結果令他十分鼓舞:「其實近20年有各種各樣的algorithm(演算法)已經好成熟,可以應用在不同場境,做到降噪處理。」

最終,這份畢業功課為Will成功摘A,但如何將意念實踐?Will參加了大學的Start Up創業比賽,贏得10萬元種子基金,2015年畢業後便與大學師妹成立初創公司「樂聽」(Chears),研發助聽app。

弱聽令老人更孤獨

為了研發助聽app,Will走訪了許多老人中心,訪問長者了解弱聽對生活的影響。「他們覺得最困擾的是怕子女覺得唔耐煩。尤其本來聽力正常,到七十多歲才開始聽力衰退,講電話時要子女講幾次才聽到,老人會覺得唔好意思。他們好想與子女多談幾句,但又真的聽不到,唯有當自己聽到和回答,子女便覺得你『九唔搭八』,久而久之便有磨擦和隔閡。」

Will很理解老人那種「已沒什麼人跟自己傾談,期望可與家人溝通」的需要,因為他為了體驗弱聽,曾經試帶耳罩一整天,感受無聲的世界。「一開始覺得好正,成個世界好靜、得你一個。但時間久了,你會覺得沒有人與你互動——你好聽到自己內心獨白或心裡所想,卻又覺得整個世界唔關你事,會孤立自己。」Will如此形容:「弱聽令老人更加孤獨。」

有個案的小朋友因不滿玩手機被責罵,透過「掟嘢」發脾氣。(資料圖片)

一般手機有物理降噪功能,即過濾外界環境的雜音,令電話通話更清晰。而助聽器的降噪是不同的功能──助聽器會收集環境聲音並放大,讓使用者聽得清楚,但過程同時把雜音放大,反而令人聽不清楚,降噪就是將變大的嘈音降低,不影響需要聽到的主要音源(signal source)。

由於手機沒此部份功能,他們透過軟件將降噪的algorithm放入手機,實現此功能。「開始有愈來愈多手機有相關的助聽器功能,但通常要配合名牌助聽器系統內的設定,用途是方便調校助聽器。但這類高級助聽器售價對老人而言相對昂貴,一個中等質量助聽器約五千到三萬不等。」Will指以軟件做到傳統助聽器功能,成本只需十分之一,「而且可以應用不同的降噪algorithm提高助聽音質,用者便會聽得更舒服。」

產品剛獲2017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最佳智慧香港(數碼共融應用)」銀獎。

因為任性

這兩年來,Will花了一年多時間寫手機程式,希望解決現有手機助聽程器程式的聲音延遲(latency)的問題,他從外國研究文獻等得靈感,透過程式改寫讓聲音在硬件的最底層處理;然後再向硬件進發,第一代產品是有線耳機,第二代希望研發藍芽耳機,他透露三月將會展開Kickstarter眾籌,希望籌得20萬港幣作產品開發。

Will坦言,這兩年都是沒有收入的狀態下去做開發工作,和他開荒的師妹拍檔,在畢業後因為需要全職工作而離隊,現有新拍檔加入。這些情況在許多初創公司十分常見,讓Will堅持下去的原因是什麼呢?

「是有少少任性,自己想做,便要做出來。中間遇到好與不好的事,都不會覺得太驚訝,因為仍未到最想去到的位置。」Will把他的公司叫做「樂聽」Chears,希望聆聽對弱聽者也可以成為快樂的經驗,因為他記得爺爺第一次用智能電話代替助聽器時,開心得不停說話。「應該是之前的耳機,他不太聽到自己講什麼,別人講什麼。」爺爺有什麼要說?其實都是家常說話,「但你feel到佢係笑住講嘢嘅。」Will笑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