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嘉年華 1】公眾場所辦性活動艱難 主辦商:被認為黃色活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個周末中環海濱兩個大帳篷內很熱鬧,入場者在一個不見天日的空間觀看「成人」娛樂節目。一個猛男請女觀眾上台、圍着她跳貼身舞;另一邊廂日本女優與觀眾大戰五回合玩包剪揼,每次輸了要脫下身上一件衣飾,這是香港首個開放公眾的成人嘉年華,負責策劃的展覽公司10年來申請不同會場,即使表明節目合法,至今年才於香港成功舉辦。

香港近10餘年間亦有不少民間團體籌辦性別文化活動,就算被逼遷到室內密封空間,內容依足法例,依然遭不少反對團體到場抗議。性文化節創始人兼港大精神科教授吳敏倫覺得,香港人對性忌諱又恐懼,總不能大大方方公開談性,反問性教育何以只局限於學校。亦有性組織認為今次的嘉年華只為娛樂,沒真正討論性這回事。

香港人應該在哪裏、怎樣談性?

攝影:陳嘉元

澳門成人用品展開放公眾入場看表演

負責策展是次香港成人嘉年華的本地公司縱延展業,2008年已在澳門威尼斯人酒店租得場地辦成人用品的貿易展,也在展期最後一天開放公眾入場看表演。行政總裁老旭華當年已籌劃於香港也有同類展覽,至2013年,終於在會展成功舉行香港首個成人展,但只限性玩具等情趣用品的廠商與零售商到場睇貨傾生意,普羅大眾一律禁止進場。老旭華說,數以千計港人於是每年過大海購票參加別人的成人博覽,「一直有聲音想我哋不如喺香港辦啦,但當我們申請在香港辦公眾的成人展,外界總與色情掛勾,覺得我們做黃色活動,所以申請場地一直很困難。」

會展、亞博、九展和有政府背景的科學園、啟德郵輪碼頭他們都試過申請,「喺場地管理者心目中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題材咁敏感,政府轄下嗰啲場我哋問都唔敢問。」老旭華說。他的策展公司幾乎每年也請香港場地公司往澳門成人展觀摩,「現場感受吓,成人展呢樣嘢係咩嘢,見到都係好普通,有大隻男同一啲舞蹈表演,唔係佢哋諗嘅色情或『成人』嗰回事。」

策展公司行政總裁老旭華自言是商業公司,看到香港女性市場在成人節目也較大需求和開發空間,便以女性情慾為今年年主題之一。

+12
+12
+12

女優著衫、裸體油畫家以大象道具遮掩

老旭華綜觀世界各地的成人展,倫敦、東京、台北、北京、上海和廣州的大城市早已有這類展覽活動,部分城市如在歐洲和澳洲更有不少表演者赤裸上身,其中是次來港的澳洲裸體油畫家Pricasso以往多次在當地的成人展示範以陽具畫畫。「喺香港因為要遵守香港法例,所以他只能套上大象道具掩着下體繪畫。女優在香港也著衫的,表演者最盡是著比堅尼。我們請律師看過表演者的服飾和演出、場內佈置,更列明只准18歲以上人士進場,確保所有活動皆合法。」老旭華說。

根據香港法例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 第148條「在公眾地方的猥褻行為」,任何人在公眾地方暴露性器官,或作性行為,有機會觸犯猥褻暴露身體的罪行。若無合法權限或辯解,在公眾地方或公眾可見的情況下,猥褻暴露其身體任何部分,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罰款$1,000及監禁6個月。

世界各地都有成人展,老旭華指在廣州等大陸大城市多著重女優,目標客戶為男性,定位傳統,這次香港則以女性需求為主。

老旭華強調成人嘉年華只是一個娛樂平台。開幕這夜勁歌熱舞,來自澳洲的猛男勁舞團由西裝脫剩一條短褲,跳到台下請女生摸摸他的肌肉,舉手投足都使女生們尖叫聲連連,跳畢15分鐘表演,還能多付250元入暗黑的房間「私人跳舞」。幾個男觀眾在另一日本AV女星舞台限時鬥快做掌上壓,勝利者能隔着膠片一親香澤,或入場者再付費獲「私密約會」;也有AV女星在台上玩遊戲輸了要脫衣,動作惹人遐想。同場還有鋼管舞大賽,及在台灣推廣BDSM的繩縛大師表演。

封閉空間辦性文化活動屢遭反對 

縱然這些節目全在中環海濱活動空間的兩個大帳篷內舉辦,近日有市民於網上發起要「盡心盡力」投訴場地公司Central Venue Mangament,並「使他們知道很多香港市民不滿,下次不要輕易借出場地」,甚至有人表示要到場抗議。

四位日本AV女優也來港表演,玩遊戲每次輸了要脫下身上一件衣飾,脫衣時動作挑逗,惹人遐想。

主辦公司過去在新聞稿指這次要把「性放在一個正常的論述下」,老旭華自言是商業機構,沒責任改變大眾的性觀念。「我們只是把關於性或成人的真正內容俾大家睇。係中國人觀念根深柢固,講起性就諗起負面嘢。」

不論商業公司,或非牟利機構如性教育會、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過往辦與性有關的公眾活動均遭反對。

曾任兩屆基督教性/別文化節籌委的鄭浩霖記得,去年他們透過中大學生報成員,向中文大學申請場地期間,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成員多次向大學投訴,認為這類活動有傷風化。就算後來籌委在大學內獲一個學生管理的地方借出場地舉行,把全房門窗貼滿報紙封閉着、查參加者年齡和身分證,或今年在私人地方舉行,依然遭反對組織抗議。

是次展場亦有性商店擺檔,吳敏倫認為香港人應該多接觸認識這類實用用品,不應大驚小怪。

「社會覺得性是私人空間才可講的,而且只限於reproduction(生育),公眾地方有關於性的言行舉止就是異類。」鄭浩霖說。他本身是中大地理與資源管理系的性別地理學研究生。「所以香港性工作者在街上招客是誘使他人作不道德行為、情侶在街頭打野戰是破壞公眾體統罪。我們在甚麼空間做甚麼,有文化和法例規範。」

人稱性博士的吳敏倫於2006年已舉辦性文化節,早年在中環行人專用區以露天嘉年華形式舉行,討論不少社會禁忌的性話題。但他說,在這樣沒遮掩的空間,難以管制入場人士,容易犯法。「有啲家長唔敢帶細路來中環,有些行過見到又報警說我們犯法,雖則政府很中立,只要我們唔犯法、守規矩就得。」後來他們移師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舉行,較容易限制18歲以下人士參與。

但這些性文化活動每年依然被部分市民投訴。去年更有性商店面向天橋播宣傳片,也遭投訴並鬧上淫審處,這城市的公眾場所是否容不下人們談性?請看下集:【成人嘉年華2】性活動屢遭踩場 被指敗壞社會風氣,使人淫賤?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