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嘉年華2】性活動屢遭踩場 被指敗壞社會風氣,使人淫賤?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個周末中環海濱很熱鬧,香港首個開放公眾入場的成人嘉年華一連四日在這裏舉行。澳洲猛男勁舞團、裸體油畫家、日本AV女優、台灣藝術家和本地鋼管舞者在兩個大帳篷內的舞台上,上演連串「成人」娛樂節目。負責策展的公司曾於澳門辦過同類成人展,10年來一直向香港不同場地公司申請,覺得今年成功舉辦如此難得。

不過,這次「成人」活動依然被部分市民指責在公眾場所辦「性活動」敗壞社會風氣,亦有不少性組織認為節目內容只為娛樂「性」,沒性小眾意識,亦沒真正討論性這回事。

香港人應該在哪裏、怎樣談性?

攝影:陳嘉元

上集:【成人嘉年華1】公眾場所辦性活動艱難 主辦商:被認為黃色活動

上回講到成人嘉年華搵場難。商業活動如此,倡議組織就更無力。

性博士:性活動使人更淫賤?

人稱性博士的港大精神科教授吳敏倫早在2006年已舉辦性文化節,即使由早年在中環行人專用區以露天嘉年華形式舉行,至近幾年移師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每年依然有團體踩場,「他們巡遊一圈,指責我們敗壞社會風氣,使人更淫賤,18歲以上都不可以參與。我們反問有什麼證據說明『社會更淫賤』。」吳敏倫常常請來保守人士到場分享觀點,認為香港落後的性觀念需要討論才能進步:「香港性教育太過唔公開。其實各方面性知識都要知。」

跳舞女郎穿上性感舞衣與猛男表演,有性組織質疑觀眾是否只想這些主流的男女歌舞,若性小眾來演出會否讓大眾帶來新鮮感,希望認識更多?

+9
+8
+7

去年有性商店面向天橋播宣傳片,更遭市民投訴並鬧上淫審處。吳敏倫認為性教育不足,讓成年人行過目睹「性」尷尬失措。他嘲弄道:「太暴露的成人或性感廣告,細路見到不太好,家長唔識教嘛,香港有些人性教育水平很低,自己見到掩眼亦無法跟小朋友說是怎一回事。」

他倡議性教育應該公開開班講,因此這10幾年四處推廣多元的性。他和另一關注性議題的學生組織基督徒學生運動,每次辦性文化活動,皆包含同性戀、殘障人士性愛等不同的性課題。

成人嘉年華是一場消費買賣。場內有不少攤檔需付費,如這檔收費四百元提供顏面貼乳和耳朵按摩等貼身服務,一個服務者在簾後招客。(陳嘉元攝)

主辨商:打造娛樂平台只為牟利

是次由商業公司主辦的成人嘉年華則以「女性情慾」作為主題之一,請來澳洲猛男勁舞團、本地情色女攝影師和鋼管舞者到場擺檔表演,部分活動更需額外付百元。策展公司行政總裁老旭華數算節目內容,「十場有九場都是滿足女性需求的,只有女優以男性為目標對象。」他希望吸引女性和年輕情侶入場,覺得:「係一個教育過程,今次之後政府同場地公司都知道我哋個concept係邊度,入場睇下唔係一個掛羊頭賣狗肉做啲色情嘢,係一個娛樂平台。」

但這些節目內容,以及主辦商於開幕前取消一個討論女性情慾的分享會,被不少性組織指摘僅在娛樂和消費「性」,亦欠缺性小眾意識,一般性小眾對此興趣不大。老旭華回應:「我們是商業機構,不是NGO,無責任推動或改變甚麼性觀念。我們目標是大眾娛樂,若日後計算性小眾市場夠大,或者可以開發。」

下集 - 成人嘉年華爭議跟進:【成人嘉年華3】藝術品以泥膠貼遮乳頭、取消情慾分享會惹爭議

性小眾組織認為,這次嘉年華只照顧異性戀者市場,沒有關注同志需要;也有性小眾媒體於網上發文,希望主辦商有社會企業責任,相信這也能為公司牟利。

場內鋼管舞大賽中,惟一一位男生,便是香港少有的男鋼管舞者Leon,他說過自己是同志也是小眾。

成人嘉年華無助了解多元的性?

曾任兩屆基督教性別文化節籌委的鄭浩霖認為,一直以來主流心目中好的「性」,除了必然要於私人地方進行,更需要一男一女夫婦為生育而作,「但sexuality也有很多種,卻常被忽略或邊緣化。」

鄭浩霖覺得如今在香港談性,不止符合主流市場賺錢,還有這幾年常於社會提起的多元的性。但他翻開節目表一看,「這些節目只是舊瓶重用。每人看sexuality不同。但香港談性是否只是肌肉男、女優而已?還有小鮮肉呢,其實也受男同志和女生歡迎的啊。」

他以香港Pink Dot嘉年華為例,當中亦得到不少跨國企業贊助,覺得主流節目與性小眾活動能共存,鄭浩霖說:「好,就當用商業角度來看,如果有些人入場睇完猛男騷,也同時看到性小眾在欣賞甚麼,性小眾也能參與主流節目,這樣才能擴大利潤。」

一場女看男表演。老旭華說希望這次之後成人玩樂重新定義:「成人展就係一個嘻嘻哈哈,大家入嚟飲酒食嘢同娛樂嘅地方」,又指若其他組織想辦性小眾活動,也可以自行租場舉辦,「我們對市場有優先次序。」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