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尋死的人演出過去 單親、欺凌、失戀傾訴無門:社工話好小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Suey說,那是「立立亂」的一年:「中三嗰年發生好多嘢,我同當時嘅男朋友係嘈得好緊要,加上我喺班入面俾人蝦,諗過自殺。」事過境遷,Suey現在已經大學一年級,多年來已無提起這段往事,直至成為《鈴蘭》這套話劇的演員,才重新面對埋藏於心底裏的傷口。

這天晚上正為星期六演出的話劇排練,她與另外6位演員穿上全白色的戲服,重演她中三那年面對的困境。她說:「這是個風水輪流轉的故事。」

攝影:鄭子峰

這天晚上,Suey與另外6位演員穿上全白色的戲服,正為星期六演出的話劇排練。

欺凌他人結怨被報復:有種俾人除晒啲衫審犯嘅感覺 

小學時,Suey的朋友屈指可數。升中後,她結識了4個經常到處「蝦蝦霸霸」的朋友。為了「埋堆」,她模仿她們「火爆」的說話和做事方式,群起到處欺凌別人。她曾經將同學的書包丟出走廊,撕爛別人的功課,在操場脫下同學的褲;為了懲罰向老師告發的同學,Suey一巴掌打在對方的臉上;每隔兩、三個月就被記一次缺點。她還覺得當時「好威」:「覺得好玩,想令人覺得尷尬、不知所措,好鍾意睇佢哋咁樣嘅反應。」 誰也沒想到,昔日欺負人的Suey後來失勢。 

中二起,Suey的壞同伴逐一退學,只剩下一個同伴,勢力大不如前,曾被欺凌的同學對Suey「報復」,連唯一的朋友也選擇離她而去:「我唔知(點解),可能佢唔想俾人Bull(欺凌)囉。」到了中三,她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Suey每天上學回到班房,就得面對半班以上同學的欺凌:「我喺學校我真係好唔開心,我會由放學返屋企喊到返屋企。」有同學恥笑她肥,弱小的心靈很在乎,她刻意讓自己「變靚」。
總之都係唔想佢哋再講我任何嘢。」 曾有一次,幾位同學無故搶去她的外套,指著外套上的污漬不斷恥笑:「咁臭㗎。」半班同學圍觀着,他們將外套拋在地上踐踏,踏碎Suey的自尊:「有種俾人除晒啲衫審犯嘅感覺,真係無地自容。」為了逃避,Suey曠課,兩個月沒有上學。 

中一那年,Suey與壞同伴群起欺凌別人。

缺乏家人關心傾訴無門 社工:呢啲好小事

那時單親家庭長大,早就習慣獨自承受一切,也沒有固定的家:「我成日俾人當波踢來踢去,搬咗好多次。」有時跟着姑媽或表姐同住,家裏的「大人」也不時常關心自己:「寒喧幾句實有嘅,深入嘅真係唔多,好少同佢哋講心事。細個都唔敢同佢哋講,成日覺得佢哋好惡。」「好惡」全因為他們動不動就「爆粗」。Suey曾以為駐校社工是唯一可以分享感受的對象。

有次社工邀請Suey到社工室,她說出被欺凌的事件和感受,但感覺完全沒有任何幫助:「佢淨係成日問我最近ok嗎,我唔ok,同你講完有用咩?」欺凌的情況不斷,Suey還記得社工曾經向她說:「唔使擔心,呢啲好小事㗎咋,你忍多陣啦。」Suey只覺無奈:「哦,我可以畀咩反應佢?」她也不再寄望社工的拯救。

曾有一次,幾位同學無故搶去她的外套,將它拋在地上踐踏,踏碎Suey的自尊。

被男友背叛 引發尋死念頭

每天飽受欺凌,同時還要面對男友的辱罵:「用粗口鬧我,話我公廁,好難聽嘅說話,係接受唔到。又周圍講我,但係我乜都冇做過,其實真係好hurt(傷心)。」苦無傾訴對象,堆積負面情緒。一切也在瀕臨爆發的邊緣時,Suey發現男友有第三者。

「係好多個結扣晒埋一齊,解唔開。」Suey決定.....

如果你是Suey,你會怎樣做?《鈴蘭》劇場特別之處在於觀眾的參與,故事發展到一半,演員會邀請現場觀眾建議解決辦法。 

重生、改變

後來的Suey如何呢?

分手以後,Suey打算從家裏的窗口一躍而下,結束一切。

那時嫲嫲及時哭着阻止:「做咩自殺啊,嗰啲男仔唔要罷就啦。」Suey回頭凝望嫲嫲擔心的樣子才醒覺:「嫲嫲係一手一腳湊大我,所以我好錫嫲嫲。佢拉返我返嚟,我就覺得唔可以再令佢傷心。自己諗返起都覺得有啲心痛,做咩要搞到咁, 因為嫲嫲我就冇選擇自殺。」 

Suey鼓起勇氣重返校園。因之前曠課,起初Suey被學校停課,兩個月的時光都在圖書館渡過:「嗰段日子,喺圖書館裏面咩書都睇過。隨機抽咗本書,其中一句說話就係,其實你唔需要理人哋點樣睇,係你點樣睇自己。嗰吓就開竅喇。」Suey學會將別人惡意的批評不放在心上。

重讀中三,新同學不清楚她的過去,Suey也一改舊日「火爆」的脾氣,注意自己的言行。

鍾俊彥:「每個問題總有解決嘅方法,有時可能我哋鑽牛角尖,或者我哋唔知點面對、點解決,唔識開口問。我哋開口同人講、求助嘅時候,其實解決方法總會有,仲有好多選擇。呢個係成個劇場最重要嘅訊息。」

演出自身故事:畀個機會自己面對返

Suey升上大學,鮮有重提往事,有朋友向她介紹《鈴蘭》生命教育劇場,讓參與者要分享曾面對過的難關,將它化成故事演出,藉此勉勵正受困的青少年,同時讓人關注青少年的問題:「嗰陣細個,依家想用返21歲角度去睇吓,同埋畀個機會自己面對返,因為都收埋咗好耐下。」 

排練過程中,雖然Suey說有種傷痕被挖開的感覺,但也能解開心結。故事發展到一半,演員會邀請現場觀眾建議解決辦法:「有一次我就揀咗同中一畀我蝦嘅人道歉,嗰一刻真係淚崩,好似做咗一樣一直想做嘅嘢。依家當然冇機會去做,因為我已經搵唔番佢。」 因為演了出來,才知過去了,疤痕未有平服。

負責計劃的基督教香港信義會青年才藝學院助理經理(劇場及培訓)鍾俊彥說,《鈴蘭》代表希望和幸福,也有「零難度」的意思:「每個問題總有佢解決嘅方法,有時可能我哋鑽牛角尖,或者我哋唔知點面對、點解決,唔識開口問。我哋開口同人講、求助嘅時候,其實解決方法總會有,仲有好多選擇。呢個就係成個劇場最重要嘅訊息。」 

生命教育劇場社區演出@觀塘 VESSEL 03

日期:2018年4月7日(星期六)

時間:下午二時至四時

地點:觀塘 VESSEL 03 (觀塘海濱道86號)

費用:全免

查詢電話:21533940(香港青年才藝學院)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