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狗之城.序】被淹沒的動物議題:人都未搞掂,點理動物?

撰文:來稿
出版:更新:

「人類想到動物時,唯一言行相符的地方,就是言行不一。」美國動物學家安德魯.羅文(Andrew Rowan)寫道。這句話點出了動物權益、動物倫理當中牽涉的法理與情感,往往難以三言兩語定論誰是誰非。外國如是,香港呢?國際間對動物議題的矛盾尚且有空間梳理,反觀香港,我們被住屋、教育問題淹沒;每當提到動物議題時,總會有一票人暗忖:「人都未搞掂,仲點樣理動物?」
特約撰稿:柯詠敏 攝:吳煒豪

去年11月,特首林鄭月娥於社交平台上載了一條影片,提到港人除了關心房屋問題外,還發現原來有不少市民關心動物權益。她口裏這個「發現」刺痛了不少長年為動物爭取權益的人士,也教我們「發現」特首原以為港人對動物不聞不問,即如她任內首份施政報告一樣—49,000字的報告中,沒有隻字與動物相關。

近年港人愈發關注與我城共生的動物,野豬、大嶼山水牛、社區貓狗,而芸芸眾多動物當中,狗隻依舊是人們的寵兒。然而,從居住條件看來,則難以感受我們對狗隻的愛—除了公屋禁止養狗外,大部分的自置居屋及私樓亦不歡迎狗隻;原以為鄉郊村落是狗兒的世外桃源時,現實告訴我們城市化發展逐步逼近,橫洲、新界東北以及大嶼山村裏的貓狗,或許因為推土機而失去原生地。面對居住環境處處受制,彷彿迫使我們來到絕處—將狗隻棄之不顧。

總有人批評:「明知不可為而為,為何還要養?受苦的不是狗兒嗎?」然而,當我們指摘狗主時,為什麼不能反問「為何不能養?」繼而再逐步討論規則及監管方法。如今養狗問題來到了跟前,往往只淪為二擇其一的選擇題。當我們習慣於既定的規則下生活,如何共同建立真正的動物友善城市?

系列文章

【無狗之城.一】公屋與狗不可兼得:動物就等於污糟,會攻擊人?

【無狗之城.二】主人上車、毛孩只有搬家一途:喺公屋養狗似偷渡

【無狗之城.三】當毛孩成為謾罵工具:一場居屋法團養狗戰

【無狗之城.四】橫洲毛孩自生自滅:人都未搞掂,政府點會理啲狗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