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狗之城.三】當毛孩成為威脅工具:一場居屋養狗法團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曾有人說笑,修補社會關係只要一張可愛的毛孩照片即可。守護毛孩,好像比核心價值更核心,但現實真的是這樣嗎——我們很容易去聲討無良主人,但不齒背後,有沒有一些潛藏在我們常識中的、被忽略的原因?)

於林敏如(Jacy)而言,這個周末並不尋常。因為24小時過後,赤柱居屋龍德苑60多戶所飼養的狗隻,或許會因為新一屆業主立案法團上場而遭驅趕。Jacy單肩背着松鼠狗「雞仔」,看見迎面走來的街坊向她微笑點頭,並說:「叮噹馬頭、叮噹馬頭。」二人互相點頭,交換了一個眼神就繼續往前走。

根據網民自發記錄的《全港可養狗屋苑名冊》,全港約900個私人屋苑當中,只得188個准許養狗;居屋方面,亦只有4個屋苑可飼養狗隻。龍德苑曾有望躋身名冊之列—2017年3月,業主大會通過更改公契附表的屋苑守則,准許在屋苑內養狗。

然而,狗主的「勝利」旋即觸發部分居民不滿,繼而上演罵戰、人身攻擊等鬧劇——討論的焦點由監管狗主狗隻轉移到個人身上。「不覺得這裏很像小社會嗎?本應想制訂一套規則管理狗主,如今卻扭曲成這樣。」她低頭看了一下雞仔,掃着牠背說道:「這一切都是為了牠們,要不是當初有人說要『搞我隻狗』,我都不會站出來。」

特約撰稿:柯詠敏 攝:吳煒豪

【無狗之城.二】主人上車、毛孩只有搬家一途:喺公屋養狗似偷渡

「大廈法團換屆,有位女士說『你要投票畀我,如果唔投呢,就告你隻狗』。」Jacy回憶,當初要不是有人說要「搞佢隻狗」,佢都未必會站出來。

四腳不能着地的「雞仔」

周末早上,赤柱的遊人還未算多。赤柱廣場的「狗狗嘉年華」活動還在佈置階段,雞仔已率先入場參與。雞仔是Jacy朋友所養的松鼠狗,現時暫養在她家中。狗如其名,雞仔走起路來屁股左搖右擺,像隻剛出生的黃色小雞。我們離開廣場走往龍德苑時,Jacy一邊牽着雞仔,一邊介紹「野豬路」、社區狗「黑妹」,活像動物友善的模範社區—這個念頭剛從腦海中浮起,瞬間被Jacy的聲音推翻:「過了更亭就要將雞仔放入袋,不能落地行。」

居屋龍德苑的大廈公契的大廈規則15(a)列明:「在該屋苑的任何地方或屋苑任何大廈的公用部分,均不得攜帶或豢養犬隻」 Jacy的丈夫於十年前購入龍德苑一個單位,兩年後Jacy帶同貴婦狗「捽捽」一同居住。那時候,Jacy並不清楚大廈公契的內容,只覺得在自置居所養狗也是理所當然。當她第一次帶「捽捽」落街散步,管理員就叮囑她說:「林小姐,這裏不能養狗,麻煩你放入袋。」

當狗成為威脅工具

縱然大廈公契列明不准養狗,但Jacy觀察到屋苑內不乏養狗街坊,大家會自行清理狗隻的排洩物,與其他居民也相處和睦。兩年後,適逢大廈的法團換屆,Jacy原以為事不關己,卻讓她捲入「選戰」的漩渦之中。「當時有位女士說『你要投票畀我,如果唔投呢,就告你隻狗』。」「吓,告我隻狗?」「係啊,呢度唔准養狗㗎喎。」 

Jacy還記得剛搬進來,眼下的女士曾讚賞過「捽捽」乖巧可愛,但如今為了選票而作出威脅,Jacy發現家中小狗原是旁人眼中的武器,就跟其他街坊傾訴,繼而發現更多類似經歷。可是,那位女士成功登上法團主席,而Jacy則加入屋苑「維權組」監察法團運作。及後,「維權組」揭發時任主席經常利用公款作私人消費,遂把她「拉下馬」,然後與組內四個委員加入法團,而11人當中僅得Jacy為狗主。

擔憂狗屎會跣親人?

Jacy於法團擔任司庫外,還會主動提點其他養狗的街坊保持清潔,希望大家能和睦相處。龍德苑共有984戶,當中只有60多戶養狗。這天Jacy抱着雞仔帶我們到屋苑內的公園閒逛,沿途環境清潔,看不到任何狗隻隨處便溺的痕迹。Jacy多次強調,龍德苑的養狗人數少,幾乎大家都互相認識,可以起提點作用。可是,並非所有人均會外出放狗,真的能逐戶監察嗎?Jacy坦言,前年有位「史納莎伯伯」讓他們十分頭痛。「伯伯養得好污糟,隨意開門放牠大小便,隻狗也有皮膚病,我們勸了很多次都不聽,最後隻狗真的死了,而伯伯則入了老人院。」

這天Jacy抱着雞仔帶我們到屋苑內的公園閒逛,沿途環境清潔,看不到任何狗隻隨處便溺的痕迹。

當以為事件告一段落,同一座新搬來的外國住客養了一隻唐狗,有次進入電梯因沒有拖繩而嚇怕小孩。兩次事件於現屆法團眼中猶如警號—屋苑需要管理狗主及狗隻的行為,繼而收集5%的業主簽名(即約50名)召開業主大會,討論能否修改大廈規則15(a)。

Jacy解釋,15(a)屬屋苑附例,在業主大會上通過半數支持可獲通過。法團希望於現行條例上,增加「對狗主的監管」代替全面禁止養狗,如限制狗隻出入屋苑時間、狗主必須向管理處登記並於狗帶上掛有識別牌子等六條規則。如狗主未能履行的話,管理公司發出第三封警告信後,有權要求狗主搬離住所。各個委員認為當時草擬的規則能保障其他住戶及管理狗主,於去年3月的業主大會表決。

然而,法團當時以100多張授權票通過,但隨即引起其他居民不滿;反對者於一個月內集合300多張授權票推翻早前結果。單看數字,旁人自然認為屋苑反對修例的人數較多,Jacy試圖按捺着情緒反問說:「你知道他們用什麼方法嗎?」

首次業主大會恍似是鬧劇的序幕,反對修改的居民開始拍門「洗樓」,跟多戶居民說明通過修例後的影響,如狗屎會跣親人、增加狗隻咬人的機會及狗屎跣到人後業主要賠償等。Jacy語帶激動地說:「龍德苑的路那麼闊,跣到人的機會有幾大呢?還有,無論是一攤水還是狗屎,如果有人跣親,第三保都係要賠。點解要用這些說話去嚇居民呢?」討論的焦點不再是怎樣監察,讓狗主與非狗主和諧並存,而只是純粹希望將狗隻踢出屋苑。「他們拿到300多票,是因為逐戶拍門,講到養狗最差最差的情況,有些老人家覺得好驚,或者有人覺得唔想煩就簽(授權票)畀佢。」

Jacy面對各種質疑,身體卻承受不住壓力——她患上甲狀腺亢奮症,繼而誘發心臟病,多次進出醫院。

推動動物友善城市寸步難行

兩次業主大會不過一個月,法團的形勢有如山倒。Jacy與法團委員站在數十人前回應居民的質詢。她作為法團裏唯一的狗主,反對焦點自然落在她身上。除了質疑她身為狗主是否應該留在法團,更開始否定她過往四年擔任司庫的能力,討論的初衷早已模糊掉。「有人說我們維修使了幾十萬,又說買桔又買了500幾蚊,有單有據可以查。但佢哋一個傳一個,啲人就會指住你嚟鬧,『500幾蚊盤桔,你做司庫就好賺啦。』」 當時面對這些說話,Jacy盡量保持理性去解釋各種質疑,但身體卻承受不住壓力作出反抗—Jacy患上甲狀腺亢奮症,繼而誘發心臟病。去年3月通過更改屋苑守則,准許在屋苑內養狗後,當晚Jacy的心跳過高,需要送院治理。「心跳最高去到230,半年內幾乎每個月都發作一次,去了七次醫院。」

教Jacy甚為激動的,是眼下說話的街坊曾跟她有講有笑,有些甚至是當年推舉Jacy出任法團。Jacy不解為何過往四年的付出,如今換來無理的指罵。「他們最常講就是公契訂明不准養就是不准,要養就搬到可以養的屋苑。但是街坊都養了這麼多年,為何不能夠踏出第一步去管理呢?他們就是擔心一放寬所有住客都養狗。」 Jacy估計,若然放寬條例的話,大約多10至20戶養狗,仍佔整個屋苑不足一成。然而,無論Jacy及其他委員如何解釋,他們與反對者猶如相隔一道鴻溝,前者難以接受反對者歪曲事實,後者不能理解狗主視狗如命的心態。

Jacy早年因小產而不能再有小孩,她早已視家中小貓小狗為子女。她認識的狗主當中,也各自抱着不同原因飼養狗兒。「有的像我一樣沒有小朋友,有些有情緒問題的朋友,養狗之後能夠令他開心。有些居民甚至話拎走佢隻狗會想自殺—其實有心的狗主會因為想保留隻狗而守規的。」然而,屋苑條例自去年4月被推翻後處於膠着狀態,Jacy至今不打算再提出修改規則,現在只希望換屆後,並非由反對狗隻的人士勝出。這是妥協嗎?「沒辦法。有沒有養狗的居民都好,他們說都累了,不想再爭論。但我會在外繼續做教育推廣的工作。」

來回折騰一年,龍德苑的「成功」例子曾為其他屋苑狗主帶來希望,但到頭來也是原地踏步,Jacy點着頭說十分可惜。「有人曾說過要推動香港動物友善,不如由自己屋苑做起先,我試過了,的確寸步難行,所以希望政府可以帶頭,放寬公屋居屋養狗的規例。」

把狗趕出屋院,是解決問題,還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延伸閱讀:

【無狗之城.序】被淹沒的動物議題:人都未搞掂,點理動物?

【無狗之城.一】公屋與狗不可兼得:動物就等於污糟,會攻擊人?

【無狗之城.二】主人上車、毛孩只有搬家一途:喺公屋養狗似偷渡

【無狗之城.四】橫洲毛孩自生自滅:人都未搞掂,政府點會理啲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