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教育】教育制度欠甚麼 我們用心填補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們常口號式地說「令社會變得更好」,但具體上怎樣變?怎算好?相信由教育著手會是個有效的起點。Teach4HK創辦人Arnold想到一套「教人自教」的理念,讓項目老師邊教邊學習成為領袖,他日在社會工作時以自身影響力回饋社會。

五張圖,讀懂什麼是「項目老師」:
+2

比大公司面試還嚴謹

看Arnold外表年紀輕輕,抵達時風塵僕僕,像剛下課的學生趕來受訪,誰知他是跟某大公司的高層開完會,談談來年與Teach4HK的合作計劃。大部分人以為Teach4HK是一個義教組織,只要對教育感興趣、不求回報的便可參與。「抱有這想法的人基本上都不會通過面試,我們第一年收到一百二十多份申請表,獲錄取的卻只得六人。」Arnold笑說。我說想在Teach4HK工作比在大公司還艱難,他笑著回道:「你見工時面試者也會問你香港01的價值是甚麼吧?答不出Teach4HK的理念,便不適合作為項目老師。」

離開投資銀行的工作,這次我想投資在社會。
Teach4HK創辦人 Arnold

Arnold揀選剛畢業的大學生為項目老師,一方面看中他們未來對社會的影響力,另一方面是欣賞他們的率真和熱血。(龔嘉盛攝)

他強調Teach4HK的本質不止是教書,而是透過教育企劃改善社會。參加者都是剛從大學畢業的人,他們在基層學校當十個月的全職項目老師,跟其他老師一樣任教主科,提供優質全面教育予基層學生。期間Teach4HK會安排項目老師與各界專業人士及領袖會面,學習可持續革新及領導才能方面的知識。完成計劃後,他們從任教過程培養領導才能,在培訓課程學會其他專業知識,那邊廂,Arnold早已與多個大型企業磋商好,讓完成計劃後的項目老師可直接獲得管理培訓生(Management Trainee)的面試機會。他日項目老師當上領導層,自然會以具有同理心的方式於各範疇回饋社會,推動香港教育作出根本性的改變。Arnold也會邀請他們回來當新一屆項目老師的導師,讓Teachk4HK繼續薪火相傳。

走出禮堂大門後,我跟學生扭作一團哭起來,他反倒過來安慰我說不要緊,這刻我們再沒有老師和學生的身分,而是共同體驗著挫敗的二個人。
項目老師 Janet

剛畢業的Cathy(左)和Janet(右)是本屆Teach4HK的項目老師,在為期十個月的全職教學生涯裡,自問學到的不比學生少,如領導才能和面對挫敗。(龔嘉盛攝)

教人自教 共同體驗挫敗

創辦Teach4HK初期,Arnold每周約開十五次會,除了跟學校推廣計劃,更大部分時間是跟各大企業磋商,一方面是游說對方支援計劃,另一方面是為項目老師舖路,包括培訓和就業機會。他們先要完成六星期的暑期培訓,然後進行為期十個月的全職校內授課,每月會收到一萬元的津貼。「正因這收入遠比一般老師低,我相信他們都是懷著滿腔熱血而來,而非為了金錢或其他利益。至於提供大企業的面試機會只是回應他們的熱誠,我當然很感謝他們的付出,但最終成功與否還得看自己。」

+13
+12
+11

上年參加者當中有多倫多大學畢業生,今年則有剛在港大和科大畢業的Cathy和Janet,二人從未想過當老師,卻因為機緣巧合在Facebook看到Teach4HK的宣傳而感興趣。「幾個月來有次經歷特別深刻,那次同學們組成隊伍用英文在台上講解自己的企劃,其中一位學生的英文較弱,縱使我在午休不斷跟他練習,演講時仍被其他老師要求刪減讀白。走出禮堂大門後,我跟學生扭作一團哭起來,他反倒過來安慰我說不要緊,這刻我們再沒有老師和學生的身分,而是共同體驗著挫敗的二個人。」Janet說。Janet的經歷正好說明教育與學習是一體兩面,教育者自身也能通過教育達到自我成長,尤其當那個人是新鮮人,Teach4hk是他們的第一個僱主。

項目老師的表現透過教師評估表被量化,成為Teach4HK的社會價值,決定Arnold是否應該經營下去。來到第四年,數字漸見起色。(龔嘉盛攝)

投資一元 化成5.88元社會效益

作為社企,要平衡收入及支出確是不容易,尤其在營運首年,為了游說學校參與計劃,他們願意免費提供項目老師,因此項目老師的薪酬要全數由Teach4HK支付,那年Arnold成功申請了「星展社企優化基金」,資助足以支付項目老師的一整年薪酬;最近星展銀行的同事更擔當社企導師,為Teach4hk提供營運和審計上的支援,這些專業意見對於初創企業來說尤其重要。「那當然不包括我的部分,營運首兩年基本上我都是無償工作,即使現在我的薪金也只有八年前初入投資銀行工作時的一半。相對自身的收入,我更關注Teach4HK實質為社會帶來多少價值,若那只是流於理想面而沒實質作用,我得認真考慮應否繼續下去。」

跟一般老師一樣,Cathy日常的工作不外乎上課測驗、留堂補課。(夏晉賢攝)

Arnold談起價值時擲地有聲,昔日面對大額上落,每分每秒都能以金錢換算,如今營運社企,業績依靠「教師評估表」,心態上如何調整?「商業思維跟社會效益並非處於對立面。簡單而言,社會效益是指一些項目在實施後會為社會帶來甚麼貢獻。Teach4HK的社會價值可透過項目老師、校長和學生等持份者被量化,現在我們投資的每一元,都會變成5.88元的社會效益;創業家的大膽嘗試和自我批判精神,令我可將事業不斷推進,道理好比我們將教育理念灌輸予未來企業家,再以他們的創新方法回饋社會,也是一種再教育。」

 

了解更多Live Kind 社企故事:go.dbs.com/hk-livekind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