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島民哀歌.一】搭N車兜足57個站 夜更工友寧在公司hea天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家住青衣南的梁生是一名侍應,於九龍城一間西餐廳返夜班至今十多年。夜班的工作時間是下午3點到晚上11點。在準時下班的情況下,梁生會乘搭41號巴士回家,30多個站,車程約一個多小時,車費$8.4,他說還好,對一個要養活一家五口的基層人士而言,夠平就得。最頭痛的是OT到凌晨12點幾1點,公司雖則有超時補水,每個鐘60蚊,但如果用百幾蚊搭的士返屋企,那兩三小時凌晨工作的勞動酬勞就全花光。於是,他會選擇花廿幾蚊搭的士到旺角,再轉乘N241回家,車費$15.8,途經深水埗、長沙灣、荔枝角、荔景山、葵芳、貨櫃碼頭,才入青衣民居。凌晨1點收工,往往三點幾才踏進家門,梳洗完躺到床上的一刻,已是凌晨四時多,60多歲人,這樣的捱更抵夜跟大學生的「開夜車」相比,毫不浪漫。梁生一家五口多年來只去過三次台灣旅行,他形容:「凌晨返青衣仲耐過飛轉台灣。」

青衣人多年來對於深宵交通怨聲載道,深夜過後只能靠一架途經57個站的N241回家(入到仲要青衣兜足14個站),想快捷點搭小巴的話,可以趕地鐵尾班車,搭去荃灣,再轉通宵小巴402S回青衣。當然你可以選擇搭的士,有錢的話;基層,就注定要青衣一夜遊。

N241,是凌晨時份由九龍區返回青衣的唯一選擇,由紅磡站總站開往長宏巴士總站,共57個站,全程行車里數約為22.9公里,是香港通宵行駛路線之中,最多站的巴士。

青衣島小檔案:

不少人以為青衣只是個小島,到達市中心等於返屋企,其實青衣面積為10.69平方公里,比10.02平方公里的灣仔要大;

由青衣站到「青衣半山」長亨長宏邨,搭小巴都要十分鐘(未計等車)

人口方面,據統計處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青衣為184,167人,比灣仔的180,123人多,人口密度較高,但交通配套與灣仔相比,則差天共地。

島民即使「返到青衣」,還需要乘搭其他交通工具接駁才回家。

夜班工友寧在公司等頭班車 M記都唔肯送外賣

李志豪於物流公司的後勤崗位工作,不會凌晨下班。但他知道不少前線同事需通宵工作,深夜過後就困在青衣走不了。

+9
+8
+7

青衣「島民」李志豪比梁生幸運,在島內的物流公司做文職工作,不用擔心太晚下班要長征。不過,他亦有同事在其他區居住,太晚下班有諸多不便。在青衣航運路、青尚路一帶有不少物流公司,李志豪指,有不少工友們需要在深宵工作,開工開到凌晨五六點就比較「幸福」,因為可以搭日間的交通回家;如果不幸地卡在中間,做到三四點就比較尷尬,他說:「附近好多物流公司、船廠、油庫都要返通宵,佢哋寧願hea到第二朝有頭班車,好過坐N241,與其搖個幾兩個鐘出市區,不如喺公司hea到有正常車嘛。政府一方面鼓勵物流業進駐葵青區,(優惠地)租畀佢哋做倉;另一方面又冇做好交通配套,已經唔好講呢邊夜晚完全飲食配套,即係冇熱食供應,凌晨連麥當勞都唔肯送外賣入嚟,話驚俾人打劫。」

政府於2010年和2012年透過公開招標,推出兩幅位於青衣,合共4.8公頃的用地作提供第三方物流服務。

特首林鄭月娥於本年度發表的《施政報告》提到,政府未來會繼續在不同地點物色土地作物流用途。政府特別讓其中一幅位於青衣東南面的近兩公頃用地,租期首度增至七年,以便租戶有足夠時間「回本」。該土地可用作貨櫃貨物的集裝和處理、露天存放貨物或貨櫃或供貨櫃運輸相關的收發提貨單據行業使用。

「附近好多物流公司、船廠、油庫都要返通宵,佢哋寧願hea到第二朝有頭班車,好過坐N241,與其搖個幾兩個鐘出市區,不如喺公司hea到有正常車嘛。政府一方面鼓勵物流業進駐葵青區,(優惠地)租畀佢哋做倉一方面又冇做好交通配套。」李志豪說。

「我媽話,我寧願你(晏咗)唔好返屋企」

李志豪曾修讀物流及交通課程,一直關心香港的公共運輸系統。政府的運輸發展方針為「鐵路優先」。時任特首梁振英在2013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及「在長遠的公共交通及運輸規劃上,我們會以鐵路為主,巴士為輔。」2014 年,政府發表《鐵路發展策略 2014》,就鐵路的發展定下未來十多年的發展藍圖。

他認為政府以鐵路為主的理念並無不妥,只是此系統跟不上時代的節奏,「呢家好多工種都係夜晚返工,有時夜晚點幾鐘返嚟青衣都見到好多人,好多服務性行業都要夜晚收工。對一般人嚟講,12點係咪夜?8、9點收工,去完飲都11點幾12點。青衣仲要冇通宵巴士過海,出完港島,窮嘅就搭紅van去旺角,再轉巴士(N241),成件事要兩三個鐘。我媽話,我寧願你(晏咗)唔好返屋企,等多陣搭(日頭)巴士仲好,因為我搖到五點幾返到屋企,會見到頭班車開,時間好尷尬。」

李志豪認為現在有不少工種都需要輪班工作,然而九巴的通宵服務未能便利居民。

搭「泥猛的」迫住犯法?

李志豪所說的追不上時代節奏,意即打工仔的活動時間愈推愈遲/長,當城市仍在叫囂,主要的交通工具已在沉睡。另一青衣居民黃一婷在港島的律師樓當秘書,有時工作至凌晨一兩點,也只好選擇搭的士換休息時間;因為收工遲,和朋友的聚會自然愈約愈遲,如果在旺角吃飯,趕不到尾班車,她會選擇坐「泥猛的」(合乘的士)。

事實上,為節省時間,不少青衣夜歸民都迫住到旺角朗豪坊附近搭「泥猛的」,廿幾蚊有交易。不過,泥猛的超速、濫收車資等新聞不絕於耳。加上「泥猛的」並非合法,根據《道路交通(公共服務車輛)規例》,的士司機兜客及「釣泥鯭」活動屬違法行為,分別可判處最高罰款5000元和入獄6個月,以及罰款10,000元和入獄6個月。保險條例訂明不會保障違法行為,如乘客因乘搭「泥鯭的」而遇上交通意外則難以向保險公司索償,故島民為求方便搭泥猛的有一定風險。

坐「N車」坐足個幾鐘都看不到家的終點,搭「泥鯭的」危險得來又欠保障,坐小巴要碌入荃灣,島民可以點?多年來島民希望有小巴由旺角開往青衣,經社區人士爭取及倡議後,亦有小巴公司表示有興趣,最後何以不了了之?詳看下集:【青衣島民哀歌‧二】街坊搭N241瞓醒都未返屋企 何不增設小巴?

為節省時間,不少青衣夜歸民都迫住到旺角朗豪坊附近搭「泥猛的」,廿幾蚊有交易。不過,泥猛的超速、濫收車資等新聞不絕於耳。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