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話.5】離婚家庭輔導專科 探視中心資助不足需自費租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一個離婚家庭的關係如同站在鋼線上左搖右擺,社工就是操控鋼線的角色。一個家庭:丈夫、太太、兒童能否安穩地走下去,十分依賴社工的輔導做得如何。恩悅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社工呂清華形容:「如果輔導做得好,佢哋條路就係咁行。」

每一步調解,包括夫婦問題的癥結所在、孩子的情緒、是否適合夫婦二人一起調解等等,社工的判斷要絕對準確。「三輸,三贏只是一線之間。如果探視中心做得好,小朋友不用做磨心;否則三輸,照顧孩子的一方家長會感到吃力,離開的家長、小朋友會有好多遺憾和情緒問題。而探視中心作為一個開始,將輸的局面變為贏。」呂清華的意思是將離婚的後遺症減至最低。

攝影:高仲明

香港家庭問題對社會造成很大的負擔,然而政府投放的資源遠遠不足,有關社工的心聲,請閱讀:

上集:【離婚後話‧4】離異家庭問題頻生 社工:一人要處理100宗個案

探視中心與現時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功能有什麼分別?恩悅家庭服務中心主任葉麗碧姑娘打了一個比喻: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像是普通科門診,「中心有好多環境、工作性質的限制,有時不能全面跟進個案,要轉介。」離婚家庭卻並非普通科能處理,有很多不同性質的專業知識需要培訓,例如離異家庭的孩童輔導。她指現時社工需要處理不同種類的「病例」,如單親問題、夫婦關係、親子關係,難以專注在親職共享、離婚夫婦家庭協調等領域發展。另一邊廂,現時香港家庭福利會「親子薈」亦只能做到探視的功能。

在環境上,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地方不足,辦公室硬梆梆的設計亦不適合作為探視中心,呂姑娘說:「其實選址好重要。試過探視過程不順利,小朋友年紀太小,加上大人另有配偶,來到中心好不自在。」有些一方家長希望在公園探視,但夫婦二人之間缺乏互信,「怕對方搶仔,所以探視中心就非常重要。」

香港哪一區離婚率最高?

教育程度越高,離婚機會越低?

欲知詳情,請點撃下圖:

現時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猶如醫院的「普通門診」,處理多方面的家庭問題,社工難以專注為離異家庭服務。

資助不足 機構自貼租金

所謂「一條龍」服務,恩悅認為探視中心至少要能做到婚姻調解、兒童輔導、親職協調、培訓、社區教育等各方面的工作。香港婦女中心協會總幹事廖珮珊提到,在協調離異家庭過程中,男女雙方應各有社工跟進,確保社工的中立性,不受個人價值取向影響。現時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有為正離異的婦女提供法律支援,廖珮珊期望能加入探視中心的服務。然而,在政府現階段擬撥出的資源下,社工似乎不看好探視中心能夠發揮效果。

葉姑娘指,現時不少機構需要自付租金。以港島區為例,現時乙級商廈的租金每呎400多元,「一個探視中心至少要有3,000呎,都十幾萬一個月。」

工廠大廈租金會稍便宜,但以約每呎100至200元的租金,月租也要50,000元以上,對機構而言極其沉重。「那5,000多萬不但給探視中心,還要給打仔組(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社署營運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又會增加11個人手,資深社工人工又非常高,咁餘下多少錢給五間探視中心?」探視中心的選址亦極為重要。葉姑娘指,全港島區只有一間探視中心,位置不能太偏,「中間位可能在灣仔,但租金一定貴。」

社工:我們不視負能量為壓力

兩位社工在恩悅工作多年,從未婚到成為母親,從昔日當婚姻輔導工作到現時綜合家庭服務,見證社會對婚姻觀念的改變—婚姻並非兩口子的問題,「透過你的工作,發現婚姻是家庭的核心,婚姻好的話,小朋友成長好好多。」在女人眼中出軌的男人是壞透的,但在社工的眼中,他不等於不忠的爸爸。一對婚姻出問題的男女亦可能跟成長背景有關。「這是從千百個案經驗所得,」她們看出一代影響一代,無法中止輪迴的命運。她們輔導過一些在離異家庭成長的人,因未見過男女如何相處,或感到被遺棄,故在工作及在社交方面都失去信心。睇到呢啲,就知原來社工輔導角色係非常之重要。」

能夠抵得住這份疲累,因為她們深深體會家庭輔導的重要性。呂姑娘說:「我不視之為壓力,因為前面有一個願景。」有一段時間,呂姑娘插入門匙一刻,要想想自己的情緒狀態,「有時候即使仔女撲過來,我都會話『畀媽媽沖過涼先』。」社工每天承受悲傷,葉姑娘記憶深刻的一次是,一位再婚婦人指控不忠的丈夫,宣洩怒氣時把社工當成丈夫:「你怎能這樣對待我?」呂姑娘說:「我擔心不知不覺食咗佢嘅怨氣,我移開自己的凳,避開彈頭。你說是負能量嗎,輔導員都要警惕。有時我都要提醒自己,對人要有憐憫的心。」

又曾有一位美麗的太太哭訴丈夫出軌,卻欲魚與熊掌兼得,「我好記得,太太在輔導房痛哭的那種折磨,你嗰種心痛呢,覺得你做的工作好有意義。我好明白先生不忠帶給她那種痛。這真是我的動力,疏導她的情緒,看到她的情緒開始接受,開始看清自己婚姻狀況的圖畫,可以做到決定,這就是工作滿足感。」

編按:

政府統計處2016年中期人口報告顯示,香港去年離婚男女已逼近28萬人,離婚人口是1990年代三倍,由每年約6,295宗上升至2016年17,196宗,令香港離婚率躋身全球第九位。不少學者分析香港離婚率高企的原因包括年輕夫婦婚後分居、女權抬頭、中港婚姻和託兒服務不足等。

然而,簽紙離婚並不等於解決了所有煩惱,離婚後將要面對排山倒海般的問題。財產分配、撫養權的安排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子女教育,例如如何讓孩子明白父母婚姻的難處,以至如何處理孩子的情緒和長大後的婚姻觀。此外,基層單親家長的情緒輔導以及對託兒的需求等等亦備受關注。

政府在今年的財政預算案中,為離異家庭設立五間探視中心,盼望能收「共享親職」教育之效。然而,額外撥出的5,600萬元經費的資助,又能做到什麼?

上文節錄自第111期《香港01》周報(2018年5月14日)《離婚後話》。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