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話.6】母苦忍廿年方離婚 影響女戀愛:要求婚姻完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其實,Jenny不算在單親家庭長大。母親一直忍耐至她長大成人,離家幾天參加大學的迎新營,母親才放膽在家裏與父親攤牌,叫他搬離這個家。但她確實在破碎的家庭長大,與父親關係難以想像的疏離,父母在家裏總是歇斯底里地喊打喊殺。以至今天她23歲,記者請她以過來人的身份給單親孩子寫一封信,她久久未能下筆:「我覺得自己仲未出到嚟,你明唔明?」

她猶記得迎新營後回家,父母沒有對話,她大概猜想到「一定又鬧咗場大交。」然後母親說等待20年,等到她參加迎新營不在家的日子,媽媽盡情地把心中的鬱結,如排洪般流瀉一地,淹沒她丈夫。Jenny問:「點解而家先離婚?」母親的解釋是,等她終於成為大人,不再需要父親,家裏不需一個男人,她有能力處理巨變與情緒的時候,是適當的時候解脫。「你真係諗多咗。」Jenny說。

攝影:高仲明

家暴是成長陰影

她至今還好好地保留小時候的Hello Kitty髮夾,記掛着母親替她梳辮子,封印着她和母親一段短暫而又美好的時光。「對於一家三口的回憶,真的……沒有。」打從她小四開始,家裏好比黑幫廝殺的後巷,父母總為着小事而喊破喉嚨。她記得一次在房間裏做功課,聽到「嘭」的一聲,她知道又出事了,「但我躲在房裏面,好驚,不敢出去,驚會被罵。」後來她在房裏聽到母親在話筒裏跟奶奶哭訴:「你個仔又發癲,用煙灰缸鑿落我個頭度。」她總會躲在房裏,故作不知。

到吃晚飯的時候,她若無其事地步出房間,鋪枱布,拿碗筷,叫爸爸吃飯,「我會不斷講嘢,好怕會靜落嚟,或者佢哋有機會又嘈。」有些時候,情急之下她可以鼓起勇氣,擋在母親面前:「有次爸爸扯媽媽頭髮,我衝出去站在他們中間。」

她至今還好好地保留小時候的Hello Kitty髮夾,記掛着母親替她梳辮子,封印着她和母親一段短暫而又美好的時光。

與父同一屋簷下卻如陌生人住進劏房,甚至連鄰舍也不如。「我一直好害怕父親,不敢跟他說話。小時候有東西想找他修理,會叫媽咪跟他說。就連他生日,都不敢跟他說生日快樂。」唯一的回憶是,父親教她數學,他卻失去耐性,對她指罵。「我同媽咪講,我覺得爸爸鍾意你,多過鍾意我。至少他會記得媽咪喜歡吃什麼,我喜歡吃什麼,他一定不知道。」

媽媽至今仍說爸爸其實對她很好,至少戀愛的時候,二人爭吵了,爸爸會站在她家樓下等她幾日幾夜。可惜,二人的成長不同步,媽媽認為有家室要以家庭為重,爸爸卻愛花錢,更愛賭錢,更輸掉了一家三口的房子,有時候更在媽媽的錢包裏偷錢。

人變得現實 深明金錢可影響關係

「所以影響到我個人都好現實。」升大學時,在社會科學與商科之間,她選了後者。畢業後進入地獄般的行業—會計。她並不喜歡會計或數學,但覺得可以「搵到錢」。「所以,我好勤力,好捱得。」

記者可以告訴你,她不是貪慕虛榮的「港女」,存着那種有樓有高潮的腐朽思想,而是她早就體會到「原來金錢可以影響一段關係」。她會計劃先置業後成家,然後多少年以後再置業。

反而這種每步計算的性格,跟時下喜歡隨風追逐自由的男生格格不入。剛從女子中學升上大學的時候,有不少追求者,她都退避三舍。後來終於拍過一次拖,成長中的不安無所遁形。「其實他沒有做過什麼,但我常常懷疑他,check佢WhatsApp,」又會覺得男友沒有計劃將來。友人都說他只有25歲,男生未有計劃將來也正常不過。關係難以修補,唯有寄望下次戀愛要來的時候能走出不安的陰霾,「我不是對婚姻有恐懼,反而是對婚姻有過分完美的憧憬。」

哪區離婚率最高?欲知詳情,請點撃下圖:

+2

上文節錄自第111期《香港01》周報(2018年5月14日)《離婚後話》。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