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爆笑館」推廣棟篤笑文化 演員:香港人判官上身最難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人基本上將棟篤笑和黃子華劃上等號。即使其他香港演員開show,都是模仿著這種一人舞台「不斷講」的模式。因為香港人好實際,有金句袋落袋,那張㩒到手殘才撲到的票,才值回票價。但原來棟篤笑有各類型的模式,可以在酒吧,亦可以是一場默劇、咪咀,甚至讓人笑了過後,紮心離場。

香港其實還有好幾位棟篤笑表演者,致力推動棟篤笑的文化。如07年獲得「Hong Kong´s Funniest Person of the Year」的香港印度人Vivek、全職媽媽Matina、霸氣辭職的IT男阿Tim連同幾位棟篤笑表演者組織「爆笑館」,Vivek說:「我哋想成立一個平台比所有人試吓嚟玩,唔止係搞show,而是有責任帶動呢個文化。」他們正在籌備「爆笑節」,本月26日亦有棟篤笑的表演,當中更加入「即興喜劇」的環節,或將咪傳到觀眾手上,與表演者一同參與「爆肚」的遊戲。

攝影:鄧倩瑩

他們成立爆笑館,希望推廣棟篤笑的文化。

即興喜劇  觀眾都要開口?

即興喜劇有千百種玩法,其中一種就是由觀眾隨意提案一個命題,考考表演者即席「接龍」,姑且看其能派出多少彩蛋;有些玩法亦能讓觀眾即席發揮。記者問:「講棟篤笑咪好,點解要挑戰自己?」Tim拍拍心口說:「因為我覺得自己太有天份,要覺得搵啲難度。」剝開其「自大」,真正答案是可以訓練表演者的轉數,「某程度上都幫到我哋嘅棟篤笑嘅。」Matina說。爆笑館成員向來走美式棟篤笑的路線,強調與觀眾之間的互動。Tim言:「通常我哋問外國棟篤笑演員,點解你哋嘅互動咁好,佢哋原來都係一個答案,就係玩即興喜劇。」當然,一個人站在台上,讓幾十位觀眾一同挑機,難以每場都魯芬急轉彎,隨時「冇貨」,「所以我哋係一班人玩。見到對方幾秒接唔到,有啲尷尬,就知佢唔掂喇,咁我就即刻頂上。」Vivek說。因此,幾位成員平日相約練習,練熟玩法之餘,要培養默契,隨時補位。

「但其實,有時甩嘴都會覺得好得意。」Vivek說。

Vivek模仿香港人睇show「判官上身」的一副不屑嘴臉。

香港人判官上身

甩嘴?香港人一定大叫回水!Vivek坦言香港人是最難哄,總是怕被看穿笑點低而忍笑。有次Tim分享帶其侄仔到便利店,侄仔看到一包藥,把包裝上的字「先咬後吞」,「佢將咬字分開嚟讀(先口交後吞),觀眾係唔敢笑。」對比東南地區的觀眾,人家總是練定肌肉等著開懷大笑。Tim曾在澳洲一家酒吧開show,有位觀眾聽到一個笑位,看友人一眼,慢怕地傻笑一下,「呢啲香港唔會發生。」他們形容香港人是「好似判官上身咁。」Matina感同身受地說:「係啊,明明其他人都笑晒,佢(一位觀眾)都係唔笑。」然後完場後,那位觀眾走近Matina身旁,以他那種低沉而冷淡的「野口同學」的語調,說:「幾好笑。」語罷,轉身便走,Matina笑言:「佢好似冇咗笑嘅肌肉咁。」

Tim說5、6年前他們剛做棟篤笑的時候,香港人帶著考官的心態入場,Vivek即席模仿香港人睇show的時候總是側著頭,一副不屑的眼神。Tim:「啲人態度好似扭親條頸咁。」Vivek:「香港人會覺得,你素人一個,你識講嘢,我都識,點解我要畀錢你講嘢呢?」表演者開show之初,必會搞搞氣氛,著觀眾「畀啲聲嚟聽吓先!」,Vivek:「大家覺得『做乜畀啲聲你聽』。」「開頭係好大壓力。但我哋都好鍾意棟篤笑,唔係人哋唔笑,我哋就放棄。過咗呢個難關,啲人明白呢群人係玩棟篤笑,會明白呢個文化。」

Vivek起初於酒吧、餐廳主動尋找棟篤笑表演場地。(受訪者提供)

只怪港人太愛黃子華

「香港人太習慣一種棟篤笑的風格,而觀眾係要培養。」Vivek說。香港人早就被黃子華寵壞了,總覺得一個人站在台上不看台詞講足幾粒鐘,觀眾可以將金句拎走才能「封神」,但講求互動的美式棟篤笑其實各有難度。細小的表演場地,表演者與觀眾距離相近,觀眾一舉一動都影響演出,「你唔可以扮睇唔到。」Vivek說。

例如某次Tim演講中途,有一對遲到中途入場的情侶,肆無忌彈經過台前,Tim心想:「係咪當我透明……」個子矮小的Tim此時自嘲:「嘩,你睇吓,我企喺台度都矮過佢。」奇招一著,惹得觀眾大笑之餘,那對情侶亦能自省悟身。Tim:「我好鍾意去到最後,同觀眾的關係變成朋友。」然而,互動佔整場表演的比重要拿捏得好。「全部互動,即席爆肚,啲人會覺得做乜比錢你開party咁。」Vivek說。因此,Matina形容演說的時候「腦要開幾個窗,一邊互動,一邊諗緊點樣兜返落原本講緊嘅內容。」

他們希望讓香港人認識到棟篤笑更多種不同的風格。例如美式棟篤笑不一定有主題。Matina:「香港觀眾成日問今晚係咩主題,我哋話『我哋就係主題』。」Vivek笑稱「我哋好環保。」美式玩法與「子華風」有別,每場演出沒可能每個笑話都是「全新」,總有些循環再用。「我哋希望唔同觀眾都可以嚟聽嗰舊嘢。」更重要是,笑話需要經過反覆驗證,「今次啲觀眾唔笑,可能漏咗呢個位,下次加啲嘢又再試效果。做咗廿場之後,嗰舊嘢(笑話)就會好靚。」

比起紅館,Tim更喜歡與觀眾近距離接觸,而他走美式棟篤笑的路線,講求與觀眾的互動性。

不談政治 講生活

要令香港人甘心樂意笑出聲,每一個笑點都是左度右度,度到髮根都開叉。Tim舉了一個例子,他總是不明白為何酒店請人開門,沒錢弄一對自動門。觀察有趣,卻要經過用詞修飾和包裝,才能成為一個好笑的爛gag。

爆笑館幾位成員,平日則像中學時期組織「自修小隊」,每週設定功課練習,如每人就一個題目,列舉25個笑點,互相啟發;每週開Facebook live,當中有一個「花生友」時間的環節,在生活中隨意拍一幅相片,然後說一個笑話。Vivek:「我哋唔鍾意講政治,反而鍾意講生活。」棟篤笑表演者就是要提高生活敏感度。「例如有啲人放八達通喺屁鼓褲袋,擺個屁鼓上去嘟,嘟唔到,哎呀,要增值個pat pat先。」「個樂趣係點樣搵到一個辦法形容呢件事,令到一個唔識我嘅人聽完會笑,係呢種滿足。」爆笑館還會定期舉辦「open mic」的節目,讓人上台初試啼聲。Vivek:「啲人會覺得你都未準備好,做乜要嚟聽。但有時就係見到佢甩甩咳咳都好笑,然後下星期又可以見到佢點改良。」

Matina分享在澳洲觀賞過一個喜劇表演,表演者全程扮演兩個角色自我對話,過程幽默搞笑,最後道出曾自殺的經歷,讓人笑中有淚,紮心離場,很有深度。

堅決不走黃子華的路

子華收山,是否意味著一群後起之秀的出頭天?Tim卻堅決地說:「我哋唔係要走黃子華的路,我哋係舖自己條路。」他們的風格從來不一,Matina:「只係香港人習慣pop culture(流行文化)行先,你唔識佢,就唔會畀錢去聽,但正如要聽好音樂,唔一定要去紅館,香港酒吧都可以有好正嘅Jazz。」他們從比賽入行,然後到各區酒吧、咖啡室、西餐廳尋找表演場地,真正從小社區開始建立自己的名氣,然後開始跟機構、學校、老人院合作。他們一直尋找自己的定位,Matina分享媽媽湊女經;Vivek從分享少數族裔的生活開始;至於阿Tim可以大談IT男的趣事,他說笑道:「佢哋定位好清晰,有時我都諗我嘅特點係乜,究竟係咪要直男扮gay先突圍而出呢?」直至今天,他們仍是手裏拿著石春,邊行邊鋪路。

頭5年冇錢賺

Matina:「啲人成日喺我哋facebook留言tag朋友:『你都可以做棟篤笑賺錢』。心諗,邊有錢你賺咁開心。」Tim與Vivek不約而同地說:「頭5年基本上冇錢賺。」Tim笑說:「我阿爸都唔明我做緊乜,成日叫我唔好擺咁多心機落去,成日躲在房裏,有時唔知去咗邊,可能以為我去犯毒。」他們當初仍然靠著打工的一份糧,然後從freelance,到全職棟篤笑。最諷刺是有機構會找他們談如何不怕失敗,他們偏偏立志不做打工仔的一群。Vivek:「好多人未做過freelance覺得好正,但做咗就知唔係咁正。公司隨時執笠,打工隨時比人炒,最好其實就係做二世祖。」

爆笑館節目:

日期:26/05/2018

地點:動漫基地 3/F

票價:$200-$360

 

Tim《講真㗎》 棟篤笑

時間: 7:00 pm - 8:00 pm

購票網頁:https://etickets.hk/tc/project/halloflaughs/tim201805

 

Matina 個人騷【媽媽媽媽聲棟篤笑】

時間: 2:30;5:30

購票網頁:https://etickets.hk/tc/project/halloflaughs/matina201805

 

阿V主持 爆笑館 即興喜劇

時間:20:30

購票網頁:https://etickets.hk/tc/project/halloflaughs/180526improv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