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場景.上】骨灰級影迷舊區朝聖 發掘香港另一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破碎的玻璃窗,光透進來灑落在樓梯間,半黑不白的牆壁已然剝落,空氣中盡是濕濕黏黏的氣息。灰暗的走廊涼颼颼的,房門半掩,地上的舊照片無聲訴說着住戶來不及收拾、匆匆搬走的事實。

這樣一個十室九空、讓人皺眉的地方,卻吸引電影發燒友王冠豪三不五時跑來朝聖,因為這裏曾經是好幾部港產電影的取景地。

攝影:吳鍾坤

這些在耀東街上的唐樓群,曾經人聲鼎沸,幾十個家庭居於此,樓下的大牌檔人來人往,隔壁菜檔阿姐的叫賣聲總是久久不散。但自2010年起,發展商恒地開始密密收購此地業權,據悉集團有意將南昌街、巴域街、耀東街三個地盤合併發展商住項目,目前南昌街地盤將建臨時組合屋,巴域街業權已全收,耀東街則有部分業權待收。

昔日旺盛熱鬧的耀東街已被恒地收購大部分業權,如今人去樓空,一片清靜。(吳鍾坤攝)

從場景認識社區

這些靜待清拆的唐樓群近年除了吸引不少廢墟愛好者前來探險外,亦成為港產電影的取景地。《樹大招風》曾拍下巴域街清拆前的面貌,《踏血尋梅》捕捉了譚耀文在長發麵家吃麵的一幕,後來《幸運是我》中陳家樂飾演的阿旭,又坐上耀東街與石硤尾街交界的天台。

「《踏血尋梅》白只居住的舊唐樓門口便在這裏,上面寫着萬人協會。」王冠豪翻查資料,發現這個協會原是國民黨組織,有強烈的反共背景,過去每逢雙十節,他們會在天台唱國歌升國旗。「深水埗本來便是一個頗有政治色彩的地方,近年許多人提及『六七暴動』,但很少人知道由國民黨與黑社會發動的『五六暴動』(1956年雙十暴動),其殘暴程度比『六七』更甚。」

翻查資料,原來萬人協會曾是國民黨組織,昔日曾在天台上唱國歌升國旗。(吳鍾坤攝)

當年深水埗、油麻地都是暴動的據點,有人在雙十期間撕下青天白日紙旗,國民黨借題發揮,攜武器到處掃蕩,後來又在大埔道與青山道交界,火燒瑞士副領事夫婦。「後來看到坊間一些野史,講黑社會如何在深水埗、荃灣為非作歹、殺人強姦,真的很恐怖。這讓我想到杜琪峯《黑社會》裏的和聯勝,現實中真的有這個幫會,他們在香港淪陷期間,協助當權者維持秩序。」

北帝街對照。左為電影《新不了情》截圖。

重建後不見靈魂

和聯勝在戰後不知所蹤,萬人協會亦早已銷聲匿跡,連眼前的會址亦將湮沒在重建的煙塵裏,他心中難免失落,只因類似的唐樓群消失得太快,一年半載,便是天翻地覆。海壇街與南昌街交界的為群公寓便是一例,幾個月不見,舊外牆被髹上新簇簇的灰黑色,預計翻新成服務式住宅。這座1957年落成、呈弧形設計的街角樓又稱為「散仔館」,一樓以上各層都加建陽台至行人路邊緣,由於當時鄰近深水埗碼頭,打工仔出入方便,業主看到商機,遂將陽台圍起,劏成小型獨立單位,租予單身人士。至1990年代政府開始大規模填海,為群公寓優勢不再,丟空近20多年。去年上映的《狂獸》,張晉其中一幕打鬥便在這裏拍,荷里活電影《攻殼機動隊》也在此取過景。

「近年政府拆了很多珍貴的場景,如美荷樓、耀東街、高街鬼屋、尖沙咀前水警總部,這些可以重建,但重建出來的美荷樓你覺得如何?還有沒有那種靈魂?」翻新外牆,改變格局,加入新元素,社區大洗牌,簡單而粗暴。像深水埗這樣的舊區,值得被更好對待,「深水埗好正,每條街都有自己的個性。元州街賣家俬,福榮街是玩具街,福華街賣衣衫,鴨寮街專售電子產品,汝州街盡是手作配件,看似沒有規劃,但同類型的生意又會聚在一起。」

深水埗看似凌亂欠缺規劃,但不同的街道又聚集着相同類型的商店,亂中有序。(吳鍾坤攝)

慚愧從未了解香港

喜歡遊走舊區,全因電影。他自小便是港產片擁躉,看周潤發、成龍、周星馳的戲長大。中學時期,每次有新戲上映,他必定捧場,直到1989年發哥的《我在黑社會的日子》上映,三級片,17歲的他未夠秤入場,打算偷雞扮18歲,豈料當場斷正。那個年代,不流行租碟,亦未有翻版,錯過了的電影,許多年後才有機會翻看。

「你知唔知周潤發早年是票房毒藥?」他突然問道。發哥早期拍電視劇大紅,但電影套套仆直,甚至曾拍過不少低成本、粗製濫造的艷情片。當年同樣失意的還有吳宇森,好一段時間都拍不出大賣的片,新藝城派他到台灣做開荒牛,當時徐克鼓勵他拍自己想拍的東西,他便寫了《英雄本色》,戲裏的Mark哥完全是個人投射。本來想搵鄭浩南擔正,後來角色輾轉落到發哥頭上,戲裏戲外互相呼應,結果,電影爆紅,發哥與吳宇森從此走上神枱。

我覺得好慚愧,原來一些我們覺得很普通的地方,發掘下去會有這麼多故事,無論是電影場景的加持,或其他事件,都賦予它其他價值。
王冠豪

提起發哥,王冠豪滔滔不絕,可想而知那個年代,電影之於他是多麼重要的存在。剛巧,他又是在土瓜灣、觀塘等舊區成長,常常夜晚路過鴻圖道見到有人開戲,耳濡目染下對場景多了幾分好奇,睇戲開始留意細節,又會翻查片尾credit,但真正讓他意識到電影場景的魅力,卻源於一個日本朋友。

當日曾在《無間道》裡出現過的膽機店,如今門口依然貼着梁朝偉與劉德華的照片。(吳鍾坤攝)

那年朋友來港,他想來想去,不知道帶他去哪裏玩,唯有去最例牌的星光大道、天壇大佛。有天,朋友問他有沒有時間帶他到海運大廈及鴨寮街,「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去那裏,但去到海運戲院,他走入一條後巷,真係匪夷所思,原來那是《無間道》陳永仁(梁朝偉飾)跟蹤韓琛(曾志偉飾)的場景。」韓琛約了劉健明(劉德華飾)交換資料,陳永仁則跟着韓琛想揪出內鬼,後來劉健明取得資料沿後巷走,發現陳永仁跟蹤自己,氣氛極為緊張。兩人之後又到鴨寮街一間樓上膽機店朝聖,樓梯口至今依然貼着梁朝偉與劉德華的照片,瞬間勾起《無間道》開頭那一幕,陳永仁幫老闆睇舖,偶遇劉健明,那句「高音甜、中音準、低音勁」猶如環迴立體聲般無限loop。「我覺得好慚愧,原來一些我們覺得很普通的地方,發掘下去會有這麼多故事,無論是電影場景的加持,或其他事件,都賦予它其他價值。」

他舉了一個例子,杜琪峯的《大事件》講大賊無法無天,與警察鬥智鬥力,他們匿在佐敦渡船角的唐樓群裏與警察駁火。渡船角的場景容易讓人想到《樹大招風》林家棟的角色季正雄,季正雄正正對應「三大賊王」之一的季炳雄,他當年在渡船角被警察擒下。「捉季炳雄與拍《大事件》的時間相近,可以聯想到電影背後的牽連,而《樹大招風》恰恰又是銀河映像出品,或許亦是某程度的延伸。」他笑着說。

+4
+3
+2

上文節錄自第112期《香港01》周報(2018年5月21日)《骨灰級影迷趕在重建前朝聖 帶你穿梭光影故地》。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