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freelance‧上】兼職講師的倒貼人生:無限OT中的隱形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大學撥款標準與國際排名均與研究掛鈎,造成「重研輕教」,引來講師、導師的「解僱潮」。當中有全職講師被轉為兼職,然而兼職的薪金遠低於全職,他們的「命運」,更是在各院校間不斷流浪,教學質素亦受影響。

Rachel(化名)也正在大學和大專間流浪,多年來沒有穩定的座位、開學前沒有圖書館可備課、沒有助教、「沒有尊嚴。」也沒有穩定的人生——她還流浪到補習社,再加上私補,更去找過洗碗工作,為的是用其他收入補貼生活,讓自己可以教下去。對此她莞爾一笑:「我蠢囉。」卻彷似無悔。「現在可能不會哭了。」她說:「要想方法生存到。」

教下去,原本可以不這麼艱難;在艱難中,教下去,為何仍如此重要?

打開上課的門,需要承受無盡的不安穩,為了等不一定有的合約,其他工作機會也要拒絕。(黃寶瑩攝)

流浪:在被hold的日子無法接job

學期完結了,分數也出了,Rachel(化名)前陣子終於改好考試卷,做好不計入時薪裏的工作,離開那張多人共用、不一定有空位的工作枱,不知道幾個月後是否還會「擁有」那樣一張浮動的桌子。這刻她坐在咖啡店裏,像平日備課、改卷、見學生時那樣。烈日被擋在玻璃之外,那卻是她平日在各間院校間奔走流浪時,會面對的情況,而有時那是雨。

流浪要面對的,就如天氣。「3個月後我還叫不叫流浪講師,我都不知道。」她說。是否叫作失業,都要待幾個月後,看學系是否確實要和她簽新一張約才知道。

也有可能,到了學期中才被叫回去:「(有次)學期中忽然有人不教了,(該學系的教學人員)問誰有空可以去。」只是一接手,就又遇上那種不安定:「被Hold住,中途(接手),到底是第6個禮拜(接手)還是第10個禮拜?期間又不能接(其他)工作。」

大學兼職講師是被制度和學院忽略的隱形人。(黃寶瑩攝)

制度造成的真、假freelance職位:

兼職講師看似和freelancer一樣,都是因短期需要而出現的職位,但其實不完全是。

兼職教師出現的原因大致有三種,一是教授因獲得短期專項撥款做研究,申請減少課擔而要另請講師任教某些科目,造成短期兼職教席;

二是學生對某些學科忽然有較大的需求;

三是學系要教的科目多,但資源已集中到聘請需要做研究的教授,學系只能轉聘薪金較全職便宜的兼職講師。這一類的席位,其實並非短期需要,早前浸大宗哲系全職講師被逼轉為兼職,但工作和系內位置不變,為其中一個被逼成為freelancer的例子。

但無論兼職講師出現的原因是第一還是第三,都源於以研究為先——近年教資會大學撥款與研究掛鈎甚至加入競爭元素,加上國際排名標準重研輕教,致使大學為提高研究評核分數,將資源集中到研究,教學資源相對變少。以中大為例,據教資會數字,334新學制後本科生人數上升逾50%,所得撥款按學生人頭計算亦增加,但全職教員升幅只有不足20%,研究人員卻增逾50%。

另一邊廂,不少學校在長期聘請同一批兼職講師的同時,亦設法縮減教學開支,如聘請到願意兼教多科的全職老師,便有可能在下一個學期不再聘用原有的兼職講師,兼職教席因而更加不穩定。

學期中始摸索到學生特質

確定了任教日子,但學校的評分標準、學生能力等全都不知道,「問過人(其他全職老師),但對方很快就不耐煩。尤其是學期中大家也很忙,畢竟那也不是他們的工作範圍。」——全職教師一學期要教至少兩、三科,本身工作量已不少。但不問清楚,不知道學生能力,又難因材施教,有次到了學期中學生怨聲沸騰,大家坐下詳談,才知道原來他們覺得教材太淺。Rachel說即使有同事簡介,也不會夠仔細,「可能我覺得重要的他不覺得,例如原來學生很『騰雞』,很着緊分數,不可能談到這麼仔細。」她說若是全職,有較多機會接觸學生或教過他們,才能達到較好的教學效果。

他們都很沮喪,我也很沮喪。
Rachel

備課也是一大難題。學校一般在兩、三個月前已「預約」這班流浪講師,但往往要待臨近開學才能確定、簽約,講師要再等行政部辦手續才能取得圖書證,「你沒可能用那開學前的幾天才開始預備,始終要(時間)選書、選文。」Rachel說。她往往在開課前回自己母校付費申請校友圖書證、花錢買書以能提早備課,但如果最後不獲簽約,這些付出都會付諸流水。「愈想(教學)質素好些,就愈要無償勞動。」同一科目在每間學校的內容都不一樣,即使待在同一學校,每年要教的內容也要更新,這種倒貼,也因此無休止。

那些(開學前的)時間你全部都是無名無份,就要把所有東西做完。
Rachel

如果想找到最好的教材,備課時間可以是無限。(資料圖片/龔慧攝)

無限的工時 無限的無償和倒貼

開學後,她以為終於結束無名無份的日子,有時又要等一陣子才申請到網上教學平台帳號,此前需要同事代為上傳教材。這些問題她和學校反映過,卻不了了之:「同事都說:『是啊,我都覺得很不對!』但之後還是沒有改變。」行政人員聽了,更只說做不到。

這些備課、改卷、跟進,全都不計人工。「總之上堂的時間才計。」Rachel說合約不穩的問題在入行前已有聽聞,但沒想到除了不穩,還有無限的無償勞動:「最不知道的是那些不計錢的時數到底有多少,可以無限到什麼程度,尤其是諮詢(時數),同學很不安,想問清楚功課怎樣計,如何才拿到高分,(所需諮詢時間)真的是無限。」她頓了頓又說:「想不到的是(學系)臨時會加很多(要求),原來(這科)又要諮詢,原來要補考,原來要出另一份卷,原來怕學生坐得太近看到旁邊,行政上安排不到,所以你就要出3份卷。這些都是(合約)沒講的,但你就要突然爆出來給他。」

現時大專兼職講師時薪約500元,大學約600至800元,但若除以真正工作時間,實際薪金其實低許多:

若時薪為700元,一個學期13周,一科每周上課3小時(2小時大課、1小時導修),薪金為27300。

據Rachel表示, 實際的工作時間,以一周3課、每班100人為例,再以Rachel的備課、改卷等時間計算,則如下表:

Rachel說兼職講師的生活,是「有某些月份不用做,有些星期不用睡」。要處理學生的分數投訴,更要花許多時間,被掀動許多情緒,心力交瘁。(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收入浮動不敢花錢

一個學期13周,但加上事前事後工作的時間,至少有14周,即3個半月,以上述一科27300元為例,平均每月薪金7800元。因此不少兼職講師會同時在不同院校任教,到了沒課的暑假,就會另尋工作,或盡量省錢。「有時很不開心,想不如落樓下買5蚊燒賣,望了15分鐘……不如都是不買了。」她說。「因為不知道幾時有(合約)幾時沒有,幾份湧過來都要做。」最多曾同時教2科,再兼私補、補習社,有時睡覺也沒時間,備課到天亮,就去上課;但有時3年都沒有課。

據上文計算,一個3學分的課程,不計開學前和課堂完結後的跟進,一周工作時數時數可達約23.7小時,如接2科已需每周工作47.4小時,接3科即需每周工作71.1小時。

Rachel說明白大學教席競爭激烈,沒期望每個學期都找到合約,「(只想)正正常常,全職,計年資,有加人工,有些保障。」但要達到這願望的前提,是全職席位不再被拆散,如此整體席位或會減少,但Rachel說:「那我都會開心,如果我真的不夠優秀、找不到教席,那我便開開心心地去做其他工作。」

現時莫論兼職教席難穩,即使有博士學歷也非穩坐全職之位的方法,最近浸大宗哲系就辭去5名全職講師。「就算全職(有些)也是只有10個月約,整個風氣都是想怎樣減錢,你找到一年全職,他下年都可以轉你做兼職,完全沒保障。」Rachel說。

面對全無保障的生活,她為何、如何堅持?下文將談到Rachel在私補外更找過洗碗工作。 關於薪金低,坊間有言是供求問題,但到底純粹是供求問題,還是也有資訊不流通、權益受壓的問題?詳看下文。

大學競逐國際排名,研究的範圍如果是香港,研究被引用的機會較低,會影響排名,變相令有助香港的研究也減少。(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