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男中年投資百萬辭職做農夫 遭暗標搶高地租:現在total lost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提到連接青朗公路的大欖隧道,大家應該大多只會在轉車時經過。其實轉車站後方是大欖郊野公園,而大欖涌郊遊徑的入口處旁邊就有一個四萬呎的農場。不過這個農場在本月31日便會結業清場。

經營大欖隧道轉車站農場的是48歲的洪天成(Aaron),他人到中年才創業,由「I.T人」變身農夫。和很多刻意入行的年輕農夫一樣,他只是希望種植有營養、沒有農藥的有機蔬菜,令身邊人食得健康,令人們患癌的數字減少。

初衷很簡單,現實卻很困難。創業三年間,他處處碰壁,見證了農業配套支援的匱乏,和家人一手一腳搭建的夢想園地,亦最終因為租約期滿、競投失敗而打回原形。不過,他仍然堅持,希望可以有日找到可以平衡收入與良心的新農業經濟模式。

攝影:徐嘉蒓

農場佔地四萬呎,Aaron一家用了三年時間,建構成這個模樣,但快要打回原形。(由受訪者提供)

往元朗方向的大欖隧道轉車站側有一條小路,往下走、再向停車場方向行約十五分鐘,便會見到農場入口,不過入口非常隱蔽,一不留神會以為迷路了。

平日這裡沒有太多人刻意到訪,多是司機們要休息才稍作停留,但到假日又會非常熱鬧。家長、小朋友來參加導賞團、螢火蟲生態團,Aaron的朋友就來種菜、摘菜、買菜,總之就是休息與歡聚。

一走入農場,先會見到Aaron的兩隻狗衝前歡迎你,沿著由卡板搭建的小路往內走,會見到群山環抱,感覺頓時豁然開朗,空氣變得清澈,很難想像十五分鐘前還在轉車站被廢氣包圍。

這裡種植了羅馬生菜、辣木樹、蕃薯葉、蕃茄、南瓜、通菜、火箭菜、羽衣甘藍、紫蘇等11種抗癌菜,還有龍眼、熱情果、木瓜、火龍果等果實,全部都是不添加任何農藥的有機菜。這是農夫Aaron由始至終的堅持,「我的初心很簡單,就是種好菜。」

中年轉職農夫的Aaron。

農場還有一大堆熱情果未熟成,Aaron即場摘下來吃。

蕃薯葉雖「其貌不揚」,葉面佈滿被蟲蛀過的一個個洞,但它不需添加農藥亦可茁壯成長。

親友離世 毅然下田自及自足

在2014年的某日,一位與Aaron夫婦感情要好的教會姐妹向他們說患上了子宮頸癌。當時Aaron想法天真膚淺,以為子宮頸癌全因親密關係而起,一度責怪朋友的丈夫。正當以為「仲有得醫」,積極為朋友研究採取化療抑或切割的治療方案之際,朋友卻驟然離世,前前後後不過三個月。「好不開心,來不及反應,還在想可以做什麼,就Bye Bye了。」

朋友的死對他很大衝擊,沉澱過後,他心中有很多問題:「癌症可不可以根治?癌症對香港有幾大問題?到底做什麼可以幫到自己,我們他日或會因同一命運而死」,他認為受過教育,應該要為香港做點什麼,於是開始著手研究。

根據衞生防護中心的統計數字,在2001至2016年,惡性腫瘤的死亡率是眾多病症中最高,比肺炎、心臟病、腦血管病等更高。Aaron嘗試找出問題的成因,他認為是進食方面出現問題,比起肉類及加工制品,最大的問題更是來自添加很多農藥的植物。

「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問題?最緊要自己懂得種菜。」因此他出發覓地建農場,開展了自己的創業故事。

Aaron隨身攜帶電腦,電腦內有一大堆報告與文獻,他笑言「電腦人最叻找資料」。

I.T人轉行耕田 自學魚菜共生

在經營農場前,Aaron是個不折不扣的「電腦人」,30年多年來工作都是圍繞著電腦工程系統。「電腦人最叻做研究」,至今他仍然習慣用數據解決問題。他會上網找文獻,到香港大學圖書館翻查魚菜共生的書籍,又到外地修讀課程,學習當地的農業技術運作。他彌補了傳統農夫缺少外界知識的部分,不過經營一個農莊要處理天氣、水、電等等所有問題,他一個人仍有很多不足。

「電腦系統是一個尖端的某部分角落,但現在是一整盤生意。」他說:「電腦3秒內無出現計算結果,要拿去換;但農莊原來不等3個月根本沒有菜會長出來。」他形容種菜如同做實驗,一年只可以做4次,今年種不出菜不會知道原因,只能在下一年同樣時間重頭再試。

Aaron要面對問題比想像中多,經營過程中狀況連連。單是申請用水、用電已經要一年半時間,農地的基本——泥土更出現很大問題。

在2015年,他和太太留意到鄰近大欖隧道的政府短期租約用地招標出租,面積4萬呎、租金卻比私人農地便宜得多,所以非常合心意。他們投標前曾到農地實地視察,當時農地鋪滿草,加上政府在招標寫明用地是作農業及苗圃用途,按字面理解,他們理所當然地認為用地經平整後是可以種植,所以他們滿心歡喜地投標,並成功以月租7,000元中標。

但青草的底下原來是一層層建築泥土、工業廢料,根本不適合種植。他們就此向地政署查詢,得到的回覆為投標即代表全面接受土地的所有條件,「你們應該自己事前做好資料搜集,沒有做好是你自己問題。」Aaron沒有辦法,唯有自行在黃沙上鋪上種植袋,再重新鋪泥,以確保植物不被污染。

他又曾經寫計劃書申請政府的農業輔助貸款基金,4萬呎農場卻只得一筆1萬元資助,「1萬元我可以做到什麼?」屋漏偏逢連夜雨,農場還遭鄰近團體多番惡意投訴,開路、鋪水、拉電也被投訴,單是溫室構築物的高度,地政署亦巡查3次。

「所以(租約)3年時間相當不足,只做基本建設都要5年。」Aaron一再慨嘆。

Aaron的媽媽一直全職務農,每天都是默默做、默默做,心底裡一直為兒子操心。

短期租約用地 遭暗標搶高租金 

Aaron一家都將心血傾注在農場上,太太做兼職幫補家計,嫲嫲全職務農,兒子又落手一起建水壩、除草。一點一滴心血令農場慢慢恢愎元氣,他們感覺開始順利,成功種植有機菜,能賺取些微利潤,農場亦變成朋友歡聚的地方。不過,當踏入租約第2年3個月時,他們卻要面對用地或無望續租的困局。

Aaron租借的用地屬政府短期租約用地,招標時訂明租期為「先定3年,其後按季續租」。含糊的字眼和條文令他擁有期望,一心以為可以在3年後,每3個月交租變相自動續約,結果卻大失預算。

投標以暗標形式進行,Aaron在入標時思量了很久,不想農業一直惡性競爭下去,「農地租金不斷升,我不想做幫兇」。在沒有刻意抬高價錢下,結果當然是落敗,新營運者以他現時租金的2倍價錢中標。他沒有預計過有人會以月租15,000元來租農場,「正常生產菜,這麼高價錢營運不來,菜賣這麼貴沒有人會買,無法支付人工、租金。」他不欲猜測對方之後經營的方向。

由落標距離清場,只有一個半月時間,種子卻早已播入泥土中,3個月後才能收割收成。嫲嫲不甘心,堅持每日淋水,「她覺得菜日日都要飲水,不淋水就會死。」 新營運者拒絕了他們任何形式的合作,不會接收原有建設,3年來一手一腳塔建的水壩、電線、貨櫃、溫室全部都會被推土機拆走,心血全被浪費。

Total lost離場:我無嘢輸

農場經營至本月28日,31日就要清場,死線臨近,Aaron忙著將農具轉讓其他農友,其他植物蔬菜唯有交付有心人接收。

回望3年前毅然創業,Aaron形容當時「無嘢輸」,不過以往從事電腦行業,每月可以有3至4萬收入,每年都可以去旅行;現在投資了100萬經營農場,不但沒有人工,更沒有回本,「投放全副身家,公積金都用了,現在total lost,好慘。」

面對經濟壓力,太太和兒子開始有抱怨,嫲嫲亦不想Aaron再堅持。但他說,仍有勇氣一再嘗試,打算之後與本港3個農場合作,借用場地舉辦生態導賞及體驗活動。

是不是重頭來過?他不認同。「電腦3秒鐘,種植3個月。」他視一切經歷為一個學習的過程,不介意付出代價,「當交學費啫」,強調他還「輸得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