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GS.上】兼職乖孫陪長者覆診談心 救回幾乎失明的婆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Part-Time Grandson(PTGS)的任務,不是伴寂寞的人夜遊,而是晨早八點半鐘,伴寂寞的老人家攀山涉水看診去。在天水圍做地區工作的何惠彬(Ben)最近開始自發做「兼職外孫」,陪幾個沒有家人陪診的長者看醫生。連登討論區有人曾提出做PTGS為老友記提供食飯plan、粵劇plan、祭祖plan,價錢由100至300元不等,不過Ben 提供的陪診Plan不收分毫,讓老人家得以有人伴著做手術,重新看見世界。一次覆診完畢,老人家緊緊握實他雙手。畢竟,這是普遍基層長者在政府隊伍中等一年多才能等到的安老plan。

攝影:李慧筠

晨早九點半,Ben就陪李婆婆(化名)出門,前前後後差不多需時四小時。

八時半出發 乖孫送的聖誕禮物

Ben 八點半鐘到達天水圍,和李婆婆(化名)碰頭。李婆婆今年70歲,是領取綜援的獨居長者,不時腳軟,更麻煩的是她太陽眼鏡後的雙眼看不清楚。Ben伴著她慢慢走,單是從家門樓下走到旁邊巴士站就花了15分鐘。

這段兼職的婆孫關係要從上年中秋節說起。李婆婆在天水圍獨居20年,有次申領地區辦事處的月餅,認識了街工社區幹事何惠彬(Ben)。後來Ben在地區工作,都會跟李婆婆打招呼,但她打招呼的方式是這樣的:「我認到你把聲呀,早晨!」

把婆婆安頓好,便爭取時間在巴士上休息的PTGS。

連登仔固然是開玩笑,但這些長者需要卻是真實的。(網上截圖)

聖誕節,Ben上樓探望給她送頸巾,李婆婆把東西拿上手又問:「係咩禮物?」原來上年7月左右,李婆婆雙眼白內障嚴重,面對面跟人說話也只看見白濛濛一片,在家裡不敢煮食,也只可以清潔眼前的家具。她以為自己老花加深,於是走到眼鏡店,視光師卻說她是白內障。「係我蠢呀,以為自己老花!」Ben之後替她申請港安醫院為基層長者設立的護眼基金,幫她安排盡快做手術。李婆婆現在回想:「是一份好好的聖誕禮物呀!」

然而,一個看不見的七旬長者,怎麼可能獨自從天水圍坐車出銅鑼灣看醫生?於是Ben決定在地區工作時擔任「兼職乖孫」,護送有需要的老街坊去做眼科手術和覆診。

單是Ben 接觸的屋邨,就有數以千計的長者。

九時到達 曾跌斷手不敢出遠門

把李婆婆安頓好在關愛座,乖孫在巴士後座迅速入眠,絲毫不覺巴士在公路上搖搖晃晃。下車後,乖孫扶住婆婆落車,站在大丸前遙想當年。「百德新街落車,落咗車都唔識路呀,以前大丸百貨公司我識,對面係松坂屋(日本百貨公司),都50幾年前啦。」李婆婆年輕時家住九龍,老來住在新界西,半步不離天水圍、元朗和屯門。眼濛濛只記得醫療中心樓下有運動連鎖店,但香港舖換舖日日新鮮,隔一段時間,老人家又認不了路。「以前啲野記得,而家啲野要死記!」但Ben在旁邊還是讚,讚李婆婆記性好。

李婆婆隔一段時間便說,「Ben 好有心呀!」笑得見牙唔見眼。

至少李婆婆記得一個未認識孫仔阿Ben前的故事。七年前她在樓下公園認識一個婆婆,跟她一樣是獨居長者,女兒無暇照顧她;因為病倒,請李婆婆幫她買些麵包帶去屯門給她。但李婆婆搭輕鐵轉車時在月台跌倒,痺痛得無法起身,送院後發現手骨斷了,麵包也送不成。她打電話給朋友,之後也沒再聯絡。她想她今天都90幾歲,或許不在人世了。自此她也不敢獨個出遠門。

獨居長者如屯門婆婆和李婆婆,為什麼會由老人自己互相照顧?如果有伸手可及、價錢相宜的政府日間照顧服務,這些老人家的命運會不會有所不同?

逐個巴士站考視力,這是有人陪伴時才能試試看的樂趣。

十時候診 乖孫化身為「樹窿」

Ben陪李婆婆覆診的幾個月期間,會定期提她覆診的日子,又細心提她休養期間穿開胸衫。「因為眼睛有傷口,怕細菌感染。」李婆婆甫見他就匯報:「我有用棉花印眼呀、我有滴眼藥水呀、我有着開胸衫呀」。

李婆婆有一女兒,但女兒很年輕時就生了兩個兒子,擔起自己頭家已分身不暇。縱有孫兒,大家生活各自忙碌,工時長、生活費高昂,而打工仔普遍很難因「陪伴家人看診」而請假。李婆婆上年7月獨自到政府專科排期睇眼,一排就排到今年7月才能第一次見到醫生驗眼,排在她前面的病人甚至要等足足18個月。「好彩有阿Ben。」她大讚兼職乖孫幫她提前申請慈善基金。花了3個月,她的左眼已經做過手術,看得清楚。否則等政府服務,只能讓白內障再熟下去、嚴重下去,一個雙眼幾乎看不見的獨居老人家,如何生活?

單是橫過大馬路都讓李婆婆沮喪:「我行得慢過人呀!」Ben 陪她慢慢走。

「個女有等如冇。」等待覆診時,李婆婆嘆氣。「我個妹又係獨居。佢有仔女,但無同佢住。社會嘅錯。好少好似你咁孝順呢!」

「佢都記得你眼睛有事呀。係咪佢生活得艱難呀?」乖孫在旁,跟她聊了半個小時。

「有兩個小朋友,又要返工又要買餸。」婆婆態度軟化:「有時都會見面飲茶嘅。」

「我分享返你聽啦,今朝我陪你覆診,到六七點收工,就會去買餸。」阿Ben說:「元朗合益街市好平呀,十蚊三份菜。之後煮飯洗碗,掃地晾衫,轉身望望個鐘已經十點半。要返工又要照顧屋企,都真係好忙。」

李婆婆點頭回應。

李婆婆上年7月到公家醫院排期,今年7月才獲安排見醫生驗眼。

有政府(陪診服務)都要等年幾兩年,過咗世都唔定咯!
獨居長者李婆婆(化名)

眼科醫生已經認得常常陪不同老人家覆診的阿Ben。

十時半看診 政府陪診等逾一年

「李婆婆,知唔知政府有陪診服務?」

「有咩?唔知㗎。𠵱家都有?」李婆婆想一想,再問。

「𠵱家大約要排一年幾。」Ben說。

「有政府都要等年幾兩年,過咗世都唔定咯!」李婆婆擺擺手。

基層長者如果缺乏家人照顧,或因家人本來事忙而無暇陪診,唯有仰賴政府服務。截至今年4月底,有5,902人正輪候社會福利署提供的綜合家居照顧服務、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平均輪候時間為14個月。(見另稿)有些長者唯有找私人陪診員,但收費動輒每小時60至100元,就李婆婆覆診約需四小時的例子,每次約需花費300至400元,更未計她本身要應診的門科繁多,除了白內障,還有精神科、三高和甲狀腺問題,差不多每月都要去覆診。

如等不到政府陪診服務,腳又慢慢退化,如何是好?「如果行唔到,入老人院咯!都要申請呀……」截至四月尾,津助院舍及合約院舍的輪候數字是36個月,足足3年。李婆婆說:「唔諗得咁多,同自己講,船到橋頭自然直。

為什麼老來獨居,或子女忙碌,卻無法獲取基本照顧,在家安老?

原來人好脆弱,變化好快。像我如果不陪李婆婆去睇眼,可能下個月她就完全看不見,救唔返。
PTGS 阿Ben

11:00am回家 兼職乖孫的入行條件係?

李婆婆眼睛做過手術、拆了紗布那天,Ben 和她搭過海巴士回家,經過油麻地果欄時,婆婆凝視好久,跟Ben說:「呢度已經唔係個海啦!」「之前連人樣也看不到,今天她的眼睛連遠遠的果欄都看清了。我覺得修補視力的重要在於令她重見熟悉事物,不致跟回憶割裂。」Ben說。

「做兼職乖孫的基本條件,是你有沒有關注他人需要。你看見社區鄰居有需要,才能去做。」他說:「而推動我去做的很大原因是我也怕死。之前有老人家身體有事,脫離了義工行列後,剛在今個月去世了。我常常說約他飲茶,但原來人好脆弱,變化好快。像我如果不陪李婆婆去睇眼,可能下個月她就完全看不見,救唔返。」

護送李婆婆回家,是PTGS的責任。

這位PTGS同樣也是街工社區幹事,在他日常工作中,見盡不少老人心事和需要。為什麼香港會出現兼職乖孫的需要?無人陪診的長者背後,揭示了怎樣的社會政策和政府對於安老的態度?安老只是一個口號嗎?詳看下集:【PTGS.下】長者靠兼職乖孫過海睇醫生 政府懶理居家安老?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