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田開放】在(倒)泥中央種花 農夫:農業不是一潭死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6月,是太陽花盛開的季節。下周開始元朗新田梁日信(信哥)的花田又將開放,早前農場卻經歷大旱,再歷水浸,不過幸好大部份太陽花仍然盛放。今年信哥新種了兩種品種,分別是有綠色花心的「綠眼睛」、盆栽種「小夏」,他笑着說:「自古成功在嘗試!」近來土地供應諮詢將農田納入選項之一,雨後縱使仍然下着雨,信哥卻總是笑着,如滿田的向日葵。

攝影:鄭子峰

太陽花經歷約3個月,終於長成。「去日本都未必看到。」信哥說。「因為要遇着花期,這裏盛開才叫你們來,就會看得到。」

「綠眼睛高大像model!」

走進田間,湊近太陽花可聞到淡淡的香氣。「你看看是不是好像很大隻的眼睛?」信哥笑容滿臉地說,彷彿看見兒女亭亭玉立般高興。「這些(品種)是『香吉士』,我叫它『大眼睛』,較適合香港的天氣。」走着遇到遊人,他不忘熱切地介紹:「那邊還有幾棵『綠眼睛』呢!特別高好像向你招手那些就是了,很高大好像模特兒、像新彊的靚女,輪廓都不同些的。」『綠眼睛』原名「Lucia」,信哥笑說他都叫它外國人,因為這種太陽花的中心是綠色的,像外國人的碧眼。

幾個月前百合花田開放時,信哥說很期待向日葵盛開,因為百合脆弱經不起遊人碰撞,太陽花卻可容許遊人親近。這個開放太陽花田的願望,卻差點不能實現——近年農場附近遭倒泥、建倉,農地變成低窪,水道亦遭更改,去水能力變弱,上周大雨下其中一片花田遭長時間淹浸,現時一片枯黃;此外信哥指1980年代已向政府申請改善水利,一直未獲答允,這對去水能力亦有影響。不過現時農場其他部份的花未受太大影響,仍有花海可供欣賞。

申請改善水利已33年了,長輩都死了很多,我也快要變做長輩——我都66歲了。
信哥

種植要看天氣,又怕大雨把種子打壞,又怕遇上颱風,信哥說這是做農夫必然要面對的事。只是水利、貨倉等是人為問題,似非農夫原應承受。

土地+陽光+農夫=花海

「全香港的市民開心就可以了,我們一旦不做,你看這些棕地就入侵,到時我們沒了這片淨土的了。」他指着農田旁邊的貨倉。他說辦開放日也是為了教育,過往見到不少父母帶着子女來到,認識土地。他笑着說:「好多爸爸媽媽會帶小朋友來,有次聽到一個爸爸說:『不要亂拔,農夫叔叔種得很辛苦的。』」

為什麼艱苦痛苦經營,我都希望留下去、留守一年得一年,是因為如果我們一走,就全部變了這些頹垣敗瓦,全變了倉,我不想這樣。
信哥

這片花海的生成,除了憑藉農夫耕耘,也需依靠一片肥沃的土地和太陽的能量。今年新種的盆栽品種「小夏」,正是借助太陽的力量,「愈曬愈橙,即顏色愈曬愈濃。」信哥說。他高興地說往年種出來的太陽花,不少都獲父母、學校買去送給畢業的小朋友,「由幼稚園到大學畢業都有。」有些學校更會買一大批,「很開心,全學校,畢業的同學仔、老師、洗廁所的阿姨都有。」花與農田的意義,似不止於教育。

+5
+4
+3

農業=夕陽行業/方興未艾?

最近土地供應小組正在舉行諮詢,農地被列為其中一個選項。信哥有點不忿地說曾有人指農業是一潭死水,面對着花海,他堅定地說:「我們不單止不是一潭死水,還可以持續發展。」農場附近有電子廢料廠,水質疑受污染,令農田無法種菜,他卻找到了持續發展的方法:種花。「不能種這樣便種第二樣,令全港市民都可受惠為止。」

除了被污染的農地可變作花田,1980年代大陸菜供港後漸漸式微的農業,近年也多了人入行,政府復耕計劃有約300人輪候,農業似又重新變成方興未艾的事物。

看着農舍旁的貨倉,信哥說:「為什麼要將我大好良田用來倒垃圾?」
信哥

土盟:土地不應是供應而是分配

「好想借助市民的力量和輿論的壓力推翻它(發展農地的方案)。」他說。「為什麼不福祉我們的子孫後代呢?」面對土地供應諮詢,共同舉辦花田開放日的民間組織「土地正義聯盟」曾發表文章指,土地從不應該是「供應」,而應該是「分配」。截至今年3月,香港已落成但未售出的一手樓單位達9,000多個;同時近年市區重建所得地皮大多售予發展商建私人樓宇及商場,劏房戶需要的公屋不在建屋之列;另一民間組織「本土研究社」早前更發表報告,指有逾半棕地未有發展計劃,取當中三分一已可建8.4萬戶公屋——分配會否確是出路?

數月前百合花開放,有遊人擅自採摘農作物,但信哥堅信港人懂得愛惜農地農民。「香港是我家,我們應該好好愛護它。」他笑笑說。「花田也是家的一部份,是家的後花園。」後花園,甚至是食物的來源,日後會被石屎蓋上,還是可以繼續面向太陽?

很多市民都說,我一定撐你。
信哥

注意事項:

村內不設車位,勿駕駛私家車前往,以免阻塞村民出入道路

綠色小巴76是小磡村兵房一帶村民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宜優先讓小磡村村民使用

勿自行採摘農作物

信芯園向日葵花田開放詳情:
日期:2018年6月20日至7月1日
時間:上午9時至下午6時
地點:新田小磡村信芯園
交通:九巴76K、紅色小巴17號、綠色小巴78,於「石湖圍」站下車,會見到「小磡村」村牌,過橋後靠左,見紅色屋後,沿河直入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SunTinShunGor/

另外場內已開放買花:
日期:即日起
時間:上午8時至下午6時

信哥說棕地的源起是昔日農民棄耕、後來受到破壞,原應稱為「終地」,「是曲終人散的終。」他說。如今昔日被棄耕的土地漸漸多了人想復耕,土地到底會變成「終地」還是良田?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