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2018】學校只求分數感窒息 退學青年咖啡師:社會只向錢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學文憑試剛剛放榜,有人因考獲好成績而歡喜,有人因結果不如意而挫敗。意粉(化名)如果沒有退學,本應與同級同學一起戰戰競競地期待放榜成績。但如今他選擇待在咖啡店,穿起圍裙當咖啡師,在社會大學默默地等待那張沒人看好的成績單。

他兩年前經歷過留班,繼而被同學排斥,學業成績慢慢倒退,無法直升中五,然而老師只懂勸他讀書,忽略了他的感受,他想問學校:「點解淨係要我讀書?我覺得呢樣嘢好病態,社會追求學生要讀大學,但係讀完大學又如何?競爭力係咪真係升咗?對我哋呢班中途讀唔到書嘅人,成日都會有人問我哋做咩唔讀書,要我哋讀返書,自己聽落去都唔好受。」

攝影:黃寶瑩

自覺喜愛日本動漫成怪胎 

意粉中四時因學業成績差因而留班,同班同學離他而去,新同學們都比他年幼,漸漸他變得獨來獨往。他喜愛日本動漫,會在書包上掛上動漫吊飾,自覺成了異類,把他與同學拉得更遠。「我喺學校係少數,有呢個興趣嘅人近乎零,好似得自己一個,好容易被人排斥。有時真係好似俾班細嘅夾埋嚟玩,唔想俾佢哋玩,所以自己行開。」意粉冷冷地說。

(資料圖片/龔嘉盛攝)

生涯規劃無助規劃人生?學友社:學校沒有統一方向

教育局著重於學校推行生涯規劃,鼓勵學生及早計劃將來。雖然學校有推行生涯規劃,但意粉認為學校功利,只著重學生的成績,在意未來能否上到好大學,而對學生的個人成長則漠不關心。「生涯規劃應該由小學開始做起,唔係初中、高中先開始chur(追求)生涯規劃,要人讀咩course、先做咩工。在我而言,香港都係經濟型社會,偏向錢看,大學出嚟做醫生、做律師先叫成功。老師聽到你話唔讀大學出嚟做嘢,都唔會點理你,會係咁叫你讀書。」意粉無奈地道。

不少學校一方面推行生涯規劃,鼓勵學生有不同出路;一方面要求學生追成績上大學。學友社學生輔導中心總幹事吳寶城指,問題源自學校沒有統一的教學方向,因此經常自相矛盾:「學校有不同分工,生涯規劃老師當然想學生有不同出路;而學務部的老師當然要追成績。這方面要學校管理層協調,重新檢視一下學校校程,老師再統一去做,就不會出現『你有你講,我有我做』的情況。」

他同時也強調,學校最重要是允許學生有多元化發展:「如果有學生成績差,學校應該允許他轉校,不一定要迫他入大學,學業以外的能力也同等重要。」

生涯規劃 (Career and life planning):一個深思熟慮的過程, 讓人能整全地規劃一生,包括生命中重要的範疇,如工作、 學習、人際關係和閒暇。這過程也要求人在其社會環境中按 步驟積極地實施所定的計劃。(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人際關係與學業不如理想,加上老師不理解,令意粉感到厭倦。他慢慢變得討厭上學,幾乎每天請病假。那是去年的事,曠課持續了一年,他當時還是中四生,中四課程還未完成,學校以他出席率不足為由,拒絕讓他升讀中五,當其他同學都為了文憑試努力時,意粉不願受到學校壓迫,於是萌生退學的念頭:「學校會話我出席率唔夠,與其花時間喺學校,不如出去做嘢。」

機緣巧合下,他得悉有「賽馬會鼓掌.創你程計劃」,可以讓他在快餐店的咖啡師就業,他頓時覺得在學業以外找到新方向,雖然他起初不特別喜愛沖咖啡,但在前途未明的茫茫大海中,已是足以救他一命的救生圈。意粉說:「對我嚟講只要有新環境可以重新認識到一班新人,讓我重新開始,對我會好啲。」得悉有就業計劃,他決定退學,離開的時候無聲無色,連同學也懵然不知,就這樣開始了他的全職咖啡師工作。

雖然職位是咖啡師,不過在意粉剛入職時,他卻連咖啡機都碰不著。「有人以為入嚟做咖啡師,一嚟就畀你掂咖啡機,其實唔係,比較係輔助形式;喺隔離洗下野,然後幫手落單。」意粉有段時間完全沒有接觸過咖啡機,他也坦言有想過放棄:「開頭我以為我會因為咁卻步,但係冇,呢樣嘢自己都幾意外。做每樣野都有嘢學,有機會試咪試下先。」

離開學校重新開始

許多人對咖啡師都抱有美好的想像:悠閒的工作環境、典雅的工作袍、精細的拉花技巧…但現實是,那種意式浪漫大概只能在宣傳單張中見到。以為進入職場後,就是另一個世界再沒有挫敗?意粉會告訴你並不是。

人際關係永遠是意粉的弱項。現在他對同事偶有不滿和爭執。不過逃離學校,來到職場,意粉深知與同事相處技巧與同學不同,因此對客人、同事都多幾分尊敬,還有多一分釋懷。「大家都係打份工,何必要搞到咁唔開心,開心返工、開心收工。」意粉帶有幾分老練地說。

咖啡師要與客人溝通,意粉雖是新入行,但已有深切體會:「咖啡師係要同客溝通吓,問吓意見,問吓佢哋好唔好飲,但係自己未發展到個階段,我自己要慢慢再學,溝通都係一門藝術。」離開了一團糟的學校生活,意粉沒有繼續沉淪,在學校沒有學到與人相處的技巧,他用自已的速度,在社會的大世界中不徐不疾地與同事相處。

意粉說工作區域附近餐飲消費開支大,為了節省開支,上班後一段時間已經萌生自己帶飯盒上班的念頭,家人知悉後也全力支持,翌日就為他準備了一個飯盒讓他帶回公司,令他大為感動。說起家人時意粉也有點難為情,他喝了一口水才繼續靦腆地說:「雖然好似好微不足道,但係我會洗少啲錢,我覺得算係精神上支持,雖然好微細一個飯盒仔,但係我都好珍惜。」

意粉說起一年前的經歷,彷彿是陳年舊事。其實他只不過在去年入職,今天昔日同學放榜之時,他已投身社會一年。他現時收入不多,卻因愛咖啡而自費7000元進修為期一個月的咖啡課程。說起往事,他更加堅信退學的決定是正確的,「自己都可以同人講,唔係淨係死讀書先有用,雖然你唔係跟大路行,唔讀書出咗嚟做野,你行嘅路唔同,係兜咗路,但係你睇嘅嘢都會比其他人多。」他堅定地說。

這天放榜,意粉沒有收到文憑試的成績單,反而收獲了一份讓自己再度重生的工作。(資料圖片/鍾偉德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