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對話美孚體驗館不敵收支不衡九月結業:體驗活動太多競爭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有一間這樣博物館:75分鐘內參加者手持「盲公竹」,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密封空間,切身體驗視障人士的世界。

「黑暗中對話體驗館」的Facebook在上周二開始進行倒數,當時他們未有言明90、87這些數字代表什麼。正當大家感到好奇之際,體驗館所屬的社會企業「對話體驗」在周一(7日)突然宣佈,體驗館將於 9 月30 日租約期滿後暫時停止運作。尚餘80多天的時光,支持者大呼不捨。

「對話體驗」曾經向業主爭取以更合理的租金和租期簽訂新約,但最終得到是一份只有12個月的租約。「是不是留多一年好呢,但留多一年又要面對現在要面對的事情 。」站在完約的十字路口上,行政總裁朱月如表示,團體最終決定選擇轉型這條路。「 如果沒有捨,就沒有下一步。」

2010年便棲身於美孚盈暉薈的「黑暗中對話體驗館」,至今仍獲旅遊網站TripAdvisor推薦,是排名第一的博物館,連旅發局網站上亦有介紹。如此受歡迎,因為體驗別具意義。

在75分鐘的黑暗對話旅程中,參加者手只能善用觸覺、聽覺、味覺和嗅覺探索四周環境。過程中的緊張和無助,為參加者帶來非一般的衝擊,既讓他們明白視障人士的世界,亦學懂珍惜當下。

不過,如此難能可貴、大獲好評的體驗服務,經營了九年,也要停下來。體驗館將會營運至9月30日完約的最後一刻,翌日才會清拆離場。

「黑暗中對話」在Facebook公布暫時停止運作「黑暗中對話體驗館」的消息,並感恩大眾及各界在過去九年來的支持與愛戴,不少支持者留言直呼不捨。(Facebook截圖)

體驗館開業九年 收支仍未平衡

結束營運的消息看似突然,但非無跡可尋。早在2016年,「對話體驗」行政總裁朱月如已估計業主未必願意續租,短時間內要尋找萬呎的地方重新經營,並非易事。

「幾成功的活動,到一個位都會停下來。」她表示,早在兩年前已經開始部署離開,即使決定是困難和不捨,但與其再簽一年新約,沒多久又要再思考新去向,倒不如在美孚完結。「我們真的考慮過繼續營運,抑或好好裝備自己,最終選擇後者。」

在黑暗中對話旅程中,參加者會「遊覽」五個真實場景,不過不是用眼去看,而是運用其他感官去探索。(資料圖片)

選擇離開,因為他們在種種因素下決意轉型。首先,成本太高,「對話體驗」與業主現有簽訂的租約為期九年,每三年檢討一次租金,朱月如未有披露過往租金的加幅,只形容為「合理商業租金」。「租金包含管理費、冷氣費,是不是真的太貴租金? 只能說在我們模式下,未能做到持續發展。」

「對話體驗」每年營業額達二千萬元,收支平衡,甚至曾經派發分紅,但主要盈利並非來自體驗館。朱月如說,給公眾參與的體驗館成本最貴,卻一直無法收支平衡,過往能夠承受租金,也是靠另外兩項業務「企業培訓工作坊」以及為高學歷殘障人士提供職業培訓的「體驗期職坊」的盈利補貼。當中還未計算館內的人手成本:6名健全的全職職員、10名視障全職職員和20名視障兼職職員。

朱月如認為,與其留在comfort zone(舒適區),繼續營運多12個月,團體寧願走得更遠。(資料圖片)

體驗活動愈來愈多 缺政府資助難營運

體驗館每年有約700萬元收入,為何還是收支不平衡?體驗館現時設有兩種入場票價,成人票價介乎160至220元,學生所屬的優惠票價就只需90至140元。朱月平認為,體驗館每年入場人次達3至4萬,但當中約七成是學生,無法支撐營運成本。「每開一團,每個人的成本是100元,每接待一個學生,我們自己都在補貼。」

香港人愛新鮮,體驗館在2010年開業,市場當時沒有同類型服務,別開生面的體驗活動不難吸引客源。但近年體驗活動愈來愈多,他們開始有壓力。「近幾年什麼體驗都有,貧窮、逃出香港、甚至生老病死,睡棺材都有,這些體驗背後不少有政府資助,他們收取票價還比我們便宜,對學生、對老師的活動,甚至不收費。」他們曾嘗試不同的宣傳活動,雖然一度稍有起色,多了人進場,但始終未夠突破可達到收支平衡的入場人次。

望政府租出空置用地 建立永久會址 ​

收支不平衡,尚有其他業務拉上補下,繼續營運下去;但租約年期太短,嚴重打擊體驗館的生存空間。

「商討過可不可以多租三年給我們。如果他們願意,我們是會繼續留。」即使曾爭取過更合理條件,但最終未能如願,地產商業主提出為期12個月的新合約,意味每年都可以調整租金。同時,體驗館佔地約9,000呎,他們投放過一千多萬元裝修,打造體驗時的模擬實景,每年續租代表他們的心血隨時付諸東流,極不划算。

朱月如表示,明白在商業社會下,地產商有如此決定無可厚非,而他們則不傾向續約,並在兩年前開始另覓新址。他們找過不少近年翻新過的商廈,但未能成事。「我們很想真的有個地方,可以長久使用的地方。」由於他們渴望建立一個更長久、又不受商業因素影響的地方,會傾向與地產商簽訂九年長約,但每一個地產商都因而卻步。「對話體驗」正在尋求政府的參與,已接觸多個政府部門,希望可以用優惠價錢,長期租借政府空置用地作永久會址。

朱月如強調體驗館不是停止營運,而是邁向轉型。(資料圖片)

暫用Co-working space辦小型活動

體驗館結束營業,不代表暫停運作。朱月如表示,十月之後所有在體驗館內的活動,包括導賞和工作坊,都會在他們在長沙灣的共享工作間Good Lab租用的地方繼續營運。他們會在辦公室劃出一定的空間舉行活動,但形式上會改變成個人體驗館及團體小型工作坊等。

九年來反覆遇上不同的制肘,包括在成本、客源、租約等,經驗證明了「此路不通」。他們不放棄,矢志轉型,以一個全新方式經營,呈現全新體驗給大眾,繼續推動共融的工作。「完租約都是一個好的契機。」尤如「黑暗中對話」的旅程,團體也正在尋找未來的出路,不過他們沒有緊張和無助,而是滿懷希望踏出未知的每一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