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師生送別瀝源40年隱世茶餐廳 中學生曾邀老闆欣賞校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沙田瀝源邨街市旁有一間開業40年的茶記,叫榮樂。附近一所浸信會呂明才中學(呂中),幾代師生都在此聚腳,不知從何時起,大家就稱之為「小秘密」,名字一代一代傳下去,甚至忘記它原來的名字。說不出榮樂的獨特,只記得多士可以「任轉」奶醬多、波蘿包,每次甫進餐廳,一眾師生像「包廳」,即使畢業後重回舊地,說起是呂中人,老闆自然笑逐顏開,對你幾分優待。

前天「小秘密」結業,呂明才中學校長在Facebook上發佈帖文,師生們趕赴送別。還說老闆肥哥哥仍在回味當日學生購票邀請他一同出席學校35周年音樂劇。

沙田可以懷緬的地方所剩無幾了,一間茶記結業,原來真的會頓覺空虛。一位呂明才中學校友撰文悼念:

撰文:Dennis Wong

沙田瀝源邨街市旁有一間開業40年的茶記,叫榮樂。附近一所呂明才中學(呂中),幾代師生都在此聚腳,不知從何時起,大家就稱之為「小秘密」,名字一代一代傳下去。(作者拍攝)

一家四口的回憶:想念老闆、肥哥哥和干炒系列

雖然知道他們在中午已把食物賣光,完成了最後一天的營業,但還是想在下班後親自來看看,來送別這間在瀝源村一角的茶餐廳。

這間榮樂茶餐廳,歴史十分悠久,相信是很多呂明才學生的中學回憶,但身為呂明才校友之一的我,在中學生涯之中,「幫襯」不超過十次,這間茶餐廳絕對不會是我的中學回憶,相反,它是我的兒時回憶。

我爸跟我說,他和媽在80年代中期拍拖的時候,已經來過這間茶餐廳,之後我在媽肚子裏的時候,他們也來這間茶餐廳,到我出世後,他們也帶我來這間茶餐廳。在我童年時,我記得每次來也最喜歡吃火腿通粉,飲朱古力奶,當時他們用的來貨是一隻名叫利華牛奶公司(元朗一所自設牧場的農場牛奶公司)的牛奶,我覺得非常好喝,尤其是朱古力味。後來,他們轉了另一牌子,味道不同了,我當然失望,便轉了飲好立克及阿華田。除了普通的早午餐外,後來他們加推了干炒牛肉意粉,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吃過,我非常喜歡吃,自從他們推出了這食物後,我便很少點火腿通,不過有一點好有趣,就是如果客人多的時候,他們就不會做干炒系列,只做早午餐。

我記得從前餐廳的老闆是一個四眼的白髮伯伯,相信是現在老闆的爸爸。現在的老闆當時已經在店裏幫手,後來老一點的時候,伯伯退休到了加拿大,閒時他放假回港才會在餐廳見到他,而肥哥哥(老闆弟弟)也開始出現幫手,當時的他相當年輕呢。至於廚房裏的師傅,當時是有兩位的,一位在某個時候無做了,另一位師傅就是現時的師傅,由始至終也是他。

我知道我父母在近十幾年,時時也會去光顧,有時候甚至會買外賣回來給我和妹,所以雖然我不是經常光顧,但我其實都常吃到榮樂的味道。唯一不同的是不再是一起坐在餐廳裏面吃,最後一次,忘了有多久,可能有二十年。(袁智仁攝)

曾經疏遠「小秘密」

我想我童年時假日的早餐至少有60% 是在這裏吃的,因為每逢父母放假,而我又不用上學的日子,大多數就是來這裡吃。直至後來上了中學,放假也開始會同朋友外出,和父母也開始漸漸疏遠榮樂,就算我就讀的呂明才中學就在餐廳附近,也好像刻意逃避來這裡,我記得就只有在中一的上學期帶了隔鄰同學來吃了兩次干炒牛意就沒有再怎麼再來,不知道為什麼有這奇怪的意念,或許就是上了中學,自由度大了,有自己的lunch time 就想試新東西,忘了舊的東西吧,人就是這樣。

直到不知道中幾,好像是中四吧,有同學跟我説:「帶你去間正嘢,叫小秘密。」我心想,「乜嘢餐廳要咁秘密呀...一去到,吓!榮樂?! 」我問他,「點解叫依度做小秘密嘅?」他說不知。老實說,直到今日我都不知「小秘密」這個名字的由來。無論如何,一段日子沒來這間餐廳,重回舊地的感覺好像熟識,但又有點陌生。

因為餐廳內一切都無變,包括裝修,裝朱古力奶的冰櫃,以及跟餐的高級俄羅斯餐包,唯一變的是,老闆已經不再認出我來。可能因為青春期,嘴唇上多少少少汗毛(不是鬍鬚),而且又常常踢波,曬得黑黝黝,我忘了有沒有跟同學說起其實少時候常常來,但我記得我沒有跟老闆打招乎相認,可能因為青春期吧,其實都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怕別人未能認得我吧。

進到餐廳,若看餐牌,老闆便知是外來人。因為餐單從來「無定向」,分別只在價錢從20元變成33元。(袁智仁攝)

20年沒有一家到榮樂

再説近一點,已經是近年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每逢經過沙田,也特意想來這裡吃,雖然火車站步行至瀝源村有段距離,不過仍想來懷緬一下。但是,每次去到,我都依舊坐在一角吃完便走,也沒有跟老闆打過招呼。有時候我會想:「其實他會不會認得我呢?或是他根本認得我,但見我唔打招呼,所以覺得我唔認得佢,所以就費時話認得我呢?」

我知道我父母時時也會去光顧,有時候甚至會買外賣回來給我和妹,所以雖然我不是經常光顧,但我其實都常吃到榮樂的味道。唯一不同的是不再是一起坐在餐廳裏面吃,最後一次,忘了有多久,可能有二十年。

想不到有結業一天   從不自拍的父親破例了

從來也沒想過榮樂會有結業的一天,可能是因為近來幾次到榮樂,看見有一個較年輕的伙記,心想「它應該有排做啦,又有生意,又有人接手。」但世事往往如此。7月31日清晨上班前,我不願起來梳洗的時候在撥電話,Facebook 上看見舊同學到榮樂farewell 的照片,很驚訝,很突然,心想收工一定要去吃最後一次,也「醒起」WhatsApp 父親告訴他這個消息,神奇地佢又立刻回覆我,心想退了休的他那麼早起身幹麼?到早上十時,他告訴我他到了榮樂,排了很久的才能進去吃,我著他拍幾張照片给我留念,又問他有沒有跟老闆聊天,各樣那樣。

我爸跟我說,我們一家與榮樂非常有緣,「我拍拖和你媽去,生咗你帶埋你去,生咗妹帶埋佢去,帶你哋去健康院打完針又去,之後你哋又入埋呂中...」已經記不起有多久沒跟他談過那麼多話了。我著他臨走時在門口自拍一張,他說不了,說:「我已經走了。」其實我知道他性格也不會這樣做,怎料,半小時後,他發了一張他站在門口自拍,自己只得半個樣子,角度其差的相給我,說:「始終也是忍不住,回去了。」之後又發了一張與老板的合照給我,我真的百般滋味湧到心頭去。

(袁智仁攝)

甚少公開分享私人的東西,但榮樂茶餐廳也可以這樣突然低調結束,誰又會知道明天發生什麼事呢?寫下這一切,當作一個紀錄又好,分享又好,反省又好,希望為今天作一個紀念。

多謝榮樂茶餐廳,我今天學懂了兩個字,珍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