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喜茶殺入新城市廣場 沙田人自白:其實我不快樂

撰文:來稿
出版:更新:

今早電話熒幕亮起一宗新聞快訊:「喜茶登陸沙田……」(是的,現在任何茶飲店進駐香港,跟死人塌樹一樣都是「特別新聞」。)Whatapps群組裡的朋友不斷瘋傳,期待我這位沙田友會秒回一個心心眼的emoji,再加句:「終於唔使返深圳。」但實情是我根本不快樂,因為沙田本來已「淪陷」,深圳喜茶有好幾間分店分散人流都要排隊排一個小時以上,現在全港九新界的人都會湧來沙田,新城市想必也會沉降。

Starbucks年代早已過去

現在香港台式飲品店的品牌多到可以填詞rap出嚟!最古早的貢茶、歇腳亭,到天仁茗茶、老虎堂、一芳,還有很多迷客夏、丸作食茶、鹿角巷、Comebuy等等,外地人來到香港,還真以為香港人身體缺水缺得如此地步。如果你在Google Trend上比較一下香港區搜尋「喜茶」與「延禧攻略」字眼,「喜茶」完全地K.O.「延禧攻略」。

很早以前,與新城市廣場為鄰的沙田中心有一間貢茶,後來連城廣場盡頭一個毫不起眼的舖位,開了一間天仁茗茶。原本主打名牌店的新城市廣場根本容不下一間台式飲品店。早於五年前,就有報導指新城市廣場的租金,比海港城的租金還要貴,當時呎租300元。後來新城市廣場投入5億進行翻新工程,租金按年有雙位數升幅。

對比「延禧攻略」與「喜茶」的搜尋字眼,「延禧攻略」如一條死亡的心電圖。(網上截圖)

數月前,新城市廣場戲院旁,台灣水果茶「一芳」踢走原來的窩夫店,與一眾貴價餐廳為伍,便知台式飲品店已是一股勢不可擋的「惡勢力」。

台式飲品店有幾賺錢?老虎堂一間分店,一天至少賣出超過1,500杯,以平均每杯$20計算,每月營業額至少達90萬港元。又如台式飲品店龍頭天仁茗茶,在港的日均銷量的增長亦相當驚人,2015年財政年度的日均4600杯,增長至2017年財政年度的日均13,200杯。及至2017年3月31日至8月31日期間,每日平均賣出飲品的數量更增至逾19,500杯,即月均售出近60萬杯飲料。

Starbucks的年代早已過去,咖啡不再是有品味的象徵,取而代之的是文青台式飲料。沙田Starbucks就在「一芳」隔一個舖位,朋友問Starbucks下場係點?現已成為保險傾生意重地,無需消費,向侍應取兩杯清水便能坐上一小時。

乾隆一定後悔點解生於「延禧」年代,而非「千禧」年代,有咁多茶你飲。(《延禧攻略》網上截圖)

點擊下圖,請找亮點:

周末行勻沙田區都等唔到位

一芳水果茶名氣不及喜茶,但平日晚上人龍也一直維持不下十人左右。若然是喜茶的話,情況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你們知道周末沙田新城市廣場有幾多人嗎?新鴻基地產代理租務部高級經理許嘉雯曾接受傳媒訪問時說,預料新城市廣場人流按年升8%,周末人流料達40萬人次,而全個沙田區則是60萬人口。淪陷,根本不足以形容那人山人海的荒謬。有時我喜歡站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的二樓,看下去,密密麻麻的蟻民,望得耐真係會頭暈。

沙田市中心大約有130間餐廳左右,如何承載3、40萬的人流?周六日中午時段冇可能揾到位。記起某個周末,我在上班前本想先吃飽才上路到荃灣工作。我先在希爾頓商場覓食,Delifrance、譚仔、cafe全部爆滿,就連「劣食之王」明將迴轉壽司都大排長龍。不要緊!老娘有的是錢,喺新城市廣場食貴少少都冇所謂,ufufu cafe這類有「富士山」般浮誇的甜品讓港女打卡的餐廳,「唔使諗,冇位!」;Simply Life、意粉屋這類適合一家大小的西餐廳,死心吧!基本上要在新城市廣場、連城廣場找一間等位少於10枱的餐廳,我想要等到沙田區重建這一日。

有天仁茗茶已經人山人海,如果再加多個喜茶真係不堪設想。

當翠華也成大媽打卡景點

同事懷疑我吹噓:「咩啊,你去沙田中心咪有幾間茶餐廳囉!」幼稚!\你知道沙田中心是一個怎樣的地方?這個殘舊的小商場,除了兩間找換店,兩三間擺明以大媽為目標客戶群的服飾店,以及幾間電話舖之外、其餘都是金舖、藥妝店(就連藥妝店都好似莎莎咁要有兩個保安維持秩序)。食肆的選擇也只得太興、翠華、大快活、譚仔三哥。整個沙田中心就像碼頭卸貨區一樣,平日旅遊車停泊在外,一架架大巴變成貨車,將一堆內地客如同貨物一般運來沙田中心卸貨。不只是藥妝店淪陷,就連翠華也無法倖免!平日下午時段,翠華無論是外賣包點或堂食,也是大排長龍。那天我從希爾頓中心,走到新城市廣場、連城廣場、沙田中心、沙田廣場、好運中心,一個小時遊走沙田區,最後只落得成為一頭敗犬,一邊捱餓,一邊乘車碌返荃灣,時間剛剛好吃一個下午茶。

今時今日,Starbucks已經淪落到俾人傾生意,飲一杯水坐成日嘅地方,其他人都已經湧晒返深圳飲喜茶。

新沙田人:「我寧願住返美食沙漠」

最近有居於馬鞍山的好友婚後搬來沙田市中心,我問她感覺如何?她說:「我寧願住返美食沙漠。馬鞍山方便好多,想買乜,半夜落去隨時有藥房,又有茶餐廳。成個沙田,都冇茶餐廳嘅?」茶餐廳是有,沙田市中心的話,除了偉華中心一間好污糟的茶記,就只有翠華、太興,除了8時早餐時段,其餘時間根本沒有香港人的位置。

沙田人揾食難,難受的感覺是被一群外邦人入侵自己社區。要在新城市廣場揾食,不是完全冇可能,從前新城市廣場還有Tripo O’s,一個人的話還是有機會,當SimplyLife、美心酒樓至少等50張枱,你唔會介意花一百蚊吃一個漢堡包餐,嗰一百蚊,係買返人生的青春和自己的尊嚴。另外,還有另一間質素也不錯的日式西餐廳,週末也離奇地不用等位,也許是因為隱藏於時裝店之間,不與其他食店為鄰。係邊間?我當然唔會話你知啦。

一街都係台式茶飲店。

我寧願上深圳飲喜茶

講真,你畀我揀,我真係寧願上深圳飲喜茶。上周碰巧要到深圳一趟,很難得地發現一間新開又不鄰近地鐵站的大商場。雖然內裏同樣是又一城、新城市廣場般的格局,但那種空曠的感覺,我記得上一次企喺新城市廣場有這種相同感受,已經是沙士的時候。而且商場的廁所也比新城市廣場的還要大和乾淨,最重要係唔使排隊!食肆的價錢也遠低香港,一頓海記牛肉鍋,二人同行只是$267埋單,就算食地溝油都冇乜所謂啦;深圳商場設計比格仔舖更貼年輕人的心意,運動店、年輕設計師品牌、喜茶都設於露天平台,陽光感就最襯杯喜茶,店舖外牆簡單地塗上單色的油漆,就能引來無數年輕男女揸住杯喜茶擺甫士打卡。香港人上深圳,又點只為一杯喜茶咁簡單。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