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野家現象】長者、情侶、窮人恩物:從牛飯看港人「燦爛人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間馬鞍山新開張的吉野家,竟然下午五時食物賣清光落閘收舖,連帶「爭鮮」也大排長龍,場面有如動漫節般墟冚。上一次有快餐店開幕而萬人空巷的景象,已是70年代荃灣麥當勞新開張,當其時更要勞動警方暫時封閉馬路。1991年吉野家進駐香港,帶起日式平民美食的熱潮,90代年快餐店就更百花齊放。

時下Food Court走貴價路線,香港快餐店卻一直貼地。大家樂荃灣店經理憶述,97金融風暴,快餐店陸續出現一批「落難」的西裝客,此後港式快餐都走cafe格調,不僅有碟頭飯,還有即磨咖啡、鐵板餐、燒春雞。到現在物價上騰,老人家下午茶當正餐,店裏變成社區中心,到晚上的$60火鍋,又成就無數慳錢情侶上車的夢。

吉野家推出3點3 20元下午茶套餐,吸引不少輪班行業打工仔、老人家前來享用。

馬鞍山人:吃一口苦盡甘來

一位居於馬鞍山的友人,吉野家試業首天排隊卻「食白果」,翌日再接再厲去排隊。明明排隊的時間足夠居民從馬鞍山到沙田吉野家吃一碗牛肉飯。他如此解釋:「佢哋每一個人都唔單係為咗碗牛肉飯而來,排得嘅,都係為咗吃一口苦盡甘來,為嘅,係食完之後,可以好驕傲咁同人講,我啱啱食完吉野家,馬鞍山嗰間。」他還說,從前每當經過沙田,眼看好運中心與瀝源只是相隔五分鐘的路程,竟可有兩間吉野家,「而我哋馬鞍山就唔可以有一間呀!過咗今日,我可以好有信心咁同人地講,第時馬鞍山一定唔會只得一間吉野家!」

大概傘後,香港人就有這種「自己吉野家自己爭取」的志氣。這幾年,香港人反領展,反霸權,吉野家記下「勝利的一仗」。

下午茶時段,不少長者於吉野家消磨下午。

+4
+3
+2

物價高企 長者下午茶當正餐

瘋狂的租金推高物價貴得有點可怕,一般快餐午餐都50元,快餐店不用以減價戰來龍爭虎鬥,靠食物質素和選擇來吸引客人。而下午茶才是要快餐店仍可爭戰的市場。坦言,港式快餐店的茶餐如大家樂,的確比較深入民心,想當年的大煲翅早已烙印在食客舌頭上,加上食物選擇多,西多雞翼燒味湯粉麵,儲下一批長者客。今日下午茶時段的大家樂已成「社區會堂」,長者們一堆堆圍坐吹水「打牙骹」,不說還以為長者中心包場。

吉野家茶餐相對選擇少,稍為遜色,卻「醒目」在於能掌握下午茶各個時段客群不同。一般快餐店,午餐後送走中學生,2時迎來周邊服務行業的打工仔,有一定經濟能力,$30元的茶餐相當吸引;為搶佔長者客群,近期推廣$20 「3點3」下午茶,$20已勾起港人集體回憶,網民即概嘆懷念:「$20,正係20年前的物價。」

老人家為省荷包,腸胃可以遷就,乾脆「3點3」當正餐。居於沙田禾輋邨的林生,每日三時必到快餐店,「午餐四、五十蚊,咁貴點食?」所以,他早上十時河邊散步半小時至第一城茶樓,「早茶一盅飯14.8元,茶錢$6。」埋單22元,茶樓早餐也比快餐店還要平,一盅飯吃得夠飽,能撐到「三點三」,「下午茶份量剛好,中午飯量太大。晚上我只吃一碟菜,一碗湯就夠飽。」

這場茶餐爭奪戰成效如何,拭目以待。有趣的是,現時大家樂大多是師奶客,七嘴八舌,嘈到拆天,對比吉野家的下午茶時段,反而瀰漫一種「孤獨的美食家」的氛圍。他們都是一人前來,甚至是獨居的長者,獨坐一枱,他們不喜歡交談,只顧煲劇,看其形勢便知會看一個下午;有的低頭玩手機遊戲;有的乾脆閉目養神。沙田瀝源邨吉野家與大快活相連,下午茶時段兩店南轅北轍的景象,對比更是強烈。

吉野家:長者安靜避世的地方

這星期記者在吉野家流連,認識一位88歲的林伯伯,聽了一段感人的故事。遇見他時在看報,坐上兩小時,報紙前前後後翻了三遍。太太數月前肺癌去世,此後,自己過的日子從新安排,他才來到了吉野家。「這裏的咖啡$13,較平。」他說。

往日呢,兩口子常到茶樓喝茶,到社區中心,「𠵱家自己一個人,唔想去。」太太離開以後,他平日沒再到茶樓、社區中心,沒有再扭開太太愛聽的收音機,唯一不放棄的是午間新聞,吉野家於他是一個避世、沒有太太回憶的地方。社區中心朋友會擔心你嗎?「會。他們問蘇娒芳在哪?」他太太的名字叫蘇娒芳,他說好久沒有直呼她的名字,他一直側坐跟記者談話,不敢直視。五時左右,他就回家準備晚飯,晚飯後再到大家樂,熟悉的街坊晚上都在那裏,吹水過後填滿晚上的空寂,又蓋被大睡。

下午茶時段,大家樂成為長者三五成群聚腳點,吉野家卻是不少獨個兒的長者。

長者轉戰快餐店 全因food court走中產路線

長者長駐快餐店,只怪可以乘涼又舒適的公共空間太少,而且food court都走中產路線,太貴!早就失去「平民美食」的本質。現時仍可讓長者安舒地坐上一個下午的food court,大概還有又一城,那裏平價餐有吉野家、大家樂、譚仔可選;還有紅磡置富都會商場,美食廣場還有50元以下的上海麵、車仔麵。

其餘是大多都是連鎖經營的Food republic、Cook Deli,食檔如觀塘區「鰻門」,鰻魚飯盛惠70元;奧海城中的蕃滿門,一碗港式茶餐廳的蕃茄通,竟售50至60元一碗;還有8番拉麵、三巡小廚、涮香菜園、韓國屋,平均消費60至70元不等。最經典的莫過於去年銅鑼灣新開的Festiva,六間食店除了大家樂、米線陣等平民餐廳,其餘的店竟是上海姥姥、意粉屋,基本上過百元「埋單」;還有,兩年前觀塘新開的商廈food court,標榜一道$88的懷石料理。美心集團首間food court Treats登陸太古城中心,甚至與日本名牌家具店Out of Stock合作,揚言打造「生活空間」,對象不再是一家大細或長者,而是追求生活品味的OL。

Food Court變質 慳錢靠快餐?

因此,今時今日吃food court已經好離地。

「我同女朋友唔會食food court,60蚊一定走唔甩。」阿光說。阿光與女朋友,是一對名副其實的慳錢情侶,為買樓結婚,捱過6年「練仙」般的慳錢生活。他分享戀愛之道,二人每月共「夾」$1800元作拍拖洗費,花光了便在家裏吃。$1800,即每星期可用$450,以每周兩次見面計算,每次見面平均洗費$225。$225,包括吃飯、睇戲、偶爾一杯starbucks的咖啡;$1800不能花盡,剩下來的作每年一次旅行。夠慳的話,去一趟日本還是可以的。終能上車,阿光說:「好多時食吉野家囉。」他笑言,譚仔吃得多,女友偶爾還是會自怨自艾,畢竟譚仔經常要搭枱,「一星期食兩次譚仔,佢真係會覺得自己好慘。」吉野家晚餐當然不是最平,十元三條腸粉也能填飽肚子,但在慳錢與浪漫中取一個平衡,比起吃茶記「食吉野家,感覺會良好啲。」或許是崇日的心理作祟。

晚上的快餐店,又再「年輕」起來。一枱枱坐滿年輕男女,情侶居多,「共冶一爐」。店裏愛人一對對,仿佛大家都是慳錢的同道中人,煙霧彌漫散發共鳴,即使身在落地玻璃窗前,亦無懼街上行人目光。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