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殘運】殘障健兒青山公路打羽毛球?攝影師:他們都是隱世英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個攝影展上,看見一個女跑手在田徑場上奔馳的畫面,驟眼看來是那㮔看膩了的運動比賽照片,誰知,仔細一看才發現健兒的左手沒有手掌,才恍然大悟。

這些都是資深運動攝影師程詩詠(Brian)「英雄問出處」攝影展的作品,刻意不放大他們殘疾的特徵,才讓相片更有力量,讓讀者知道他們與肢體健全的運動員同樣能在運動場上發出光芒:「我唔想覺得佢哋係特別同正常唔同,只不過佢哋嘅玩法唔同。佢哋同able(健全)嗰一班係冇分別。」

回到運動員生活各處拍攝:他們都是Hidden hero

亞運會剛於9月初閉幕,今屆的亞洲殘疾人運動會將緊接於10月開幕,香港的殘疾運動員也正積極備戰。Brian拍攝的場景不在運動場,卻拍攝運動員的日常,有乒乓球運動員特地回到大窩口邨的石製乒乓波枱或啟德跑道公園臨時放置的乒乓枱,也有輪椅羽毛球運動員在青山公路深井段臨時建造的羽毛球場景上揮著球拍。

點擊看12張作品和運動員背後的故事:

+8
+7
+6

作品選擇在運動員生活的地方拍攝,意念也源於Brian自身的經歷。一兩年前,Brian晚上到居所附近的麥當勞時,總會遇到一位坐輪椅極劍擊運動員,「應該係每晚訓練完返去去麥當勞食嘢,佢坐住輪椅後容易認。」

這位輪椅劍擊運動員姓甚名誰,Brian已記不起,卻令他意識到這些殘疾運動員與我們很接近:「平時行街見到一個傷殘嘅人,你唔會知可能佢就係一個世界冠軍。我哋身邊會有一啲好勁嘅運動員,不過佢係傷殘人士,所以你唔係好覺。其實我哋身邊好多hidden hero(隱藏的英雄),隱藏喺我哋唔同居所嘅地方,所以就叫做英雄問出處,我哋要搵番佢哋出嚟喺邊度。」 

殘疾運動員訓練同樣強度高:只是比賽模式不同

Brian說,殘疾運動員訓練的強度其實與健全的運動員無異,只是比賽模式、訓練方法有分別。就如輪椅劍擊雖然沒有弓步的動作,但只依舊上身傾前進攻,對上身的負荷更大。有時,殘疾運動員和他們家人的付出甚至更大:「我成日都講,你哋去正常嘅比賽,一個背囊、一個教練、有個物理治療師跟得啦。佢哋出去可能有啲換衫都換唔到嘅,真係要人幫嘅。我覺得係比正常嘅辛苦啲,同埋身邊嘅人畀嘅力量會再多啲。」

他們每天也在堅持 香港無障礙設施落後

他們堅持不懈的精神,也教Brian佩服。他們拍攝游泳運動員周宏基時,因大雨而無法繼續拍攝,Brian也打算另擇日子再拍攝。但周宏基和家人依然努力想辦法:「同我講唔緊要啦,屋企附近都好似有一個位。我仲答佢唔使,唔得㗎啦第日啦。跟住佢哋好堅持話ok,我都畀佢感染到。」結果,他們當日拍攝成功。

這位運動員曾兩度患上癌症,切除了左腳主要的大腿肌肉、膝關節及半邊腎。Brian說,他們每天都面對著不同的障礙,就如出行難等巴士,出入商場難找升降機,堅持早已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這些障礙不外乎大眾對殘疾運動員的觀念和社會配套的落後,就如社會大眾對殘疾人士才能期望低,「好多人會覺得你唔得㗎喇你唔好喇。」

Brian:「我唔想覺得佢哋係特別同正常唔同,只不過佢哋嘅玩法唔同。佢哋同able(健全)嗰一班係冇分別。」(顏寧攝)

Brian曾是攝影記者,過去也曾跟進過殘障議題,感覺香港無障礙設施的發展進步緩慢,「表面上係做叻咗,唯有無奈地答你一句好過冇,但係大家可唔可以進步多啲?」他說,就如很多商場即使有斜台卻無自動門:「坐住輪椅點樣推呢?係呀我做咗啦,有引路徑、有𨋢嘅,不過你開唔到門咋嘛。佢咪又係要求人幫佢開門,呢啲咪又係低能囉。你係落後囉。其實香港有錢做到好多呢啲嘢,你肯唔肯做咋嘛。」

於去年11月至今年1月期間,關注共融的團體「親切」針對商場無障礙情況進行實地考察和問卷調查,評估商場入口、升降機、通道、洗手間等設施,發現高達七成商場的設計不達標,亦有超過九成受訪者認為商場的無障礙設施有所缺失,並有逾八成人曾受歧視。

無庸置疑,香港離完善的無障礙社會仍有一段距離,卻更突顯出這班殘疾運動員追尋夢想的堅持:「我哋眼中覺得佢係堅持,其實係佢生活嘅一部分。其實佢哋每一個人可能都堅強過我哋。」

印尼2018亞洲殘疾人運動會 ─「英雄問出處」運動攝影展

日期:9月15日至10月13日

時間:10 am – 10 pm

地點:荷里活廣場三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