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離世曾輕生 62歲婆婆長跑重拾生命:現在才是黃金時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球場邊,幾個人穿着印有跑步比賽字款的衣服、短褲與跑鞋,頂着烈日圍繞球場慢跑,一幅依稀平常的畫面。走近看,卻發現其中一人與他人截然不同,染過的紫紅色髮絲間,夾雜一撮撮斑駁的銀髮;臉上皮膚亦因應着呼吸、眨眼等動作,浮出一條條淺紋。

今年已經62歲的Shirley,看起來比實際年紀要小,談吐、姿態亦充滿活力。與許多運動員自小展現天賦、持續受訓,廿多歲達到高峰的典型運動員生涯不同,她49歲才開始跑步,50多歲開始參與公開比賽,卻總是跑出佳績,連戰連勝。

當初只因為因緣際會嘗試跑步,沒想過成就自己人生的黃金時期;Shirley希望,在生命餘下的時間中,能一直如此跑下去。

「我患上抑鬱,每天躲在被窩之中,不吃飯、不社交、不工作,晚上連燈也不開,整天在家中與他講話,以為他仍在自己身旁。」(盧君朗攝)

丈夫離世陷抑鬱 欲輕生之時遇長跑教練

以前Shirley的生活,說得上稱心如意,有一份穩定的律師樓會計工作,加上自己接下的Freelance,她形容:「三十多歲便已不用再擔心財政。」與感情深厚的丈夫,過着安穩的生活。

03年,Shirley丈夫患癌去世,她陷入進退失據的處境。「我患上抑鬱,每天躲在被窩之中,不吃飯、不社交、不工作,晚上連燈也不開,整天在家中與他講話,以為他仍在自己身旁。」家人察覺到她出現情緒問題,著她無論如何都要重回生活正軌。Shirley於是復工,勉強把飯菜倒進肚子,心情卻仍舊低落:「做嘢又做錯,食飯又唔知點解要食,啲嘢食都冇味!」有那麼三四次想了結生命:「想去搵我丈夫。」但她命不該絕,每一次站在死亡邊緣,總有人拉她一把。

丈夫患癌期間,二人散步流連於球場邊,05年她從回舊地,想起丈夫說過:「他走前曾經講過,捱到兩年我的生活便會轉變。」但兩年過去了,她沒有好過來,還是把自己鎖在憂傷、思念。她想著,心裏對丈夫一番抱怨,「說打算去找他,已起行準備去懸崖邊做傻事了。」Shirley在場邊急步走往上面的懸崖,突然一把聲音叫住她,「跑得這麼快,不如做我學生,一起去跑步好嗎?」說話的是李嘉綸教練,Shirley與丈夫曾於球場散步時與他有一面之緣,便抱着嘗試的心態接受對方的建議。

「個人好自然會變得快樂,回家後突然便會有動力做家務,也漸漸恢復與外人溝通。我猜是跑步期間身體釋放的安多酚,加上習慣了活動後,回家也會不斷想找事去做。」(盧君朗攝)

「跑步能令人自然變得開心」

Shirley昔日沒有運動習慣。她參加的跑步課堂,既有年長的,亦有年輕的,「跑了一段時間,發現自己原來都算有天份,短跑能跟得上,甚至比部份同學快。」Shirley同時發現,在場上了無牽掛的衝刺,似乎能把所有不安、焦慮、憂傷都遠遠拋在身後,「個人好自然會變得快樂,回家後突然便會有動力做家務,也漸漸恢復與外人溝通。我猜是跑步期間身體釋放的安多酚,加上習慣了活動後,回家也會不斷想找事去做。」曾經服食抑鬱藥物,也沒有讓她好轉,卻是跑步拯救一個無助的生命。

「一開始我都係自己一個,低下頭跟在教練後面跑。但同學們見到,又覺得我跑得都快,會走埋嚟同我講嘢,叫我一齊跑。」自然而然的,Shirley竟透過跑步——一件她在此前40多年都不曾接觸的事,擺脫了生命中的低潮,同時也成就了生命的另一個高峰。

「完全冇諗過,身體機能像回到廿幾歲一樣,甚至仲Fit過自己廿幾歲的時候。現在只要我穿上跑鞋,便自然而然會忘記自己的年齡,彷彿變成了一個廿幾歲的人一樣。」(盧君朗攝)

賽場上屢獲獎項:想以跑步不斷挑戰自我

教練與同學們鼓勵Shirley參加跑步比賽,甚至主動替她報名、借跑鞋給她。「最初去跑,可能會跑第三、四名;再過一段時間,身體也因為跑步起了變化,輕了十幾公斤,成績便開始進入三甲,有時能跑第一、第二名。」經過幾年時間每天練習,Shirley也慢慢走入長跑、馬拉松的世界:「起初與師兄們出去跑,跑得耐便會跟不上他們,後來也能在他們後面跑完全程。」

約在3年前,她在5公里賽事中,跑出19分多鐘——自己的最佳成績;去年她在隊際比賽中,更打破了香港60歲組的數項紀錄。「完全冇諗過,身體機能像回到廿幾歲一樣,甚至仲Fit過自己廿幾歲的時候。現在只要我穿上跑鞋,便自然而然會忘記自己的年齡,彷彿變成了一個廿幾歲的人一樣。」連她自己都感到難以置信。

Shirley形容自己喜歡不斷挑戰極限:「想試試可否再跑快點,在大型賽事中取得佳績;另一方面,亦想試試在這個年紀,以運動維持身體狀態。」今年9月,她參與了一項名為「FWD MAX 衝破極限挑戰賽 2018:5公里極限挑戰組」的障礙賽賽事,並成功摘下第二名。Shirley亦將繼續參與大型比賽,追求一次又次的突破。

「要是有一天再跑不動,也可以試試競步;連競步都無法參加時,至少可以散步、或是在水中慢慢游吧。」(盧君朗攝)

人生中的黃金時期:跑唔到就行,行唔到就游

60多歲,對許多人而言是退休之齡。Shirley卻認為自己正處於人生中最出色的時期,即使這幾年間受過傷,着實感覺到身體機能隨着年紀慢慢退化,卻仍不減她對跑步、運動的熱情:「之前受傷,一段時間不能跑,教練叫我試試練競步,能訓練平常少用的肌肉,又可以試多一種運動。」

十多年前亡夫去世前的一番話:「兩年後生活會改變。」竟令Shirley走到人生的另一高峰,她始料未及,亦一直以此為自己的動力。

然而,「雖然能減慢身體退化,卻終有一日不再能夠跑步。」這問題,Shirley一直心知肚明,亦自有其答案:「要是有一天再跑不動,也可以試試競步;連競步都無法參加時,至少可以散步、或是在水中慢慢游吧。」她笑言要是有一天,連散步,慢慢游泳都做不到時,自己也差不多「夠期」了。

「不過在那之前,我好想繼續用自己作為例子,告訴大家原來60多歲的人,也可以跑得很快,能在比賽中獲獎、能夠擁有愈來愈健康的身體。」說罷,Shirley又準備趕回訓練場所,在跑道上忘我的向前衝。

「想試試可否再跑快點,在大型賽事中取得佳績;另一方面,亦想試試在這個年紀,以運動維持身體狀態。」(盧君朗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