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小小事】耆英組攝製隊為長者錄遺囑 義工:邊拍邊喊

撰文:黎凱容
出版:更新:

明愛請來一班長者組成攝製義工隊,為走近人生終點的老人家拍下預前遺囑。攝製隊製作相當認真,有齊燈光、攝影、場務、導演、剪片等「工作人員」。長者義工個個人生經驗豐富,做事各有自己一套,共事時如何磨合,成了主辦機構和負責做統籌的吳國雄一大挑戰。

明愛第三齡服務支援網絡攝製組自2014年成立,起初只有3、4名義工,現在已經發展至一組10人的隊伍。他們起初只為機構拍攝一些活動、頒獎典禮等的紀錄片段,但後來社工發現,不少住在護老院的長者都有話想對子女說,但面對兒女時又感尷尬,又或根本很難見到子女一面,所以2016年攝製隊開始為有需要的長者拍攝預前遺囑,錄下人生最後的囑託。

無論是打燈、拍攝、收音、剪接,都由長者義工一手包辦。(李澤彤攝)

入隊前要面試

很多人覺得長者做義工,是為退休生活尋找樂趣,讓生活沒那麽沉悶。網絡攝製組成員、78歲的吳國雄表示,雖然他們是業餘,但拍攝工作相當認真,若有新人想要入隊,必先通過面試。「我哋會問體力、時間,留意對方對拍片有無熱誠。如果個新人嚟到先發現一個禮拜有五日唔得閒,肯定唔得啦。雖然係義工,但都要接job(工作),要認真對待,仲有入隊後不時要考試,嚟緊11月會即場考核剪片技巧,要知大家係咪真係識剪片同拍攝!」

吳國雄會用不同方法教導其他長者義工,盡力完成拍攝工作。(李澤彤攝)

唔識教到識

對著學習能力較差的長者義工,吳國雄也要想想方法。「唔識要講到識。」他說因爲自己也是「半途出家」,且又是老人家,所以明白義工們的難處。他努力讓複雜的東西變得簡單:譬如有義工不會打字,所以不能上字幕,他就叫對方用語音輸入法;有長者不會使用剪接軟件,吳國雄就將整個剪片程序拍成短片,著他們回家慢慢看。

每次進行攝影工作,攝製隊都會起碼派出5位義工以完成工作。(李澤彤攝)

一屋老友記

長者經常被年輕人嫌棄「長氣又固執」,而吳國雄亦承認老人家一起工作時,的確會有各執一詞的情況。訪問當天,5位義工就曾為電池放在哪裡而吵起來,那時候吳國雄就站出來主持大局。「唔好急!慢慢嚟!一定搵到。」幾位伯伯回想之前自己把電池放到哪裏,最後也在雜物櫃裏面找到小電池。吳國雄笑言他們很少有大爭執,多因小事吵起來,面紅耳赤時他便提醒對方,雖然只是義務工作,但也要認真完成,要放下無謂的自尊。「講到底都係老人家責任感太重。」

梁生至今提起第一次拍攝預前遺囑的經歷,依然會流眼淚。他認爲很多子女都不懂孝順父母。(李澤彤攝)

攝影師:首次拍攝一直在哭

由老人家記錄遺言,或許最適合,因爲他們感受最深。68歲的義工梁生在攝製隊中當攝影師,他表示今年才加入,第一次拍攝預前遺囑時一直在哭。「幸好我是負責拍攝,基本上放好攝錄機就沒問題,不然我一直哭也不知道怎樣完成工作。」梁生說,當時看到老人家眼中充滿無奈,雖然住在護老院,日常生活不成問題,卻非常孤獨:「所以我們一定要繼續做,否則再沒有人聽到他們的聲音。」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