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肢者跑步夢.圖輯】仇建明:跑不跑到沒所謂,最重要的是希望

撰文:梁雪怡
出版:更新:
仇健明,今年5歲半。學行學走學去廁所學吃飯學著衫,衣食著行全都要由零開始學起,因他2013年為意外而失去雙腿。「我出事時,身體的血都沒用了,所有血都是重新輸過的,這些血代表我第二個人生。」
仇健明,其實已經58歲了,但每次見面,他都會孜孜不倦地說著這幾年「重生」的事,他說,自己猶如個五歲半的小孩,走段路亦要從頭學起。
兩年多前,記者因為做一個關於輪椅拳手的專題而訪問史泰龍,他每星期運動五、六天,含著一泡淚鍛練,為的是打出一雙腿,裝上刀片腳,不再被輪椅困住自己的世界。那時訪問完結,記者就擱下手上的筆和簿,但他繼續學習成長,路遙遙,無止境。一年多前,他終於如願裝上刀片腳。但如願不代表夢已圓,他要像嬰兒般學行,在跑步機上扶著欄杆練習跑步,剩下來一根大腿和半根小腿扛在刀片上,痛入骨髓,磨損、結繭、再磨損、再結上更厚的繭。記者問,這麼痛就沒有想過放棄?仇健明搖頭道:「再痛也痛不過失去自由,一輩子被輪椅困著。」
最近,他參加了健全人士都覺得吃力萬分的六公里「斯巴達障礙賽」,他更是當天唯一一個傷殘人士參賽者。除去義肢,用一雙長滿繭的手踽踽而行,看到艱險的路段時,同行者不時提議抬起他,他卻執意說:「不要不要,由我自己行。」途中,有救護員看到一個比平常人矮大半截的身影,以為他坐倒在地,衝上前欲救援,方知是位截肢奇人。你可以說他求突破,但也有人認為他「搵嚟搞」,安安份份坐在輪椅吃喝睡拉不好嗎?
攝:曾梓洋
展開
+ 14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