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要安樂死】首位安樂死台灣人 兒子:曾經我覺得他很自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傳奇主播傅達仁,是亞洲第一位安樂死的中國台灣人,86歲的生命裡,他是籃球選手、教練、獲得過金鐘獎,身材高大又健美,凡事都是冠軍,卻在晚年時飽受胰臟癌折磨,暴瘦到只剩49公斤。

傅達仁60歲生子,幾乎每天都告訴兒子自己要死了,生命最後的兩年,他積極推動安樂死合法,都沒有成功,直到今年6月,他在家人陪同下,前往瑞士執行安樂死,在吞下一口一口的藥劑裡,為自己的一生劃下句點。

自述:傅俊豪 編輯:白汶平(一条)

亞洲首位安樂死的中國人

我是傅俊豪,我爸爸是傅達仁,今年6月的時候,他順利的到瑞士去完成了安樂死,是亞洲第一位前往瑞士完成安樂死的中國台灣人。

他曾經是台灣的籃球選手,代表台灣出賽獲得冠軍,還當過籃球教練,後來他擔任體育主播,採訪過7屆奧運,訪問過拳王阿里、姚明、球王比利,也登上過央視春晚,可以說一輩子都奉獻在體育媒體界,獲得過電視金鐘獎,人家都說大陸宋世雄、台灣傅達仁。

傅達仁專訪國際體育明星的情景及年輕時的風姿(點圖放大)↓↓↓

翻開他的一生,非常精彩,我父親身高186公分,不管在球場,還是銀幕前,都意氣風發,所以到他晚年生病時,那種反差,其實是一般人很難以想像的。

從兒子角度看爸爸「尋死」的故事(點圖繼續閱讀)↓↓↓

+11
+10
+9

曾經我們不諒解他、曾經我們覺得他自私,曾經我們希望他可以陪在我們身邊,但是父親身上的痛苦,真的不是我們可以體會的,我們對父親的愛,就是尊重他的意願,我們陪在他的身邊,他離開的那一刻,我們全家都在,父親知道我們是愛他的,我想那就夠了。

父親是亞洲第一位安樂死的中國人,我想他的離開,也帶給大眾一個討論和反思的空間。

傅俊豪與爸爸傅達仁。(一条提供)

安樂死

華人世界避諱談死,但人最終會走到這一步,現在的醫療科技發達,若以人工插管延長生命,重症病患平均還可以存活5到7年,活著從來不是難事,難的是生命「只剩下」活著。

長年臥病在床、不能動彈、每天打針吃藥、插管忍受醫療行為帶來的身心折磨,醫療總有極限,但久病厭世,甚至是照顧者因為內心壓力而走上絕路等的社會悲劇時有所聞,因此如何有尊嚴的離世,始終是討論的話題。

安樂死,一般是指確診罹患絕症的患者,且無法透過醫療行為減輕痛苦的條件下,由病人,或是病人家屬提出,經過面談、諮詢等評估後,由醫生主動,使病患在無痛的狀態,結束生命的方式。又細分為積極安樂死和協助自殺(點圖了解更多)↓↓↓

病人的自主權

現在發達社會,都面臨高齡化的問題,延長病人生命,不只是病人本身的負擔,也是病人家屬的負擔,除了安樂死,病人還能怎麼選擇離開的方式?

華人世界與安樂死有關的故事(點圖閱讀)↓↓↓

+6
+5
+4

「死亡品質」中國台灣是亞洲之冠

罹患重症且沒有治癒可能的病人,主動要求不做任何治療而離世,可以說是安寧緩和醫療、或是被動安樂死,意思都是不做任何延續生命的醫療行為,任由病人逐漸因病死亡,走到生命的盡頭,通過相關法案的地區有:英國、愛爾蘭、芬蘭、挪威、法國、西班牙、奧地利、希臘、丹麥、瑞典、中國台灣、南韓。

台灣2019年要執行的《病人自主權利法》,病人可以表明,未來若是病危卻無法表達治療意願時(陷入不可逆轉的昏迷狀態、永久植物人、極重度失智等),可以選擇不接受維生治療。這種方式是完全按照病人自己的意願來決定的,若是沒有這項法案,醫生只能按家屬的要求來醫治,在家屬沒有說要放棄治療之前,都得以各種醫療方式,來維持病人的生命。

目前在大陸並沒有相關的醫療法案,只有2013年成立的北京生前預囑推廣協會,他們鼓勵民眾訂立「生前預囑」,推動「尊嚴離世」的概念,但生前預囑,最後也只能作為醫護人員和家屬的參考,沒有一定的執行效力。

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孫效智說,在安寧治療的過程中,其實無關倫理,而是病人自然衰老、生命結束的過程,但若是安樂死,則是有外力去終止病人的生命,這是引發正反議論最大的主因。

人終有一死,對於病人來說,什麼才叫走得有尊嚴?對於家屬而言,怎麼樣才能學習放手?跟生命說再見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卻都是人人不得不面對的課題。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