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變性.下】支持五旬夫變性 助買胸圍、借女裝:愛她的靈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Angel原本不打算受訪,上周看畢跨性別新片《翠絲》後,她改變主意。電影裏,飾演丈夫的姜皓文剖白變性意願後,妻子惠英紅拒絕接受變性的丈夫,跪地哀求挽回婚姻。

現實裏,同一幕發生在Angel身上,反應卻完全相反。Jacqueline出櫃那一夜,Angel當刻把以前所有奇怪的生活情節,統統解通了──原來「丈夫」是一名跨性別女子。她沒有像惠英紅那般呼天搶地,反而接受這個相依相伴廿多年的枕邊人變為女性;甚至幫忙買胸圍、借出女性衣飾,為「丈夫」做變性手術前打點一切。她說,她面前愛的,是對方這個人。

攝影:高仲明

上集:【婚後變性.上】愈壓抑愈暴躁、曾患強迫症 50歲變性獲妻子支持

「這個家好似與『他』無關」

Jacqueline原名Jack,原生性別為男,心理自認為女,26年前與Angel結婚成為合法夫妻,大半年前跟「妻子」Angel出櫃。「我並沒有像惠英紅賴地或表現得歇斯底里,反而豁然開朗。」Angel一貫平靜地回答。她知道很多像她這樣的「跨女」妻子,很多都悲劇收場,感覺失去丈夫。

Jacqueline在旁反問:「𠵱廿幾年來,佢有老公咩?有等於無。因為我一直活喺自己世界,無理到佢。」當時的Jacqueline仍是Jack,曾經以為自己賺錢養家,生活起居如常跟Angel在一起,就克盡「丈夫」的責任。「以前我不懂回應她的愛。」Jacqueline說。

家所有時滿屋雜亂,Angel獨自忙著打掃清理,「他」卻在梳化一角看書看電視。「這個家好似與『他』無關。」後來很多年,「丈夫」脾氣愈來愈差,動輒吵罵,二人常常爭拗。Angel生氣過,自責過,想過是不是自己工作太忙疏忽關心丈夫。

Jacqueline大半年前向Angel出櫃,說畢哭得眼眶模糊,面前的「妻子」卻出奇地反應冷靜。

出櫃一夜 解開所有疑團

觀察入微的Angel其實早已察覺「丈夫」異樣,卻又一直沒想到「跨性別」三字。「我曾好奇為什麼她的動靜不像男人?為什麼我主動繞住她手臂,她會鬆開,反而像女方要主動繞住我呢?」

Jacqueline出櫃那夜,Angel多年疑問的終於解開。「我終於明白曬二十幾年來發生嘅所有嘢。成件事都好平靜,大家坦白咗,真係冇咗個秘密。其實生活就係咁樣,唔係一啲好爆、好激烈、要反對佢嘅嘢。」Angel安然接受「丈夫」是一個跨性別女子,重新認識這個相依相伴廿多年的伴侶。

新片《翠絲》飾演丈夫的姜皓文剖白變性心聲後,本身思想保守的惠英紅拒絕接受;跨性別人士婚後變性,必然跟電影一樣,註定離婚收場? (電影劇照)

+3
+2

幫買胸圍、借出女裝 「我愛她這個人」

從那天起,Jacqueline完全釋放壓抑多年的自己,開始在Angel面前化妝、穿起女裝,有時更借來她的衣飾打扮。「佢初時外貌仲未似足女仔時,佢怕尷尬去唔到內衣店,我幫佢買過兩三次胸圍。後來交換女仔衫著,我又著下佢啲衫又幾好睇喎。好似姊妹咁樣。」

Angel知道「丈夫」變了性以後,身份稱呼也要變改。她有時睡醒望見身邊的「他」已換成「她」,也會暗想,這個「她」究竟是自己的什麼人。「都是我愛的人。」Angel毫不猶豫回答。

她憶起當初在大學遇上「他」,愛上的是對方的個性與才華。「佢言行溫文爾雅,唔係雄赳赳嗰類男生,亦係唯一能逗我笑嘅人。」Angel甜甜地說。「不過諗返起我後生可能都幾有魅力,可以令到一個跨性別者不問性別愛上我,哈哈。」

如今二人有時會交換化妝品,生活起居像姊妹。(受訪者提供)

變性:跳去另一個性別定型?

Angel說,社會卻經常將男女二元分法。「男同女中間條線其實唔係定得咁實,唔係每個女性都咁女性化表現,我都會鑽牆、換燈膽;有啲男性都有溫柔嘅地方。身體只不過係一個軀殼。」在Angel眼中,身體要結合靈魂,才是一個完整的人。「身體係重要,但靈魂先係決定呢一個人點諗嘢,點樣make decisions。」她有時會問Jacqueline,為何介意不明就裏的路人稱她「先生」:「唔好太拘泥於先生、小姐等稱呼,最重要係妳自己內心係點嘅人。」

Jacqueline在轉換性別這段時間,經常介意自己的外表打扮不夠女性化。她努力學習化妝、多穿貼身衣褲突顯腰線身材,要讓自己看上去更像女生。記者問她真的喜歡過於女性化打扮?Jacqueline:「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做著女生的事,我當然開心。但我知道跨性別人士本來討厭性別二元分法,我們一方面很極力擺脫原性的性別定型,另一方面其實也跳進另一個性別定型。很矛盾。」她說社會有套規範定義男女,但或許幾年後,她漸漸轉變成一個女生,內心安然習慣做著女性身份,便不再在意外界的目光。

目前正進行女性生活體驗的她,向醫生打聽過,以她現時的評估和進程,很快便能在泰國完成變性手術,無需多等兩年。「但我想以最嚴謹的過程,慢慢轉換性別。」Jacqueline認為變性的意義,不單在於擁有乳房和陰道。她以婚禮比喻變性手術。「做變性手術對跨性別人士來講,好似行禮咁重要,但即使完成咗又點,要自己裏裏外外都準備好先至得。」

Jacqueline說社會對男女有套既定的性別表現,縱使她明知這是性別枷鎖,每天卻在做女生應做的事,「不單是我自我認同為女性,我亦想別人認同我為女性。」

超越世俗婚姻與愛情

Jacqueline重視自己的心理變化,自言向Angel出櫃這一年來,是她人生最快樂、家庭關係最融洽的一年。「我確認自己的性別身份後,挽救了我的人生、我的婚姻。」她知道並非每個跨性別者都如她幸運,沒有被離棄、甚至得到親人支持。這段日子,她與Angel不時聊起心事,比以前溝通相處更多。

「我哋重認返一段親密關係。」她倆現時不再以夫妻稱呼,關係卻又不像同性伴侶或知己。「我哋係超越咗婚姻同愛情,同夫妻有平行地位嘅關係,係另一種親密關係。」

早幾年風靡全球的跨性別外語片《丹麥女孩》,主角同樣獲妻子支持變性,更在手術後,不離不棄陪她走到人生最後。(《丹麥女孩》電影劇照)

變性後法定婚姻關係不變

而法例上,Jacqueline與Angel的婚姻關係,並不因為其中一方變性而影響效力。保安局回覆記者查詢時,雖然指已完成完整變性手術的W小姐婚權案,以及《2014年婚姻(修訂)條例草案》,並無處理已婚變性人士的婚姻狀況;但保安局上任局長黎棟國當年解說該《(修訂)條例草案》時,向立法會解釋:「一段已締結的婚姻,不會純粹因婚姻其中一方,因醫療原因接受了整項性別重置手術而自動變成無效。」

至於配偶繼承遺產,在《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則列明有效婚姻是根據《婚姻條例》而定。而領取骨灰、緊急醫療決定等法律上的配偶權利,則由醫管局等法定機構按個案審定。Jacqueline說雖然她總覺得這輩子也虧欠了Angel,但法律上,名義為「妻子」的Angel至少仍有公平待遇。

訪問這天,下微雨,二人撐傘站在露台看著一望無際的風景。她們視對方是餘生相伴的伴侶。

「可能妳太靚會俾人追走呢」

電影《翠絲》最後,飾演妻子的惠英紅聲嘶力竭地質問對方變性後,有否想過妻兒感受:「你叫我點面對街坊...點同人講我老公係女人?」。Angel卻從不覺得伴侶變性是丟臉的事。「待時機成熟我會主動同親友講。」

Angel亦不自覺為受害者。「唔好覺得自己係受害者,點解一定要覺得自己係受害呢?我唔係咁睇。」不論面前的Jacqueline日後變怎樣,Angel說:「我想和她一起走下去」。話音未落,她面向Jacqueline笑著說:「但話唔定妳以後太靚女,被追走咗呢?」

Jacqueline說她即使變性,仍然深愛Angel,也終懂得愛她。「但妳(Angel)咁好,可能係妳俾人追走呀。」二人坐在咖啡室裏相映而笑,雨後的陽光如點點碎金灑落在她們身上。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Jack、Jacqueline和Angel為化名)

相關文章:

【婚後變性.上】愈壓抑愈暴躁、曾患強迫症 50歲變性獲妻子支持

【性別認同】中年變性被妻兒離棄、失業 拍電影盼主流理解跨性別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