畀盡350、影下使死 惡言如海水 性暴力受害人書誌:如上斷頭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些性暴力故事是隱閉的、未被看見的,困在其中的人只能用圖像和文字揭開故事一角。Jenny(化名)製作了一本書誌,書誌中間有個心碎的門鎖,揭開是討論區的評論——在女性被偷拍或未經其同意而傳播的色情照片底下,不乏「影下駛死咩」、「畀盡$350」、「自己攞嚟」的留言。她在評論旁貼上繩索和監獄的圖片:「評論像劊子手,把影像性暴力的受害者推上斷頭台。我愈睇愈傷心,好想死。」

這些都是受害者遭受影像性暴力的真實經歷,然而她們有口難言。偷拍照、色情照片在施害者、轉發者手上的她們,每天都像捧住計時炸彈過活。(《 #問過我先好睇》展覽資訊請看文末)

攝影:黃寶瑩

受害者生存下來了,製作了這些小書誌。

除了施害者,網絡評論像劊子手,有份把影像性暴力的受害者推上斷頭台。
影像性暴力受害者 Jenny(化名)

「惡言如海水」

Ivy(化名)的書誌貼上不同女性的穿著。「究竟著幾多衫先啱?為什麼大家覺得著得性感就應該被摧毀?男和女,要點先唔會被人話。」Kate(化名)的書誌貼滿甜美的蛋糕,旁邊卻貼上黑沉沉一句「預咗要還」。

「惡言如海水,受害者往反方向走,不能反抗。」她們說。

暴力不一定是打你一拳,掌握你的裸照,未經你同意發放也是赤裸裸的暴力。

有人在公眾地方被偷拍,有人在戀愛之間被對方以性愛照勒索,威脅要和對方復合或持續性關係。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傳訊及資源發展主任林潔汶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傳訊及資源發展主任林潔汶說,旁觀者看到偷拍和色情勒索事件,「不去傳播,便能幫忙減低威脅。」

一枚不知何時爆的炸彈

任何人在行為、言語和態度上對別人的身體作出有性意味的冒犯,令對方恐懼、感覺被威脅或羞辱,都是性暴力。暴力一定是拳腳相向嗎?暴力可以如鬼魅如影隨影。「有人在公眾地方被偷拍,有人在戀愛之間被對方以性愛照勒索,威脅要和對方復合或持續性關係。」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傳訊及資源發展主任林潔汶說。

協會近年接獲有關影像性暴力如被偷拍胸部、裙底後照片被傳播、被熟人拍下性意味照片後被傳播或勒索的個案約有31宗,但這個數字還未計入強姦案、非禮案中發生的影像性暴力。協會總幹事王秀容說:「有人以相片威嚇受害者借錢,借到他要不斷工作。那是持續的、不知何時會發生的傷害,比打你一拳更痛。你像捧著一個計時炸彈、一個毒氣罐。」

有人以相片威嚇受害者借錢,借到他要不斷工作。那是持續的、不知何時會發生的傷害,比打你一拳更痛。你像捧著一個計時炸彈、一個毒氣罐。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王秀容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王秀容說,希望展覽帶大家認識「影像性暴力」為何物。

親密關係中的復仇式色情

「Image based的性暴力也是性暴力。在不同意情況下被拍,不論你認不認識對方,如令被侵犯的人有冒犯、侮辱和不安,都是不能忍受的性暴力。」王秀容特別強調,社會經常忽略親密關係之間的復仇式色情(Revenge Porn),就算伴侶同意被拍,未經同意散播照片也是暴力行為。

「大家會同意在公眾地方被偷拍一定有問題,但如對方是男朋友、丈夫,受害人便被認為是自願被拍,可以向對方說不。」但在親密關係中要說不並非易事,比如性行為中伴侶突然拍照說只想要留念,不少人都會反應不及,或怕傷害彼此關係而未立時反抗。「情到濃時同意被你拍下照片,但沒Consent(共識)讓你傳播開去。」

大家會同意在公眾地方被偷拍一定有問題,但如對方是男朋友、丈夫,受害人便被認為是自願被拍,可以向對方說不。
王秀容

對受害的人來說,被傳播裸照或色情照片已是一次傷害,更難受的是二次傷害——網絡評論。

受害者反而變成罪犯,大部分人不責備加害者,甚至欺凌女性,說受害者是雞(性工作者)、勞資糾紛,或起底問受害者係乜新鮮蘿蔔皮?
Jenny

惡意留言 受害者自責致抑鬱

協會曾邀請受害女性製作書誌拼貼自己的感受,林潔汶觀察到,比起被拍一刻的傷害,她們提起照片被散播後,遭受網絡留言攻擊時,會更加憤怒。Jenny如此解釋書誌的監獄圖片:「受害者反而變成罪犯,大部分人不責備加害者,甚至欺凌女性,說受害者是雞(性工作者)、勞資糾紛,或起底問受害者係乜新鮮蘿蔔皮?」

林潔汶說:「那些留言,你控制不到,法律上沒有途徑停止,傷害更大。」受害者或會被旁觀者的惡意或隨意評論所影響,認為錯在自己,長期發惡夢或難以入睡。「被信任的人所傷的,會痛恨自己為何認識對方,或者沒想過對方這樣操縱自己,會質問自己為何被拍,為何除衫?這些自責引致抑鬱。」王秀容說。

展覽設有舒適區,你可以聆聽受害者的故事,也可以分享自己的故事。

淡化事件、Blame the victim致不敢求助

去年曾經有法律系大學生揭發有萬人Telegram群組每天分享偷拍照片,王秀容指甚至有群組分享未經女朋友或妻子同意傳播的色情照片。「整個社會文化為何會當女性是物件般凝視,覺得女性可以被人偷影、傳閱?損害尊嚴是性暴力最核心的想法——不當你是人。」

淡化事件嚴重性和責怪受害者的評論導致同一個結果——受害者羞於啟齒,要不以為好小事,要不內化「抵死」的想法,而相片在對方手中,她們亦更難向警方求助,加上現行法例難以入罪影像性暴力施害者(詳看另稿),她們遂走入更幽暗的低谷。

「問過我先好睇」是一份尊重,說的是尊重別人的自主性。

文化傾向當小事 「香港很少講Consent」

協會最近在「480.0性別X藝術空間」策劃《 #問過我先好睇》展覽,以受害者製作的書誌、牆壁拼貼畫、紀錄片放映和錄音,訴說影像性暴力的故事。多年前社會只定義性暴力為強姦或非禮,至近20年平等機會委員會開設性騷擾投訴機制,大眾逐漸明白性暴力不只談論侵犯身體,王秀容指,展覽今次要再推進一步——教公眾認識「影像性暴力」為何物。

這些傷害並不只是別人的事,身處社會文化之中的我們甚至有份引爆炸彈。不論是性暴力本身,轉發抑或惡意評論的推波助瀾,反映香港缺乏整全的性別教育,我們也很少學習到親密關係、兩性關係中的Consent(共識)是怎麼一回事。「外國有單張教導如何在性行為上取得共識,被拒絕後又如何打圓場。這種尊重不只是尊重我的身體,還有我的自主性。」簡單如給你喜歡的人傳送一張性感照片,林潔汶說。

旁觀者可以做到更多——不分享、不留言、不讚好。「不向我們踩一腳已經很好。」受害者Jenny說。

除了叫女仔Say No,旁觀者也不應協助傳播。你想想對方多難受?如果事情發生在你的家人身上,你會怎樣?
王秀容

旁觀者Dos and Don'ts:要指責,拒分享

所以當你步入展覽,戴上耳機聽到受害者無法逃離被偷怕、被勒索的不安語調;你走入密閉空間,看到從各大討論區上擷取、評論受害者身形的留言;你看到受害者親手做的小書誌和由台灣受害者親身說法的紀錄片,協會希望來者將心比己——因為理解痛苦,明白尊重,旁觀者可以做到更多。

「除了叫女仔Say No,旁觀者也不應協助傳播。你想想對方多難受?如果事情發生在你的家人身上,你會怎樣?」王秀容說。「旁觀者的介入相當重要,不要分享,要幫忙指責。」

下次你看到偷拍照片,還會點擊下載嗎?

當你再收到這類偷拍照片,你還會下載嗎?
林潔汶

揭開展覽中的牆壁拼貼,看見一宗新聞標題:「CCTV踢爆牙醫診所淫行、手機暗影大批女病人裙底」。「當你再收到這類偷拍照片,你還會下載嗎?」林潔汶提到2002年藝人團結站台、抗議《東周刊》刊登明星劉嘉玲被威脅拍下的裸照,最終雜誌在輿論壓力下曾暫時停刊。「可能好難叫施害者停止,但當大家都覺得這行為不對、不去睇,可以制止傷害散播。」

社會如果學習以同理心看待性暴力事件,受害人走出陰霾的路將會更易走。

希望受害者不需活在陰影之中,可以見到太陽。
Jenny

「錯不在你」

如果正受困於影像性暴力,可以怎做?王秀容說,可電郵協會尋求專業輔導,如想匿名分享也可以透過網上「影後樹窿計劃」留下故事。「若果不知怎算,可在與施害者對質前,先找信任的人傾談。」她說,找到同行的人也很重要,「好多人面對影像性暴力覺得羞恥,不想講,但當大家知道不只你正面對這問題,可以想想如何聯合停止這種暴力。」

她說最重要的是,受害者要知道錯不在你。「對方在未經你同意情況下傳播照片,是對方的問題。」Jenny在書誌最後一頁貼上沙灘晨曦的照片,她說,「希望受害者不需活在陰影之中,可以見到太陽。」

 

《 #問過我先好睇》展覽詳情

日期:即日至3月31日(逢星期六及日)
時間:上午11時至晚上7時
地點:480.0 性別x藝術空間 九龍油麻地彌敦道502‒504號德富強大廈 1A室
台灣紀錄片《你在看我嗎》放映時間:逢星期六及日、下午3時及5時(片長:17分鐘)

最重要的,是相信錯不在你,錯在於未經同意轉發照片的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