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廁・女工】徘徊最低工資為儲退休錢 73歲婆婆:勤力做大家好

最後更新日期:

嬌小年老的身軀,穿梭於人來人往的欽州街女廁,每天上班4小時,即使人潮偶然停下,佈滿皺紋的雙手依然沒有停下,拿着地拖,一格又一格,不希望公廁留有一絲異味,公廁清潔工區婆婆說:「只要你勤力啲做,大家都好,入面蔫肨爛臭,自己都唔開心,我當屋企咁做(清潔)!」

公廁清潔工不少是長者,處理的不只是排泄物,亦有血迹、吸毒針筒,必需小心奕奕,克服感染疾病的恐懼。然而,他們兢兢業業換來的,不過是徘徊最低工資的微薄薪酬,食物環境衞生署職工權益工會副主席李美笑慨嘆:「老人家唔係應該安享晚年,但竟然要坐喺廁所服侍市民!」

73歲的區婆婆是深水埗欽州街公廁清潔工。(魯嘉裕攝)

排泄物不時在地上

公廁清潔工區婆婆現年73歲,在深水埗欽州街公廁服務。欽州街公廁女廁內有格座廁及五格蹲廁,近日評為十大最差女公廁,區婆婆有點難過,強調已盡力清潔,現場所見衛生情況不差。區婆婆慨嘆,女廁使用者衛生習慣差劣:「好嗱喳,我周不時覺得佢哋仲嗱喳啲男人!」她指,大部份人愛蹲上座廁,踏髒廁板;亦有人便溺在馬桶四周地上,偏偏不在馬桶內,「我相信佢哋啲屋企唔係咁!大人大姐唔應該咁做!」

她平日在女廁內的值勤室一邊吃晚餐,一邊留意廁內情況,一看到骯髒,即時清潔,以免產生異味。她稱,曾因為清潔得乾淨,市民除了讚賞言詞,更給她利市,更收過50元。

偶有針筒 執拾小心翼翼

除了大小便,最要小心處理的莫過於吸毒針筒。區婆婆表示,偶然在女廁廁格或殘廁的垃圾桶或地上發現針筒,即使清潔時戴上手套,亦有擔憂:「我哋夜晚執廁紙都要小心,雖然有手套,都驚拮到!」她更指出,有時會四周會有血液,必須小心,害怕有感染疾病的可能。

月入5千多元 望儲20萬退休金 

區婆婆年輕時是酒樓女工,做了三十年,退休約十年後,近兩年前在友人的介紹下開始做清潔,由圖書館、替工,至現時較為穏定的公廁工作。她每周上班六天,下午五時半至晚上九時半,合共上班四小時,時薪約40元,一個月下來月入約5000多元,她知足地說:「都夠,我哋幾廿歲!係啲工作輕便啲,倒垃圾我都唔夠力。」她希望仍能工作時,能聚沙成搭存下20萬元,「第日有得用!」

清潔工薪酬接近最低工資,尤其公廁清潔工作更具厭惡性,找不到商場、康文署等清潔工作,最後才選擇食環署的公廁,所以出沒在公廁的,多是一個又一個長者。

食物環境衞生署職工權益工會副主席李美笑希望社會關注年長清潔工低薪問題。(黃廸雯攝)

工會:長者服侍年輕人如廁 社會退步表現

對長者低薪從事公廁清潔工,食物環境衞生署職工權益工會副主席李美笑感慨萬分,「好多公廁清潔都係六十歲以上老人家,仲要服侍啲市民去廁所!」她認為長者應要安享晚年,但香港自恃進步會、國際都會,但長者卻要以此換取微薄薪酬,是退步表現。她希望社會關注事件,為長者爭取合理所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