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人社區豬】救豬義工:不要將野豬寵物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為餵飼改變野豬習性,牠們開始數十隻聚集出沒覓食,留下的食物殘渣影響環境衛生。(林振東攝)

動物義工Laurence前年被獵野豬用的「鴨皮炸彈」炸傷,去年九月他又撞破有人以鐵枝扑死野豬。野豬被主流媒體報導次數之多,應僅次於貓狗。有人為豬爭生存權奔走,有人閒來餵豬,亦有人繼續殺豬,罵豬影響生活。人與野生動物的安全距離,如何劃定?

獵殺野豬案終得正視

 

手機傳來一條連結,是早前被炒得很熱的一則關於切爾諾貝爾的新聞,那個三十年前發生核事故,將近被人遺忘的國度,驟然發現已變成野生動物天堂。發訊息的人,正是前年因巡守山嶺,撿獲非法捕獵野豬爆炸毒餌而被炸至斷指的動物義工Laurence。

不幸地,去年他又再次撞破有人為口腹而扑死野豬。數隻年幼野豬被扑死,現場遺下鐵枝、捕網和一地血跡。以為他會因此氣憤自己所做的動保工作沒用,他倒看得開,雖然還要到醫院作物理治療,但仍定期上山巡守。「非法獵豬的事一直都有發生,只是去年事情鬧大了。近年確實多了人關心野豬,警方似乎也比從前着緊調查。香港人對動物的態度算是文明,不認同搜獵野生動物。推動動物保護不是全無作用。」

香港人對待動物,不論是貓、狗,或是野豬、野猴等,大多只持一種態度,將牠們當成寵物。
救豬義工Laurence

寵物化惹人生厭

 

說來句句樂觀,但記者意會到他提及切爾諾貝爾,是想說沒有人的地方是野生動物天堂。但香港這種高度密集式的環境,民居一旁就是郊野公園,野豬和人的生活重疊得愈來愈頻仍,去年漁護署接獲本地發現野豬的數字,已超過前年全年總數,近幾次野豬更在市區中出現。他也自知人與動物全然分隔並無可能。「切爾諾貝爾一事也不是人為計劃,現在這個結果是個意外。不過這件事或提醒我們反思,人對野生動物的干預程度應是愈少愈好。」

去年九月又再發生非法獵豬事件,慘死小豬被人用網圍捕及扑死。(圖:野豬關注組提供)

Laurence所指的干預,不只是獵豬、因控制數量而要作出以射殺或替牠們絕育的抉擇,還包括餵飼野豬一事。「香港人對待動物,不論是貓、狗,或是野豬、野猴等,大多只持一種態度,將牠們當成寵物。」人為餵飼改變野豬習性,牠們開始數十隻聚集出沒覓食,留下的食物殘渣影響環境衛生。野豬熟記餵飼地點,每天定時聯群守候,喜歡的人覺得有趣,影相打卡,不喜歡的人只會更討厭。「我理解有些人對野豬的痛恨。有時他們討厭野豬,是衝着愛豬人士所做的而來。」

 

餵飼可能令動物數量增多,於是人類又要用絕育或射殺的方法來控制。
救豬義工Laurence

自然界汰弱淘強

 

野生動物一旦習慣餵飼,對人的警覺性降低,如有人立心傷害,牠們也未必走避得及。有時野豬為了食物而靠近人類,與人發生碰撞,可能會被誤以為是襲擊。「如因此被投訴,最終還是害苦了動物。餵飼可能令動物數量增多,於是人類又要用絕育或射殺的方法來控制。寒冬、自然界內有限的食物等,都是大自然調節動物數量的方法。」避免惡性循環,Laurence理性分析道。

不過野豬被獵殺、過馬路捱車撞、掉進引水道重傷、生存空間收窄等的報導,令野豬形象由從前被描繪成長嘴獠牙兇猛大力,到現在變成城市發展下的受害者,狀甚可憐,人們不免出於同情而餵飼。「我明白,也不是說餵飼的好心義工是錯。」說到這裡Laurence也不禁嘆氣。他又在Facebook設立「Wildlife Action Watch Hong Kong」專頁,分享香港野生動物的資訊。「關心貓狗的人已很多,然而香港也有野生動物,不如我把心機和時間放在保護野生動物之上吧。」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