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棚仔逼遷】布販倡議遷往通州街 橋底露宿者何去何從?

撰文:麥佩雯
出版:更新:

具有近40年歷史的深水埗布販市場「棚仔」,這大半年陷入「逼遷」風波,食環欲收回土地交予房署興建居屋,但布販起初堅持「不遷不拆」,陷入僵持。政府多次發信催促布販離開;在原區集體安置、租金可接受的情況下,布販近月改變態度,認為搬至通州街臨時街市「最佳」選擇。但橋底本身住有一群露宿者,他們將何去何從?

今年7月時,街市座與座之間仍放有不少露宿者家當,現該空間已被清空及圍封。(黃寶瑩攝)

橋底成「兵家必爭之地」?

本年初,食環署提出可讓布販集體搬遷至通州街臨時街市。關注組及布販提出民間方案,建議1-3座可由布販進駐,4-5座則能設立時裝資源中心及社區文化中心(合稱「深水埗社區布藝中心」),深水埗區議會主席張永森表示食環署已初步同意方案。立法會議員陳婉嫻及學者中大建築系副教授鄭炳鴻又倡議在深水埗區打造港版「韓國東大門」的時裝採購中心,將上述遷往新址的棚仔、附近市建局的重建項目及唐樓、及通州街臨時街市天橋底的空間結合,建設一個集文創市集、布料市場、社區設施及公園廣場於一身的開放式會堂。

棚仔搬至橋底,似乎勢在必行。布販近月亦放棄「不遷不拆」口號,認為在原區集體安置、租金可接受的情況下,遷往通州街臨時街市是政府提供的唯一選擇。

然而,位於通州街臨時街市位於西九龍走廊橋底,附近本身有約150名露宿者聚居。布販們表明,只有在橋底原有露宿者離開或被妥善安置的情況下,才會搬至新址。關注組及義務建築師黎永鋒倡議,可在區內政府閒置空地,以貨櫃屋形式興建臨時房屋,以安置現時橋底的露宿者。但露宿者們又是怎樣想的呢?

通州街橋底住有約150名露宿者,不少以木板自行建屋。(黃寶瑩攝)

橋下世界

「現在通州街橋底,應該住有最少住有150名露宿者吧。而且還有分地盤的,這邊越南人聚居為主、另一邊是香港人。」前露宿者、現關注露宿者獨立義工阿文這樣說。「以前他們有住在油麻地橋底的、楓樹街公園的、通州街公園的,但因為被食環職員或警察驅趕,或那些原據點被安裝上「石錐」、「圍欄」、又或清潔工人撒上刺激性的殺蟲劑,四處搬遷。近一年,通州街橋底愈發熱鬧,都是從其他地方搬來的。」

通州街橋底是數座單層的通州街臨時街市;橋底街市大大小小的街友「臨時居所」。有帳蓬、有用木板釘成圍封的「小屋」、有長椅演變而成的「床」、甚至普通一張木櫈,也可以是街友們的「家」、他們過夜睡覺的棲息點。而「木屋」中不乏精心裝飾的如掛滿閃燈、有小型投籃玩具自娛的「7號房」——是的,甚至自己編有房號。

這樣的人來來去去,有個別結黨成群的、也有獨行俠,本互無關係的他們,因為極可能面臨「被重置」,成為命運共同體。上月中,「棚仔關注組」在橋底組織了對談會,邀請布販到橋底與街友交流,又有義工講解政府方案的最新進展,許多街友彼時才知道原來可能面臨被逼遷。「棚仔」其中一名布販何應表示,他們早前收到了各政府部門發出的通知,指布販們需要於本年第三季內遷出,限期逼在眉睫。但他們堅持在政府妥善安排橋底露宿者前,不會搬往通州街;而大部分布販均不欲將露宿者未獲安置的情況下強行將之逼走。

現時深水埗橋底僅剩下近通州街公園一側有空間可供露宿。(黃寶瑩攝)
「如果一定要我們(布販)搬去通州街,露宿者一定要搬先。如果他們不離開橋底,我們也不會離開棚仔。(如果露宿者離開,他們可以去哪裡?)那是政府的事,政府要想辦法處理好,我們也不知道可以怎麼辦。」
「棚仔」布販何應

出路:貨櫃屋?

關注組及義務建築師團隊建議,興建貨櫃屋作為臨時宿舍以安置現時橋底的露宿者,選址在福華街及營盤街交界的一塊空地上,團隊代表黎永鋒建築師表示:「那是一幅政府持有地皮,我們現正與區議會討論,希望政府可以免費借出。而借出年期希望是三年或以上,因三年較適合作為短期住所,讓有需要人士收拾心情,從新出發。若三年後整個貨櫃屋計劃需要搬遷到另一空地亦是十分可行。」

初步計劃中,空地上將放有70個貨櫃;25個貨櫃用作安置通州街橋底露宿者,45個可開放予有需要低收入家庭申請入住。一個貨櫃可讓2個單身人士或1個家庭入住,洗手間及廚房則是共用,另設有社區市集、回收設施及小店。「外國早有貨櫃屋住人先例,建築成本不高;香港不少地盤或區議員均用貨櫃作辦公室,動輒在內逗留逾10小時,證明其實可以是一個適合人居住的環境。」

他指出,其實整個貨櫃屋計劃不只為解決是次棚仔和露宿者的兩難局面,更是面向全香港的土地及房屋供應供不應求問題。「這計劃希望解決住客關於居處的煩惱及壓力,讓他們有精神去準備重新投入社會。」

街友們可以在木屋內呆坐一整天,甚麼其他事也不作。(黃寶瑩攝)
「布販有你搬入來,我有我繼續喺到,有咩相干?為甚麼我們在顧客就不會來?是對我們有偏見!我容納你,你都要容納我,不要只想自己。」
強叔(化名)的小木屋有門有鎖,在街友的「家」之中算是「豪宅」。他在通州街橋底住了1年。

他們現正安排與露宿者接觸,之前只透過服務露宿者的社福機構及關注露宿者獨立義工了解街友的意見及想法。而與政府的討論亦暫無具體進展,預計最快九月才能重啓討論。

目前為止,「棚仔」及通州街橋底的露宿者仍維持現狀。食環署早前寄予布販的信上寫道,將於今年第3季內收回「棚仔」用地;另回覆傳媒需於本年年中將布市場用地交予房屋署興建居屋,有關居屋單位預期在2021至2022年度落成。

「露宿者的生活,是過得一日得一日,不會想那麼遠的。我只會想今晚的晚飯怎樣解決,到真的要我們走時再算吧。」
橘底為數不多的女性「街友」阿娟(化名)
露宿者的「木屋」可以很整齊,毛巾掛得一絲不紊。(黃寶瑩攝)
「一定擔心,突然要我們走。一定不會咁乖話走就走,會抗爭。其實我們也不想阻棚仔做生意,希望是雙贏的局面。」
「街友」鄧生
強叔(化名)在通州街橋底住了1年,小木屋有門有鎖,算是「豪宅」,卻偶爾仍遇失竊。(黃寶瑩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