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車115年】追車30年拍下所有電車照 電車男:無咗就唔喺香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月前,一輛電車意外翻側倒地,震撼了電車界。謝耀漢特意到現場,拍下一條影片作記錄。看著那輛倒下的電車,彷彿看著自己心愛的東西倒在面前,「不懂形容,幸好自己不是坐上客,但看到事發現場,好像憑弔一樣。」午夜憑弔翻車,他直言對這件事仍猶有餘悸。

「我不能叫電車迷,我已經不是『迷』這麼簡單……」30年前,謝耀漢因誤踩「叮叮」變成了電車迷,之後開始研究電車結構和歷史,化身「電車活字典」。小時候沒有相機,他把一部部電車手繪下來;去到數碼相機年代,正值熱血之年,他花了數年時間,拍下所有電車照片,就連只有深宵出沒的車輛,都被他不眠不休的拍下。就這樣,他追車追了三十年,更當上了香港電車文化保育學會會長。

電車專家的誕生

謝耀漢小時候家住電車路附近,每朝聽著電車叮叮聲,像鬧鐘一樣把他叫醒。他憶述第一次搭電車時,誤踩了一下「叮叮」,發現清脆的「叮叮」聲原來是從車頭那個腳踏發出。自此他每次搭電車都要踩一下腳踏,也因而愛上了電車,瘋狂追車了三十年。

「其實我先留意飛機,當時我見到一架電車,車身畫了一架747飛機。當時我站在對面線,目睹一架飛機在面前經過,印象好深刻。」他回家之後,將記憶中飛機劃破市區的情景畫下來,到現在他對這個畫面還是念念不忘。從那時開始,他就迷戀著每一個電車廣告,憑著廣告就能分辨出電車的號碼,「那時候的廣告很久才換一次,所以認得廣告便認得電車號碼。」

「電車令我忘憂,坐樓上車頭,開得快時涼風陣陣,不如意和不開心的事就會忘掉。如果讓我選擇,我都會選坐舊式木頭電車,木頭電車開時,你會聽到『唔⋯⋯』的摩打磨擦聲,新的電車不會聽到。目前舊車還有不夠一百架,不趕時間的話我都會等舊車才上。」謝耀漢說。(廖俊升攝)

花五年為所有電車拍「遺照」

有了數碼相機後,他不用再依靠記憶畫下電車,開始追蹤電車拍攝,也因為一件事,他瘋狂得花了數年拍下了全部電車,「電車公司被法國公司收購後,宣布翻新所有電車,由那時候起,我就開始去做相片記錄。」不知不覺間,他將所有舊款電車都影了一遍,保留著它們原有的樣貌,即使電車變了樣,也能以相片作時代見證。

五年間四處捕捉電車,甚至深宵出動,拍下那些極少出勤的維修電車。「以前很瘋狂,不眠不休去影日間不會出現、維修中的電車,你不會知道它會在哪裡出現,所以影不到的機會更大,要碰運氣,結果用了4至5年才拍得完。」

謝耀漢最喜歡坐在車頭或車尾,望出窗外便能看到前後的電車。(王海圖攝)

影電車的學問

謝耀漢對於拍攝電車有一份執著,他喜歡拍下兩架或以上的電車合照。他憶起一次在上環總站,意外發現一輛維修電車在日間出沒,於是忽發奇想,等待另一輛電車駛來與它合照,結果他等了半天。「我想等120號,結果等了半日,幸好給我等到了,影不到第二次,因為維修電車平時在深夜才可看見。」

「兩輛不同的電車,都是車頭望著你,好靚……單丁一輛沒有意思,好多用藝術角度拍電車的人都沒有留意到,這些畫面拍了一次,拍不了第二次。坐在車頭,跟著前面的電車,然後留意對面線的電車,這就只有電車路才做到。」謝耀漢說。

等了半天才等到的200號維修電車和120號電車「合體照」。(受訪者提供)

影相揭發電車換號碼秘密

一般電車的號碼是獨一無二的,每一個號碼只配一輛電車,然而謝耀漢發現,一輛冷氣電車88號,原來暗中換了號碼行駛,證明香港電車原來有偷換號碼的特色。「冷氣電車88號,號碼好意頭又易記,開始令市民留意電車號碼。那麼原本的88號呢?沒有拆掉,改了做30。」他是在影電車時不經意發現這個秘密,「除了車頭電箱,其實舊式柚木車車頂亦都有號碼。有一日在橋上影電車,車頂寫88,但一看,其他地方如車身全部都寫30。」

謝耀漢認為電車短途十分方便,特別是方便老人家,不用在地鐵站走上走落,而站與站之間距離不長,就算過了一、兩個站下車也不用怕,現在還有不少上班族和學生搭電車。(廖俊升攝)

「打爆機」熱情仍未冷卻 午夜憑弔翻車

所有電車都影了一遍,就好像「打爆機」一樣失去目標。然而謝耀漢說雖然不能像以前一樣瘋狂,但對電車的熱情有增無減。月前一輛電車意外翻側倒地,震撼電車界,謝耀漢還特意去到現場,拍下一條影片作記錄。「有人會覺得負面的事就不用寫,錯!負面的事都是事實,為甚麼不寫?只寫『電車好靚』就不是全面的記錄。」那夜他去到現場,看著那輛倒下的電車,彷彿看著自己心愛的東西倒在面前,「不懂形容,幸好自己不是坐上客,但看到事發現場,好像憑弔一樣。」午夜憑弔翻車,他直言對這件事仍猶有餘悸。

十年難忘一場暴雨

三十年來,謝耀漢最難忘的,竟是一場暴雨。十年前,謝耀漢登上一輛電車駛經中環,突然傾盆大雨,水淹半個電車站,甚至浸入電車,令電車摩打無法運作,當時整個車廂只有他一個乘客。「當時我被困在樓上,電車的摩打被水浸得不能動,結果要由後面那一輛電車,好像接吻一樣,推回電車廠。」他形容當時形勢危急,路上除了雨水還有沙泥,令電車不停震盪,後面的電車慢慢的推,推至安全地帶。

「好印象深刻,車長一路叫我不要到樓下,一路與前後的電車協調,設法離開現場。服務行業要面對好多來自顧客的壓力,其實不止,路面的情況,尤其突發情況都要顧及,所以好講經驗。」謝耀漢盛讚車長臨危不亂,以及在危急下仍為乘客設想,此事他仍相當感激。

1號與400號,最大與最細的電車。(受訪者提供)

取消電車是世界末日

電車已經是謝耀漢生命的一部分,沒有電車,他就不能生活。不過,其實他自己也幻想過沒有電車的一天。「有想過,不止一次,好像世界末日一樣。馬路沒有電車路,整條路都是巴士、的士和其他私家車輛,像中環一樣……真是無法想像。」

曾經有人說,電車太慢太阻路,因此提出取消電車,謝耀漢堅決反對,「香港不可能沒有電車,沒有電車就不是香港了。」當時取消電車的建議引起社會極大迴響,反對之聲不斷,謝耀漢說這一事力證了電車何其重要,「幾年前的無稽建議,引起好大迴響,已經是一個好好的證明,我們不可以令電車消失。」他直言,如果再有人提出取消電車如此荒誕的建議,他同樣會反對到底。

謝耀漢說,當時他看見遊客拿著一袋二袋還要拍攝電車。這也證明了電車已成為外地人心目中的香港標誌。(受訪者提供)

最後的心願:希望大家不要欺負電車

「希望政府對電車好一點」、「希望大家不要常常欺負電車」,這兩句說話,謝耀漢重覆了不下五遍。他直言政府對電車的支援不多,不單發展受限、申請加價也甚艱難,連說好的「電車博物館」也無疾而終,令他非常失望。「感覺上是冷落電車,有比較就會看到。長遠而言希望給電車多點資源,政策上我們決定不了,只希望政府錫住電車囉。」

除了政府,還有其他道路使用者,也常與電車車長有紛爭,不過謝耀漢則表示明白,「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香港城市速度太快,駕車都要鬥快,生活模式難以短時間改變。」但他認為道路使用者自己安全意識都要提高,行人也不要橫衝直撞,「其實電車不能話停就停。」因此他希望大家不要常常欺負電車,「電車路得一條,要靠路軌同天線行,唔好成日爬頭啦。」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