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有《無間道》景點香港無 團體倡:港電影場景招徠高質旅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港產片年產量只有約50齣,但在80年代的全盛時期,香港一年製作超過200齣電影,僅次於美國荷里活及印度寶萊塢。無數香港電影曾在我們生活及工作的地方取景,很多我們不為意的地方都藏有電影故事。本年訪港旅客數字下跌,文化企業活現香港(Walk In Hong Kong)開辦「香港電影之旅」的導賞團,認為香港能以文化開拓另類旅客市場。

粵海投資大廈是《無間道》中警官黃秋生墮樓一幕的取景場地。(黃寶瑩攝)

03年《無間道》為港片經典,當年劉德華同梁朝偉在天台對峙一幕,絕對是經典,之後更出現不少惡搞。(網上圖片)

美國有《無間道風雲》電影遊 香港反而沒有

「美國有很多電影主題的旅行團,業界也很支持,現時波士頓也有《無間道風雲》的電影之旅,反而香港沒有,我常常覺得很唏噓。」活現香港的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陳智遠說。2002年,由劉偉強和麥兆輝執導﹑梁朝偉和劉德華主演的《無間道》在本地創下5505萬的票房。電影劇本獲得荷里活青睞,經五家公司競標後,華納兄弟電影公司購得重拍版權。馬田.史高西斯執導的《無間道風雲》(The Departed)在2006年上映,赢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及最佳導演等大獎。其後,該電影的取景場地成為旅遊景點。澳洲拉籌伯大學的商學院副教授Sue Beeton曾指出電影及電視能刺激旅遊業:「紐西蘭﹑意大利及瑞典的研究報告顯示,5%的旅客到訪一個國家或地方,純粹是因為受到電影或電視劇影響。」

電影場景作為旅遊招徠 望吸引「高質」旅客

本身是香港電影發燒友的陳智遠,受到朋友奇夫著作《電影現場之旅》啟發,便認真構思以電影為主題的旅遊產品,作為旅遊業的招徠,希望在「山頂和購物以外」,將香港變得更吸引:「電影是香港獨一無二的文化軟實力。你要做好一個地方的旅遊當然要選自己最『正』的鎮店之寶,香港沒理由不用自己的電影。」他認為電影場景導賞團跟星光大道很不同:「因它(星光大道)很『死』。你說要尋找光影,一定不是去星光大道,而是去尋找電影的現場,這才是最真實,最貼地及會有共鳴的地方。」

導賞團帶領參加者重溫20多部香港電影的取景場地,路線集中在上環一帶,包括《無間道》、《胭脂扣》、《歲月神偷》、《花樣年華》等,也到訪1960年代讓灣仔紅燈區蜚聲國際的《蘇絲黃的世界》拍攝場地。導賞團講電影軼事,也以電影作為一個切入點去看地方變遷。陳智遠預料這種步行團不會大賺,但他希望能嘗試開拓所謂「高質」旅客的市場:「吸引一些比較有耐性和文化觸覺,願意花錢尋找獨特經驗﹑有文化視野及深度的旅客」。

這條不起眼的樓梯曾是《胭脂扣》的取景場地。 (黃寶瑩攝)

橫街窄巷成獨特城市經驗 

「全世界都在找尋uniqueness(獨特性)。」陳智遠曾撰文表示:「這是城市比併吸引力的年代。」他認為香港的名牌店﹑金舖和藥房都能被其他地區取代,只有生活、文化、電影不能。那麼香港的獨特性在哪?他認為香港的城市經驗尤其有趣:「巷戰﹑槍戰﹑窄街追車……《無間道》為何那麼『正』?表面是講警匪,其實是取了很多香港獨特的城市元素,如天台,『掟人落樓』。」這種城市面貌所帶來的生活形態及想像,別處難找。中西古舊的混合,加上百多年殖民地的沈澱,形成我們獨特的語言﹑生活方式和街景。人與人之間的經驗很緊密,但又能找到寧靜的小區,都是他眼中香港的優勝之處。

舊區吸引荷里活取景

《變形金剛4》 到深水埗大南街及鰂魚涌拍攝,街景以香港為藍本的《攻殼機動隊》在油麻地取景,香港的舊區似乎有吸引荷里活的魅力。陳智遠認為,這種舊景在世界各地都難找:「香港的舊區經過幾十年的沈澱,不像商場都是賣一樣品牌,每檔都是店主自己的品味和想法,不同年代及行業的展現,每檔也不同。這些都要有社區脈絡及文化歷史盛載,但這種東西永遠很容易被人一刀鏟起,而鏟後卻永遠回不了來。」

保留舊建築不只懷舊 帶來經濟活力

城市特色成為電影及電視劇場景,而影視又能刺激旅遊。他認為《來自星星的你》中的炸雞店成為景點就是近期的好例子。然而,香港無數寶貴的電影場景及富歷史文化價值的建築都已拆卸重建,最令他覺得可惜的是昔日拍攝《色戒》的白屋(域多利道扣押中心)被改建為校舍,張愛玲在香港的舊居繼園街一帶被重建:「我們過去沒將這些東西好好保護,而它們是城市經濟活力的來源。電影比香港旅發局拍的廣告片更能推銷香港,好好保護它們(文物)不是純粹懷舊。」

永利街因《歲月神愉》而保留,現時設有展覽廳。(黃寶瑩攝)

電影及文化旅遊有改變社區命運的力量?

「香港是個不容許有回憶的地方。」陳智遠認為,電影未必有強勁力量促使保留文物舊區,但或能潛移默化地浸淫出人們對文化、對故事、對回憶的尊重及關注:「文化概念轉變不能強加於人,文化旅遊就有這樣的角色,讓人多理解地方和故事﹑地方和自己的關係。去到真的是聚集到critical mass(群聚效應)的時候,當社會要在保育與發展之間做決定,可能會有很多人走出來說:『那處拍過某齣戲,很值得保留,不應浪費。』我們希望可以這樣,但不能強求。」

他認為,永利街的故事就很有啟發性。「一齣電影在正確的時候改變了一條街的命運,可能製作人都沒有想過。電影為何讓人神往,就是那兩小時的光影世界真的可以令人有一種共嗚,而那種共鳴能在現實世界裏有一種力量。」

管理思維需改變 城市發展應加文化評審

近年有指屋宇署的拆招牌行動令街道失去特色,當中包括拍攝《變形金剛4》 的大南街,招牌所剩無幾。他認為招牌若有危險,是另一件事,但政府的處理手法官僚,他期望日後會改善:「城市發展﹑管理街道時,可否加入一個橫向,一個文化層次?不純粹是流水作業,要想想它對文化有何意涵,或者做決定前有個評估 ,將文化放入影響評估的準則之中。」

香港電影導賞團

逢星期六下午2時30分 - 下午5時

成人港幣350元正;小童(12歲以下)免費

陳智遠以舊照片展現上環的演變。(黃寶瑩攝)

韓國版《無間道》海報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