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老鬼選區】22歲港大尖子攻建制老巢 盼與觀龍街坊齊破鐵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聖經記載非利士人派出9尺高的巨人歌利亞攻打以色列,一眾以色列人因畏懼巨人,無人願意出戰。此時,一名叫做大衛的少年為除去以色列人的恥辱,挺身而出決戰歌利亞。大衛只拿著牧杖和石頭,戰勝「Full Gear」巨人歌利亞。這個故事通常形容人們面對強權,仍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站出來挑戰巨人。

今年區議會選舉,多區上演「素人起義」,當中也有不少前學生會幹事選擇落區挑戰傳統勢力。今年22歲的港大學生、前港大學生會外務秘書梁晃維(Fergus),最近也密鑼緊鼓落到多年建制派老巢觀龍區,考慮挑戰現屆區議員、民建聯楊開永。這個無政黨背景、大學未畢業的小子,毅然到西環戰「巨人」,原因何在?他說:「我唔會俾佢冇代價自動當選!」現實不如大衛戰歌利亞的故事,勝負難料。

(此為學界老鬼選區系列:「22歲港大尖子攻建制老巢」文之一)

攝影:高仲明

觀龍算是民建聯根據地,過去由葉國謙盤踞多年。上屆選舉葉國謙議助楊開永「接棒」,以2,491高票當選。(高仲明攝)

揀咗𠵱個時候出嚟,最重要係覺得冇得等。香港個情況實在惡化得太快。
梁晃維

22歲港大生有意戰區選:「覺得冇得等」

堅尼地城港鐵站C出口是觀龍樓街坊經常出入的地方。一出站口便可以看到民建聯的橫額,而這兩個月,這裡多了一張年輕面孔。梁晃維隔日便會在這裡擺街站,逐一向出入站口的街坊打招呼。

梁晃維對街坊們想法了如指掌。他常向街坊講述政府民生施政,如財政預算案的派糖措施。他解釋,街坊會比較關注民生議題。因此他避免直接向他們解釋如今的社會運動,反而從民生政策導向他們理解政治局勢,「民生政策同政治議題有關,會慢慢由淺入深同佢哋解釋。」梁晃維說。

4年前,梁晃維在中學文憑試中取得36分佳績,考入香港大學生物醫學系。目前,他一邊應付選戰,一邊讀書。(高仲明攝)

尖子曾盼生活安穩

梁晃維今年22歲,4年前他在中學文憑試中取得36分佳績,考入香港大學生物醫學系,但今天卻毅然選擇參政。他承認,自己修讀的專業偏重科學、醫學知識,同學畢業後多會在大學或藥廠做科研,或進修獸醫及物理治療,與地區工作無太大關係。縱使如此,他堅持不能因其專業而局限前路,也不能因此放棄理想。 

梁晃維曾打算畢業後考取專業資格,再從事醫學工作,過平凡安穩的生活。但歷雨傘和傘後的社會運動,他發現了自己對社會事務的興趣,希望自己做的事能令香港社會大局變得更加好。然而今天考慮出選區會,等同捨棄理想中的生涯規劃。他卻不認為這個決定是「賭一舖」,「如果等到我40歲,距離2047年得返10年時間,到時我又做到啲乜呢?」

雨傘運動時,梁晃維還是中六學生,但正因為這一場運動,令他知道自己的興趣在於社會事務上,因此他除了主修生物醫學,也副修政治。(高仲明攝)

他認為今天走出來是刻不容緩,若然等到需要區議員的身份才去參選便會太遲。「揀咗𠵱個時候出嚟,最重要係覺得冇得等。香港個情況實在惡化得太快。」

唔可以畀佢零成本咁做多一屆......從來都冇得預計自己贏定輸,只能夠嘗試去做咗先,盡全力去打好𠵱一仗,最後個結果係點樣就唔到我決定。
梁晃維

梁晃維經乎每日都會在觀龍樓附近的小巴站乘車到宿舍,穿梭山上山下。(高仲明攝)

+3
+2

反修例鼓動落區意向 望回饋「第二個家」

今年七月反修例運動如火如荼,積極參與這場運動的梁晃維,考慮多線作戰,街頭和社區分途出擊,希望香港人贏得每一條戰線。梁晃維說,由於這一區是白區,若無人出選,現任議員民建聯楊開永便會自動當選,「本身都覺得唔可以畀佢零成本咁做多一屆。」他說,經過三個月的反修例風波,也令他出選的意志更堅定,希望在不同戰線為民主而戰。

梁晃維雖然家在青衣,但港大宿舍鄰近觀龍區。過去4年,他留在觀龍區的時間比青衣更長。他帶記者在觀龍四處遊走,盡是食肆的「聯邦新樓」和港大生聚腳點「可可店」都滿是街坊回憶。他表示,對於在附近生活的大學生而言,這裡同樣重要,特別是具舊區情懷的小店。觀龍就是他的第二個家。

雖然不是觀龍的居民,但他並不擔心被質疑空降,「若果我係有一個真心,或者有真誠去服務𠵱一區嘅心的話,相信即使我唔係住𠵱區,都能夠打動一班街坊去支持自己。」(高仲明攝)

落西環戰巨人 直搗民建聯堡壘

眼見區選在即,他留意到無民主派人士出選觀龍,又不希望看見自己熟悉的地方繼續沉淪,因此他決定落區,考慮挑戰民建聯楊開永。「佢地喺西環個實力係幾強,唔係一個咁容易攻破嘅堡壘。」他說,希望自己的地區工作,能獲取街坊的認同。

觀龍區向來是民建聯堡壘,民建聯副主席葉國謙過去曾盤踞觀龍多年。過去六屆區議會選舉中,建制派在觀龍區僅錄得一戰敗績,實力雄厚且穩固。而上屆選舉葉國謙議員助理楊開永出戰觀龍區,被視為是葉國謙「交棒戰」,結果取得2,491高票,以922票之差壓過青年新政的梁頌恆當選。

梁晃維與團隊的選舉基地,就在自己的宿舍。他直言,當區較少民主派區議員,故難以找到開會場地。(高仲明攝)

挑戰現任區議員往往甚為艱鉅,加上梁晃維作為一個新人,僅得數個月的落區時間,形勢險峻。「900票已經可能係呢一區嘅結構性問題,唔係做幾多可以改變到。」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梁晃維坦言,即使他不出選,楊開永也是自動當選,他寄望大膽嘗試能換取勝局,踢走建制派。

目前他對選情仍然感到樂觀。一是因為新選民登記數字急增,二是相信香港人「大家意識到,自己身邊嘅事情都係咁腐敗嘅時候,我諗大家會掌握每一個機會,出嚟改變自己身邊嘅事。」

身為港大人,他曾看見馮敬恩等上莊因圍堵校委會而負上刑責,對他來說,他們並沒有做錯,「你知道𠵱班前輩做緊嘅事情係正確,佢哋點解被捕,就係因為咁啱件事喺佢嗰年發生,而佢哋同其他香港大學嘅人係一樣,本住件事係正確,我就一定要去做嘅心態。」(高仲明攝)

反修例突顯區議員作用 助監察大廈護住戶

他解釋,反修例運動亦突顯區議會作用。「會唔會突然之間你俾你個區議員,代表咗去支持政府去鎮壓暴亂呢?」他又言,區議員與大廈業主立案法團息息相關,若果沒有選出好的區議員,可能無法監察大廈管理問題,甚至有互相勾結的情況,「例如今次運動九龍灣有管理處報警去拉住客」。

莊友街坊組團隊 掏荷包出戰不靠政黨

相對財雄勢大的政黨,梁晃維身後團隊較為草根。他們沒有靠攏政黨,半數成員是他任港大學生會時的莊員,也有部分是觀龍的街坊。這個小子與其團隊「掏荷包」打這場選戰,一旦輸掉或損失慘重,情況猶如孤注一擲,他卻不太在乎,決意一往無前。「總有方法解決嘅。從來都冇得預計自己贏定輸,只能夠嘗試去做咗先,盡全力去打好𠵱一仗,最後個結果係點樣就唔到我決定。」梁晃維說。

雖然梁晃維不是住在觀龍區,但他對該區的認識也很深,他不怕被質疑是「空降」參與,並相信可以靠自己的工作,取得街坊認同。(高仲明攝)

港大尖子放棄平穩的生活,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規劃,決意走上政治一途,更考慮在自己大學宿舍所處的選區,挑戰民建聯多年的根據地觀龍區。而他作出這個決定,正是由反修例運動所觸發。另見下文:【學界老鬼選區】港大尖子三線抗爭之夏:示威、文宣、備戰觀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