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老鬼選區】港大尖子三線抗爭之夏:示威、文宣、備戰觀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22歲的梁晃維是香港大學生物醫學系學生。他受到雨傘運動的啟蒙,積極參與社會運動,更在傘後時期擔任港大學生會幹事,縱使社會氣氛所限,他仍沒有放棄,決意迎難而上。反修例風波爆發之後,他更決定改變自己的人生規劃,擬參選今年的區議會選舉,挑戰民建聯的楊開永。

攝影:龔嘉盛、高仲明

(此為學界老鬼選區系列:「22歲港大尖子攻建制老巢」文之二)

梁晃維目前仍是港大學生。自反修例運動以來,他與大學同學成立了「香港大學反送中關注組」,又在校內設置了連儂牆,讓同學們留下意見。「我冇諗過雨傘之後,咁快就會有第二次大型社會運動,今次香港人唔可以再輸,因為未必再有下一次。」(龔嘉盛攝)

抗爭時代的青年

一往無前地投身社運和參與政治,可說是這個動蕩時代裡青年們的寫照。主權移交後,香港如進入社會變革的大時代,自2010年後,抗爭運動亦如雨後春荀般爆發,當中2012年反國教及2014年的雨傘運動最為標誌性。梁晃維也有一個與社運不可分割的少年時代,他的故事也該由雨傘運動說起。

2014年,梁晃維一邊忙著準備應考中六文憑試,一邊在學校組織罷課,並到不同佔領區參與運動。雨傘運動是梁晃維首次投身社會運動,也是他的政治啟蒙運動,他坦言,非這一場運動,他的人生規劃定當不同,大可能是比心機讀書,找一份安穩的工作,平平穩穩的渡過餘生。

梁晃維說,經過雨傘運動之後才清楚自己的興趣是在社會事務上,就算大學修讀生物醫學,也決定走入社區做地區工作。(龔嘉盛攝)

2014年12月,金鐘最後一群人散去,遺下一張「We will be back」的直幡,掛在夏愨道的天橋,這場歷時79日的大型社會運動正式落幕。由9月罷課開始參與運動的梁晃維,也一直堅持到12月清場一刻。不少人認為社會「傘後抑鬱」無力感瀰漫,梁晃維親歷其中,卻笑言沒有很大的挫敗,反而就從中得到新的抗爭啟示。他說,政府漠視上街人民的意向,已推翻他過去所相信的道理,認為和平示威已無法撼動政權,開始對於有人選擇用更加勇武的方式抗爭愈來愈接受。

梁晃維曾任港大學生會外務秘書。即使已卸任學生會兩年,至今仍然關心校內事務,而早前有學生發起「狙擊校長張翔」行動,他也被獲邀上台發言。(龔嘉盛攝)

傘後重新起步

雨傘後,民主派舉行的遊行示威,人數遠比雨傘甚至是反國教風波時少,抗爭力量比以往減弱。反對第三條跑道撥款、反高鐵、反釋法,或是反「DQ」的示威,均無力推翻政府決定。這段日子裡,有不少人懷憂喪志,開始對社會時事麻木,梁晃維未有放棄,「反而諗吓,有咩喺𠵱段大家都低落嘅時期,可以令大家重新攞返個感覺。」

然而,梁晃維重新起步卻目睹相識的港大學生相繼被捕判刑。2015年寒冬,梁晃維當時仍是個大一生。時任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外務副會長李峰琦與一眾學生發起了圍堵校委會行動,反對李國章擔任校委會主席,兩人因而負上法律責任。

身為港大人,他曾看見馮敬恩等上莊因圍堵校委會而負上刑責,對他來說,他們並沒有做錯,「你知道𠵱班前輩做緊嘅事情係正確,佢哋點解被捕,就係因為咁啱件事喺佢嗰年發生,而佢哋同其他香港大學嘅人係一樣,本住件事係正確,我就一定要去做嘅心態。」(龔嘉盛攝)

+6
+5
+4

投身社會運動的成本日增,梁晃維卻認為做正確的事理應無懼。於是,他在2017年毅然參選學生會外務崗位。「我覺得自己承受到個風險,尤其是馮敬恩同李峰琦人拉嘅時候,大家對於上大莊(學生會)係有啲卻步,就算今年都係空莊。上大莊就好有機會承受一定法律風險,就算唔係承受法律風險都好,大家都會驚做過學生會會影響自己嘅前途,而我覺得自己承受到呢份風險。」梁晃維說。

出選區會等同捨棄理想中的生涯規劃,但梁晃維坦言,「揀咗𠵱個時候出嚟,最重要係覺得冇得等。香港個情況實在惡化得太快。」(龔嘉盛攝)

他坦言局勢所限,一年莊期屢遭挫折。「嗰年覺得最大挫敗,或者覺得最麻煩真係搞一地兩檢」當年,他主動聯絡不同的公民團體,希望力勉狂瀾,但一地兩檢最後如期在立法會通過,他說當時大眾並無太大危機感,示威人數也是寥寥可數。

不過,他未有放棄,更一直在校辦導賞團、講座和街站,向學生和公眾解釋不同社會議題。他認為任何事也不能一蹴而就,故「揼石仔」慢慢重構學生和香港人對社會的希望,以及香港人身份的歸屬感。「想令大家唔好忘記,點解咁鍾意香港呢個地方,點解我地叫自己做香港人。可以做嘅就係延續𠵱樣嘢,繼續幫大家去鞏固返自己個身份認同。」

梁晃維笑言,卸任學生會後自己彷彿老了很多,早前因關注組和備戰區議會選區要連日開會,令他疲憊不堪。(高仲明攝)

反修例抗爭之夏

今個夏天,反修例運動大規模爆發,至今持續超過三個月。這一場運動,梁晃維全情投入。他與大學同學成立了「香港大學反送中關注組」(關注組),在校內校外擺設街站宣傳反修例信息,又在校內設置了連儂牆,讓同學們留下意見;另一方面,他自七月時,決定要走入社區做地區工作,在社區和街頭抗爭。

他與關注組在校內設了一塊連儂牆,讓學生寫下反修例運動中的心聲。(龔嘉盛攝)

連日開會備戰 如回到上莊的日子

反修例運動彷彿將梁晃維的生活,帶回兩年前做學生會的日子。這段時間,他都在關注組、街頭抗爭和地區工作三線作戰。他在關注組連日開會,與戰友們一同處理文宣工作,然後周末再參與遊行示威。「真係老咗好多,通宵都唔係幾頂得順……」雖然疲倦,但他認為今次反修例運動是香港人絕無僅有的機會,「我冇諗過雨傘之後,咁快就會有第二次大型社會運動,今次香港人唔可以再輸,因為未必再有下一次。」

反修例運動彷彿將梁晃維的生活,帶回兩年前做學生會的日子。他在關注組連日開會,與戰友們一同處理文宣工作,然後周末赴遊行示威。

被捕的覺悟 最放不下的是家人

連場示威引發警民衝突,六月至今已有逾千位示威者遭警方拘捕,梁晃維坦言,就算是和理非也難以確保每次都能全身而退,他也有被捕的心理準備。梁晃維說,若然要受牢獄之災,最擔心的是香港變了樣。「坐監未必係最可怕,最怕係當坐完監出嚟,香港已經唔係香港。最擔心最擔心,最唔想發生嘅事情,就係當我地唔能夠再係前線參與,但係我地已經輸左呢場仗。自己冇參與嘅時候,白白睇住我哋輸,白白睇住香港已經冇咗。」

雖然他已有被捕的準備,但他坦言放不下家人,又說他們並沒有「覺悟」,面對兒子可能被捕一事。「萬一畀人拉左都冇辦法,我相信佢地都會明白,點解我要去到呢個位置,甚至比人拉……(屋企人)應該好驚慌……冇辦法,做到啲咩?」

梁晃維說,如今反修例運動的被捕風險很高,就連出街也有危險,但就算害怕被捕,也要繼續出來。(資料圖片/高仲明攝)

只得一個香港 冀港人一同堅持

「𠵱場仗唔輸得。我哋香港人無路可退,始終香港只係得一個,喺𠵱個位你只能夠All in去做一切覺得有用嘅事情。」梁晃維曾於去年一個論壇中道,2047之前,香港市民要找方向建立「我們香港人可以作主的社會」。怎樣才算是一個「當家作主」的社會?他認為,要令政府滿足民間的五大訴求,其中最重要的是雙普選,讓香港人選出代表自己的政府。「大家知道點解今個夏天搞成咁,就係政府錯判事情,唔知市民想要啲乜。因為個問題就係個政府從來都唔代表市民,從來都唔係我地揀出嚟,只係北京任命。」

他希望香港人在任何一條戰線,不論用什麼方法,都要繼續抗爭,直至成功爭取五大訴求。「要知道個現實,𠵱家真係一個point of no return。若果𠵱件事就咁完咗,後果係好沉重。」

由盛夏走到初秋,梁晃維又再次回到港大復課。他備戰觀龍之路仍是漫漫征途。(龔嘉盛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