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麻地露宿者】所謂「影響市容」以外 與街坊在橋底下的日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3年來,油尖旺區內露宿者即將面臨第6次被逼遷,渡船街交界橋底空地將於兩個月後「清場」。上周二露宿者與民政專員開會期間,有附近居民指罵無家者「影響市容」及「霸佔公共空間」,引起不少關注及迴響。

多年來,這片橋底空間,凌晨有報販疊報紙、平日下午有伯伯擺檔剪髮、周末有南亞姐姐跳舞及武術隊「舞龍舞獅」;即使最近一年來了無家者這群新駐場「嘉賓」,其他人仍如常過路活動。

露宿者一直與他者在此共生着。

露宿者建起木屋,途人如常路經。(龔慧攝)

街坊:任何人也可使用橋底空間

街坊Grace在駿發花園居住了廿多年。她一直很喜歡家園附近的環境,交通方便之餘,座落在附近的電影中心及文青聖地咖啡室,更是鬧市中的一股清泉。

在她記憶中,這片油麻地警署後方、駿發花園一座對開的橋底空間,多年來都很熱鬧。「平日早上有老人家在練武、耍太極;下午有伯伯擺檔剪髮;星期日有南亞姐姐在跳舞。」即使一年前有批約十多人的露宿者出現了,在橋底搭建木屋棲身,以上活動仍不時繼續進行。

她認為這片橋底空間是一個公共空間,沒有規定只限甚麼人才可以使用、也沒有規定用途。「我覺得只要不要太誇張、不犯法就可以。就算你經過見到一些人躺下,疑似吸了毒,也只是懷疑,而且也沒有影響到我們過路的人。」另外,Grace不覺得露宿者們很髒或很臭,亦不見有大量垃圾或針筒遺留。「其實不算污糟,尐無家者都好井井有條,他們的東西只會放在木屋範圍內,不會放到整條通道都是。」就記者現場所見,無家者的木屋佔去整條通道約1/4空間。

當然,亦有不少居民持有如駿發花園一座業主會主席麥耀祥的意見,認為橋底因露宿者「十之八九是道友,衞生好差,行過都一陣臭味,忍咗好耐」。上周會議當日最後,麥耀祥聽了在場露宿者表達訴求後表示:「哦,其實佢哋都係想上樓啫。」但他重申政府及社工應協助露宿者上樓,而非容許他們在原地露宿、非法僭建一房一廳。

橋底清場將暫緩兩個月,期限一到,露宿者將不知何去何從。(龔慧攝)

習慣在這裡耍詠春練武及溜狗的街坊楊生也表示沒有影響:「我喺度做運動成5、6年啦,點解因為露宿者來了我就要走?試過有人來撩我傾計,問我攞煙食,我說沒有他們便離去了。佢哋點敢搞我呀,我喺到仲耐過佢哋。」

阿賢的被鋪。(龔慧攝)

露宿者阿賢:沒有隧道是安定的

阿賢是這片橋底下,最早「搭屋」而睡的露宿者。「還有一個是已經睡了很多年的中年漢,但他沒有搭屋,只是躺著。我不認識他。」

阿賢說:「我原本是睡在澄平街隧道內的,去年7月,食環署把我的財物連被褥全扔了,我逼於無奈才搬到渡船街這裡來。」阿賢與另外一名露宿者Joe白天有上班,常常下班回來才發現這裡又有變動。他們表示:「最近一個月,就是食環處發出了遷拆通告後的這一個月,突然新來了數個南亞大漢,時常舞動西瓜刀,把原本睡在這裡的其他幾名露宿者嚇走了。約兩星期前,突然有人來拆屋,把我們原先搭建好的木屋拆至只剩下一半。我們也沒有辦法,只好露天而睡囉,幸好仍有天橋作為上蓋,不致日曬雨淋。」

「油麻地旺區的橋底差不多全被封了,睡隧道又被扔掉家當,我們才被逼愈睡愈接近民居。」至於為甚麼不搬到其他地區露宿?阿賢隱晦道:「⋯⋯因為這邊的『貨品』供應較集中,如果搬到慈雲山、秀戊坪那邊,癮起時搵啖食吓都無⋯⋯深水埗?有分地盤的,你估想過去瞓就有得瞓呀?」

阿Joe的被鋪。(龔慧攝)

露宿者Joe:我們也是公共空間的持份者

Joe是一個奇人,出口成文,自稱讀fine art畢業。他早年作為探訪橋底的義工時認識了阿賢,結為朋友,近月剛好失業及與同住者鬧翻,又沒有儲蓄習慣,才到橋底暫住,與阿賢為鄰。「我斷斷續續睡了近兩個月吧,中間有試過日租賓館;但最近暑假賓館加價,我又來橋底睡了。」

Joe其實不一定要在橋底過夜,他全日做清潔大約可賺400元,夠租劏房、板間房或賓館。「但我不甘心,接近全日辛苦工作賺的錢,只用來買一個睡覺的位置。我寧願露宿一段短時間,省下租賓館的錢,儲蓄以作未來『上樓』之用。而且即使有錢,都可以選擇在橋底睡覺的;我只是想知道,是否連這個選擇權都沒有了?」他坦言露宿者之間雖有「互相幫助」,卻也「互相掠奪資源」,經常有「不速之嚇」,但他認為情況仍可以接受:「他們雖然在舞西瓜刀,但只是舞動而已,沒有真的劈下來。只要冷靜下來,和他們聊多2句,他們也稱呼我做『my friend』(我的朋友)了。」

Joe作為常駐者,看到更多不同時間不同的人怎樣使用這個空間:「深夜3至5點有報販用這個空間來疊報紙,周末又有人做手工、又有時有人練舞獅。大家都在使用這公共空間,我包容你們進行這些活動,為甚麼不能包容我在這裡睡覺?」他甚至有「公共空間」的概念:「我們也是公共空間的持份者,為甚麼不可在此睡覺?又不是霸晒成條路。」

採訪後記:

在這片空間待了數天,有早有晚。說不需格外警惕,是騙人的,畢竟有一名南亞裔男子時常在舞動西瓜刀。是的記者細膽,不敢上前與之交談,卻見有不少南亞裔男女造訪該名舞動西瓜刀男子,有說有笑。看來誰都有朋友,誰都需要一個棲身的空間。正如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衛東所說:「即使露宿者有吸毒或有其他不良嗜好,不等於他們沒有住屋需要,是兩回事來的。」

橋底空間,滿是阿賢及阿Joe的生活痕跡。(龔慧攝)

橋底空間,滿是阿賢及阿Joe的生活痕跡。(龔慧攝)

橋底空間,滿是阿賢及阿Joe的生活痕跡。(龔慧攝)

橋底空間,滿是阿賢及阿Joe的生活痕跡。(龔慧攝)

油麻地警署後有不少露宿者居住,有時部分露宿者會因該處洗地,而被迫遷往高速公路橋底露宿。(江智騫攝)

根據2013及2015年的兩次「全港無家者研究」統計:

 

2013年

2015年

兩年相比差異

油尖旺區露宿者人數

387

436

+12.7%

油尖旺區露宿者佔全港露宿者人口的百分比

27.4%

27%

-0.4%

全港露宿者人數

1414

1614

+14.1%

 

據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統計,2013年至2016年3年間,油尖旺區最少共6次驅趕露宿者,其中包括數次以美化或綠化環境為名,圍封天橋底的行動:

日期

地點

2013年8月

渡船街天橋底(近駿發花園)

2014年12月

渡船街天橋底(近櫻桃街公園)

2015年4月

旺角窩打老道天橋底

2015年7月31日

澄平街隧道

2016年8月23日

山東街橋底

原定2016年8月26日,現暫緩2個月執行

油麻地警署後方空地及渡船街天橋底(近油麻地警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